第六十五章 盘中窥天 - 将夜

第六十五章 盘中窥天

夫子爱哄擅长吃,只要他在场,点菜这种事情,当然轮不到别人,所谓冷热荤素,君臣佐使,搭配的极为清爽,光看菜单便足以令人流口水。 那些菜看着简单,但食材其实都很考究,需要现做,离上菜还有段时间,夫子早已做好安排,一盆冰镇的芋泥搁到了桌上。 “甜点追求的便是甜,我最瞧不起的,便是那些要求甜点也要清淡的食家,若要清淡,你喝清水便好,吃什么甜食?” 夫子给桑桑威了一碗冰镇甜芋泥,示意她多吃点,然后给自已威了一碗,望着宁缺说道:“与天斗其乐无穷,可为什么要与天斗?” 宁缺正在给自已威甜芋泥,闻言不由怔住,心想前一刻还在说点菜的学问和饮食的道理,下一刻便转到与天斗这般壮阔的话题,实在是太突然了。 夫子说道:“在烂柯寺里,歧山小和尚没有与你说过这些事?” 宁缺想起秋雨佛殿前,歧山大师与自已的一番对话。 那番对话里,歧山大师提到五境以上的传说,提到人间最顶峰的几种境界,比如魔宗之不朽,佛门之涅盘,道门之羽化,书院之超凡。 当时歧山大师说道,数万年里总有人能够走到漫漫修道路的尽头,或者抵达彼岸,或者永世不朽,到那时,他们便会回归到昊天的怀抱。 宁缺最关心回到昊天怀抱究竟意味着死亡还是永生,歧山大师无法回答这个问题,过往无数年间,曾经走到那一步的佛祖还有那些羽化成仙的道门前辈也无法回答,而这正是修道最大的诱惑及最大的恐惧。 在那场谈话的最后,宁缺问有没有修行者即便走到那一步,依然可以不升天,歧山大师的回答是,没有谁能够逃得过天理循环。 那天秋雨里的佛殿很凄清,秋雨里的天穹很苍凉,宁缺觉得身体很寒冷,因为他再次发现,天道果然是很无情的存在。 歧山大师已然圆寂,即便如今的他有所想法,也不可能再告诉宁缺,宁缺回忆着那场对话,隐约猜到夫子想要说什么,身体有些僵硬。 酒楼下人声嘈杂,楼上却在讨论人间之上的事情,这种强烈的落差对比,让他感觉很奇怪x很荒唐,直到有些茫然无措。 夫子说道:“为什么要与天斗?首先我们要知道天是什么。” 宁缺想起自已在书院后山,看天书明字卷后,与老师在星夜下的那场谈话,在那场谈话的最后,夫子指着夜穹说了四段话。 “昊天有没有生命,我们不知道,有没有具体的形态,我们不知道,昊天在哪里,我们依然不知道,但他有没有意识,师弟他以死亡为代价再一次做出了确认。” “如果真有天道,它俯瞰世间,大地上那些艰难求存的百姓,甚至是那些看似可以呼风唤雨的修行者,也只能是些蚂蚁一般的存在。” “如果真有天道,它根本不会对蚂蚁投予丝毫怜悯与关注,而当那些蚂蚁里有几只忽然抬起头来望向它!甚至开始生出薄如羽翼的双翅飞向天空,试图挑战它时,它的意识和意志又怎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如果真有天道,那么天道无形,更加无情。” 这四段话是宁缺对昊天或者说所谓天道最初的认知。 如今他带着桑桑逃亡多时,见过云集鸦至,半天光明半天幽冥,又见过黄金巨龙探首,光明神将临世,再与夫子曾经说过的这四段话相互印证,对天道的认识自然变得更深了些,心中的恐惧却也更深了些。 宁缺望向酒楼窗外湛蓝无云的天空,沉默不语。 夫子拿着调羹,慢条斯理勺着芋泥往唇里送,靠着栏杆,神卷颇为闲适,然后他用调羹指向窗外的天空,说道:“昊天不是天空。” 宁缺说道:“那昊天是外么?” 天是一个很特殊的字,在人间的语言里出现的次数极多,而且往往代表着极为强烈的情绪,那些情绪或者是恐惧或者是敬畏,或者是愤怒。 比如苍天有眼,苍天有泪,又比如天若有情天亦老,还有贼老天,天杀的,老天爷之类的称呼,就连最常用的感叹词也与此有关:天啊! 天代表着至高无上,代表着无所不在,代表着不可抵抗,代表着仁慈博爱,又代表着冷漠无情,代表着所有的所有。 “天道是规则。两点之间直线最近,三角就是比四角稳定,光线跑的最快,水总是往下流,燃烧需要空气,这些世界的规则,便是天道。” 