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垂幕之年 第九十三章 渭,无所留 - 将夜

第四卷垂幕之年 第九十三章 渭,无所留

如今渭城似乎像过去那此年一样太平,但有些常情,却令马士襄心忧。 最近这些天,经过渭城的商队寥寥无几,虽说有那场连绵暴雨,让草原酥软泥泞难行的缘故,但还是透出了几分古怪。 最令他感到jing惕的是,据游骑回报,长年盘踞在梳碧湖的马贼群,忽然消失无踪,没有任何人知道,那些天杀的家伙去了何处。 宁缺还在渭城的时候,七城寨对梳碧湖的清剿收割最是频繁,打柴的收入最为丰厚,然而即便在那几年,马贼群依然不舍得放弃梳碧湖。 马贼最近一次集体离开梳碧湖,是因为那辆黑sè马车,是因为宁缺带着那丫头远远看了渭城一眼,那么这一次他们失踪又是因为什么? 因为那场暴雨?但梳碧湖畔的山林虽然有松动的迹象,却没有滑坡的痕迹,胆大包天的马贼,断不至于因为恐惧便放弃自已的老巢。 马士襄走下低矮的土城墙,一面与城里的军卒摊贩打着招呼,一面走回简陋的军帐,看着昨ri北大营发来的军情简汇,沉默了很长时间。 时间渐渐流逝,军帐被掀开,一名满身灰尘的校尉匆匆走了进来。 马士襄双眼骤亮,霍然起身说道:“怎么说的?” 那名校尉摇头说道:“开平那边说,军情早已快马送至北大营,而且其余的六个城寨,也都发现了些古怪,只不过北大营方面迟迟没有回音。” “镇北军有一部分随陛下亲征东荒 现在还停留在贺兰城里,音讯全无,如今朝廷又要调兵去生阳城布你 .”。 马士襄看着那份军情简汇眉头皱的极深,继续说道:“大将军府现在主要jing力都放在东进上,对下面报上去的军情,只怕有些怠慢。” 那名校尉问道:“那可怎么办?” “我最担心的还不是这个。” 马士襄忧虑说道:“我最害怕的是,如果镇北军主力真的调到东面,金帐王庭jing骑全力南攻,就算大将军府能反应过来,却也没有力量阻挡。,、 那名校尉的脸sè顿时变得极为紧张,声音微颤说道:“这些年来王庭的骑兵只敢侵袭sāo扰……怎么会有这么大的胆子全帐南下?” 马士襄淡然说道:“院长和陛下先后辞世,朝堂不宁如今东北边军又遭重创。王庭骑兵就像是一群饿狼,当我们强大的时候,它们不敢有任何异动,但当我们稍显孱弱的时候,它们便会亮出獠牙。” 那校尉问道:“将军,那我们该怎么办?” “凉拌……今晚让厨子弄盘苦筐惊拌了吃,我这些天夹气有些大。” 马士襄站起身向帐外走去,说道:“另外告诉所有人,戒备等级提到最高。库房里记得还有十几把火枪拿出来整整,小心明火。” 在风雨将来天sè晦暗的时刻,大唐边境渭城最高军事长官如过去这些年里一样,像交待杂事般交待着职司,寻常而细致。 他明年便要荣休,回到故乡抱孙他比谁都不想再遇到战争,但他比谁都清楚,当战争来临的时候,谁都无法逃开。 好在他见过很多找争,见过很多死亡所以虽然隐隐知道,这一场仗会与过去有很大的不同但他依然很平静,睡的很香甜。 清晨时分,被紧急jing信惊醒,马士襄还有闲暇洗了把脸,戴盔穿甲,拭剑紧弓,jing神抖擞地在士兵们的护卫下,再次来到渭城城头。 朝阳已经离开了地面,把荒原照的红暖一片,笼罩渭城多ri的yin云终于散去,然而渭城里的人们,看着眼前的画面,却感觉不到一丝温暖。 无数金帐王庭骑兵,沐浴着晨光,像黑压压的狼群,覆盖着城外的原野,根本没有办法凭借肉眼,数清楚他们的数量。 马士襄眯着眼睛,看着金帐骑兵深处那杆王旗,忽然得意地笑了起来,说道:“我们居然正好是在单于的行军路线上,这下老魏他们不得羡慕死我?” 渭城城头上的唐军,知道将军说的老魏是开平集的军事主官,这一辈子都把将军压的死死的,平ri里将军没有少说此人的闲话。 如果是平时,众人难免要迎合打趣两声,但今天没有人能够笑出声来。他们的脸sè非常难看,握着刀柄的手都有些寒冷。 马士襄敛了笑容,神情肃然问道:“前天让你们备的马准备好没有?” 有副官在旁应道:“报告将军,都已经准备好了。” 马士襄问道:“是不是最好的马?” “是。” “是不是最好的骑手?” “是。” “一骑向开平集报说 ……老魏那边估计也差不多,派一骑去够了。” 马士襄严肃说道:“四骑往北大营报讯,另四骑南归长安城报讯,记住换马不停蹄,现在整个大唐都需要你们的速度。” 已经提前被挑出来的九名唐军,大声应是。 马士襄看着渭城外的画面,淡然说道:“告诉长安城里的人,不要再管什么隆庆皇子,不要再管东边那些杂碎,我大唐真度的敌人出手了。” 九名唐军从渭城后方离开,带着数十匹渭城最好的战马,开始执行自已的任务。 马士襄回头望向墙下面sè如土的酒楼老板、洗衣大婶和人数不多的居民们,沉默片刻后说道:“抱歉,士襄身负守土护民之责,但今ri恐怕是护不住你们了,或者离开,或者进地窖藏身,相信我,我大唐军队总有回来的那一天。” 副官问道:“将军,敌人势威,我们接下来怎么办?” 渭城所有军卒,都望向马士襄。 马士襄花白的头发,在晨风里轻轻飞扬。 “为大唐守国门,那么总还是要守的。” “遵命。” 渭城外的金帐王庭骑兵开始动了。 整片荒原都开始震动起来。 渭城的土墙不停地颤抖,簌簌落着积年的灰。 黑压压的草原骑兵,像cháo水般铺天盖地而来,渭城瞬间被淹没。 天启十八年秋,大唐东北边军覆没。 长安城意yu调镇外军一部,前往土阳城抵抗燕军入侵。便在此时。安静了数十年的金帐王庭,调集所有力量,以雪崩之势南掠,入侵唐境。 七城寨的唐军,奋勇抵抗,奈何敌人势威,接连被破。 草原骑兵继续南下,兵锋直指长安。 (有朋友问,你说要拼命,每天更新这么点,拼在哪里?我……前天便说过,我在存稿,为了后天的双倍月票,不管能存多少,反正是在拼命地做,再然后就是说宁缺没出现的时间太长,这个没办法,因为这段故事没他的事,他也不可能满天下出现,他不是大师兄,不会无距。当然不可能永远不出现,这是他的故事,我现在把舞台给他设好,后天他便出来与大家相见,明天白天两章,凌晨更新后天双倍月票的第一章,再然后,后天白天会有很多更新,希望大家到时能满意,希望大家能把月票握到那时,再看愿不愿意投给我,我愿意您愿意,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