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垂幕之年 第九十一章 燕事续 - 将夜

第四卷垂幕之年 第九十一章 燕事续

(发现了一个特别可怕的问题,我换新输入法后,它自动识别什么的,然后我没有注意,结果最近这段时间,所有的自己,全部打成了自已……我在稿子里替换,发现有五百多处……vip章节里实在是改不动了,惭愧请无视吧,下章马上……崇明太子的脸sè很苍白,笼在袖中的双手微微颤抖,他看着半为废墟半为焦土的皇宫,想要说些什么,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这场伏击战,完全按照他与隆庆的想法和布置在进行。事前他们便预计到,陷入绝境的唐军必然会发起搏命反击,然而无论怎样想,都没有人能够想到唐军的反击竟是如此恐怖,燕国为之付出的代价竟是如此惨重。 父皇驾崩,皇宫被焚,积蓄多年的jing锐战力,几乎在这场战争中消耗一空,结果只换来了唐国的东北边军,敌人六分之一的实力,这样真的值得吗? “我没有骗冼植朗,左帐王庭半数的骑兵,现在正在东方诸州郡里准备捕杀唐军的残余,西陵神殿的护教骑兵确实过万。” 隆庆沉默片刻后说道:“我承认自已终究还是低估了唐军的战斗力,如果指挥这批重骑的不是冼植朗,而是原来的夏侯,或者我们现在已经成了阶下囚。但我依然相信唐国会灭亡,我们做的这些事情是值得的。” 崇明太子看着他说道:“你为什么这么有信心?” 隆庆说道:“因为这不是我燕国一家一国之事,而是天下之事。奉天伐唐,这是昊天要让唐国灭亡,有谁能够阻止……冼植朗把除了重骑之外的大量部队,都留在了东归的道路上。 相对应的。隆庆皇子也把很大的力量,投入到了这片区域。除了他麾下的草原骑兵,宋齐诸国的联军,还有燕国州郡厢军,更重要的是,又有一千多名西陵神殿护教骑兵。加入到这场战争中。 西陵神殿护教骑兵和草原骑兵联手,成功地把大唐东北边军分割打散,唐军没有重骑掩护,决定打散编制,穿过封锁线回到唐国境内。 如果说是在普通的战场上。唐军当前的将领所做的应对,并没有什么太大问题,问题在于这不是普通的战场,而是在燕国的土地上。 唐燕之间宿怨极深,如今唐国东北三郡的土地。便是多年前硬生生从燕国抢去的。两国之间,隔上一段时间便会暴发战争。 最近这些年,夏侯大将军坐镇土阳城,行事风格愈发暴戾冷酷,东北边军在燕境杀戮的太过血腥,在燕人的眼里。唐人都是万恶的侵略者;而在燕东的百姓眼中,每个唐人都是应该被打入冥界的恶魔。 于是追逐战演变成了一场惨烈的全民战争。 燕东所有的民众都被动员起来。哪怕明知道遇着唐军最可能的后果便是死亡,依然有很多青壮年拿着棍棒和农具。上山入田寻找唐军的踪迹,然后用最快的速度报告给官府,再转给西陵神殿骑兵和草原骑兵。 数万唐军,在被分割包围之后,自行打散,然后再被包围,渐渐变成无数的小队,在燕东的山林里艰难地向唐境穿行。 有唐军坠入燕国猎户设置的陷坑,然后被冷酷地弃之不理。有唐军寻找食物被庄上的壮丁发现,被数百人活生生用棍棒打死。 昆山郡某处峰顶。 数名唐军看着逐渐向峰顶搜来的燕国百姓,脸上的神情由最初的愤怒和惘然,渐渐变成平静,然后开始整理装备。 有燕人隔着数十丈的距离,对着他们愤怒地喊道:“当年你们杀我燕人妇孺时,可曾想到,你们唐人也有像丧家狗一样的今天!” 一枝羽箭飞来,准确地shè中那名燕人的咽喉。 一名唐军面无表情收弓,冷漠说道:“两国交战,不是你杀我便是我杀你,我这辈子杀了十七个燕军,你怎么把这笔帐找回来?” 围山的燕国百姓一阵sāo动,然后是更加高涨的愤怒与仇恨,一名白发苍苍的老人厉声喝道:“大家不要怕,他们的箭数有限,宋家庄昨夜打死了三个唐国骑兵,难道我们陈家村上百男儿,还奈何不了这几个没马的唐贼?” 先前shè箭那名唐军,是这支小队的低级军官,队伍里其余的人,都已经死在西归的道路上,如今只剩下了他们四个人。 他看着那些面带激动之sè,手持农械逐步逼来的燕人,微微皱眉,带着下属,开始shè箭,箭shè完后,拔刀。 直至力竭,他看着那些燕人说道:“蠢货。” 然后他带着下属,冲崖而死……成京一战,大唐东北边军最jing锐的玄甲重骑覆灭。 这是世间很多人记忆中,唐国第一次遭受如此惨痛的重创,更是号称永世不败的大唐玄甲重骑,第一次成规模被歼灭。 整个世界都被震惊了。 本来应该更加令人震撼的燕皇驾崩、燕国皇宫被焚,则完全被人们遗忘。在世人看来,毁掉大唐的玄甲重骑,付出再大的代价都值得。 消息以最快的速度传到了西陵神殿。 那座庄严肃杀的黑sè裁决神殿里,回荡着一种极为诡异而压抑的气氛,红衣神官和裁决司黑衣执事们,跪在地面上,大气都不敢喘一声。 唐军覆灭,对于西陵神殿来,当然是件极好的消息,重归道门的隆庆皇子,替西陵神殿立下如此大的功勋,也令裁决司里很多人感到jing神振奋。 然而如今裁决神殿的主人是叶红鱼。 裁决神殿里的人们,不知道裁决神座对于这件事情,尤其是对于隆庆皇子立下赫赫战功一事,会持怎样的看法。 叶红鱼坐在墨玉神座上,就像是一颗镶嵌在墨砚里的珍珠,她身上那件血红sè的裁决神袍,就像是珍珠外裹着的红布。 她确实没有想到,隆庆居然会做出这么大的事情来。 她更没有想到,成京一战从开始到结束,自己都没有收到任何风声,这说明自己对裁决司的掌控依然有漏洞,而掌教大人还是不信任自己。 此时回想起两年前,她应宁缺的请求,千里北上追杀隆庆,当时崇明太子统帅燕方,却没有做出及时的应对和反应,令她很是不悦。如今想来,那兄弟二人在世人面前演了这样一出好戏,那便是自然之事。 看着跪在殿内的红衣神官和黑衣执事们,叶红鱼的唇角微微扬起,她知道这些人的心里在想什么,也知道他们畏惧自己动怒。 然而何怒之有? 叶红鱼从墨玉神座里站起身来,看着众人说道:“都准备一下。看来用不了太长时间,神殿的骑兵,便会出现在唐国境内了……未完待续)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