夫子吃着芋泥,随意说着,然后他把手中的调羹从窗口处扔了下去,片刻后街上传来一声痛呼,应该是有行人被砸中了脑袋。 “和水一样,任何事物都要往下面落,这也是规则。 酒楼下面传来争吵的声音,大概是那名被调噗砸中脑袋的行人,要讲酒楼寻找肇事者,夫子就当没有这回事,看着宁缺继续说道:“水汇集到最低处的海里,便不会再往下流,调羹落到地上……或者行人的脑袋上,也不会继续下坠,这不代表规则被破坏,只是有另外的规则开始发挥作用。” “如果没有受到外力影响,没有别的规则出现,那会是一个怎样的情况?那只调羹会不停往更下方坠落,一直坠到深渊里,说不定能够出现在冥王的餐桌上,当然,我现在愈发肯定,没有冥界自然也就没有冥王。” 夫子把空碗搁到桌上,推到桑桑的身前,桑桑接过碗,继续威芋泥。 夫子指着桑桑手中的碗说道:“如果这张桌子足够大足够光滑,如果碗底足够光滑,如果人间没有一个叫桑桑的小姑娘会把这只碗拣起来,那么会发生什么事情?就像那只不停坠落的调羹一样,这只碗也会不停向前滑动。” 宁缺挠了挠头,说道:“这不就是惯性?” “l愤性?这个词很好,不过我习惯称之为:事物或规则的天然存续倾向。” 夫子说道:“这也就是我所以为的生命。” “生命?”宁缺完全听不懂,疑惑重复问道:“惯性就是生命?” 夫子说道:“人活着的时候,能走能跳能思考能吃饭能眨眼能拉屎,人死后变成腐尸白骨,而且这些事情都不能做,形状、构成和特质完全被改变。” “我们活着,便是要保证自已可以继续能走能跳能思考能吃饭能眨眼能拉屎,保证自已看着像人,也就是保证形状构成特质能够存续。” “这种存续就是生命。” 宁缺很是不解,说道:“但动物也能走能跳能吃饭能眨眼能拉屎。” 夫子说道:“但它们不能思考。” 宁缺说道:“大黄牛和小师叔那头驴肯定能思考。” 夫子说道:“但它们的形状不像人。” 宁缺说道:“如果我们可以把它们变的像人呢?” 夫子说道:“如果你有这种本事,那它们就是人。” 宇缺连连摇头,说道:“这怎么说的通?” 夫子说道:“这怎么说不通?” 宁缺愣了愣,然后终于想通了。一个长的和人类一模一样,能走能跳能吃饭能眨眼能拉屎能思考的生命,那不就是人吗? “每个人都想活着,想要保持自已的形状和内在的存续,这就是生命。往宽泛些看,人类社会,也想要保持自已的形状和内在的存续,比如文字比如书画比如组织,所以这也是一种生命。” 夫子说道:“石头也有生命,它也想保持自已的形状,它的手段是坚硬,想要毁掉它的生命,便需要克服它的坚硬。水也有生命,或清或浊,或汪洋一片或小溪无言,你要改变它的形状特质,毁掉它的生命,便需要去煮去晒。” “生命是本身形态的延续。天道既然是规则本身,那么如果它也有生命,它的生命便是保证这些规则永远有效,不被破坏。” 宁缺这时候已经完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在这时候菜上来了。 三个人吃十八道菜,很丰盛的一顿饭。 夫子不停给桑桑挟菜,然后不停地介绍劝说:“这道菜你得试试,这可怜孩子,跟着宁缺这些年就没过过好日子,要知道人间不知有多少好吃的东西,有多少好玩的东西,这些天你就跟着我享享福吧。” 才吃烤羊腿,又品宋国菜,宁缺和桑桑撑的有些不行,好在夫子果然不愧千年老吃货之名,竟是风卷残云一般,把十八道菜一扫而光。 夫子端着杯双芽菜饮以清腹,看着很是享受。 宁缺打了个饱嗝,想着先前夫子说的那些话,心情就像胃一般沉重,搓了搓有些麻木的脸,准备把话问明白。 夫子放下茶杯,说道:“昊天有两面性,一是规则的客观性,二是它要维持规则的客观性,便会呈现出生物一样的生命性。” 宇缺问道:“所以?” 夫子指着杯盘狼籍的桌面,说道:“人活着要吃东西,它活着也要吃东西。” 宁缺看着汤汁淋漓的菜盘,忽然觉得很恐惧,很恶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