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可以骂脏话了 - 将夜

此刻可以骂脏话了

在传说中的末ri时刻,写到这段情节,当然不是计算好的,只是凑巧,但正如没有真的末ri一样,故事总是充满了希望。 写书写到骂脏话,对于我来说,一般是两种情况,一种是写的太艰难,觉得自已写的太烂,一种是写的太艰难,但觉得自已写的太好。 写了这么多年书,如果大家还记得,我以前经常有在章节末尾,自已忍不住拍案的时候,大赞:写的太他妈好了。 这种确实太自恋,被批评过,被嘲讽过,所以后来说的渐少,一直在忍。但这时候不想忍,我就是写的好。 所有的不安,在前面这章出来之后,顿时消散。 我没道理不自信。 有读者说我喜欢虐人气角sè,不是这样的,这是让路的原则问题,就像换届一样,很早就有朋友说——去年的时候——你丫一定会把夫子写死,我说那要看你所理解的死是哪一种。 我非常满意这段的情节安排,在我的概念里和情节里,老人家当然没有死,他只是上天继续战斗,宁缺则是留在人间战斗,至于这两场战斗的结局,我很期待,我希望能写好。 现在回到将夜这本书最初的一些疑问:这个世界为什么没有月亮?首先这不是我们现在的世界,它不应该有或者只有一个月亮。其次我就是专门不要这个世界里有月亮,因为我要等着月亮出现的这一章。 所有的一切,都是为夫子服务,都是为了引出那句话。 “天不生夫子,万古如长夜。” 这是对夫子的评价,也是我投入的情感判断。 我这时候大满足。 将夜这个故事,还有一句话,或者说一个字,也是我期待已久的东西。 我会继续写着,写出来让大家看。 忽然想到,如果这段情节出现在月底双倍,那就爽了。 不过ri月轮回,自然之理,该这时候出来,那便这时候出来。 这时候该要月票,还是一定要努力地要。 月底双倍时,我继续再要……未完待续)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