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垂幕之年 第一百零一章 镇北军的态度(第六更) - 将夜

第四卷垂幕之年 第一百零一章 镇北军的态度(第六更)

陡遇伏袭,宁缺和皇后没有什么反应。 不是他们艺高人胆大,而是他们既然敢离开南归唐军大队来到北大营,那么自然便是对那位大将军有基本的信任。 朴刀相撞之声大作,箭啸凄厉,负责护送皇后一行人的骑兵营,在最开始的震惊慌乱之后,马上开始组织防御和反击。 街道两侧,不知何时已经埋伏了很多弓弩手,那些试图伏袭车队的唐军,在很短的时间内便被制服。 在这个过程里,皇后娘娘脸上的神情始终没有什么变化,只是搂着六皇子,低头看着他的眼睛,轻声和他说着什么。 宁缺也始终低着头,直到最后战事结束,那两名唐军将领中箭堕马,却是不肯投降,横刀自尽而死时,他才抬起头来向车窗外望了一眼。 马车终于驶抵大将军府。 大唐镇荒大将军徐迟,率领众将领,早已跪在府前石阶下相迎。 不等徐迟大将军请罪,皇后娘娘已然牵着六皇子从马车里走了出来。她看着跪在石阶下的徐迟,平静说道:“想要走到将军府,确实有些不容易。” 徐迟没有做任何辩解,也没有再行请罪,恭谨地将陛下的灵柩请入府中安好,然后请皇后娘娘与皇子请入后宅暂作休息。 宁缺此时已经不在松棺旁,他坐在书房里喝茶。 不多时,徐迟推开书房的门,走了进来。 大唐四大王将,宁缺见过其中三人,却唯独没有见过徐迟,但通过皇后的描述和汗青等将领的补充,他已经很清楚这位大将军的xing情。 “那两名作乱的将领,和固山郡没有关系,是我北大营的旧部。” 徐迟开门见山说道。 宁缺说道:“和固山郡没有关系,不代表和华山岳没有关系,更不代表和公主殿下没有关系,除非大将军你硬要说这是你的关系。” 徐迟沉默片刻后说道:“听闻十三先生与公主殿下感情亲厚。” 宁缺说道:“我也听闻徐迟大将军最忠于先帝。” “西陵神殿诰书传遍天下,想来如今十三先生也已经看到,军心难免有些不稳,所以才会有今ri这场刺杀。” 徐迟说道:“我明白你先前那句话的意思,然而皇后既然真的是魔宗……中人,那么六皇子便不能继位,也不能回长安。” 宁缺问道:“为什么?” 徐迟说道:“因为西陵神殿不会允许一个魔宗后人,执掌我大唐江山。” 宁缺说道:“白痴,西陵神殿已经在伐唐了。” 徐迟沉默无语,忽然问道:“有一件事情,我想知道答案。” 宁缺说道:“大将军请讲。” 徐迟说道:“据闻……先帝辞世,与皇后娘娘有关。” 宁缺说道:“哪里来的白痴说法,陛下身染旧疾多年,你做为他最信任的大将军,不可能不知道这一点,就算当年与皇后娘娘有关,那也是多年前的旧事,陛下都不在意,难道你还有资格替陛下生出恨意?” 徐迟微微蹙眉,但明显可以看出来,神情轻松了些许。 他思考很长时间后,看着宁缺神情严肃说道:“你劝皇后带着六皇子留在北大营,我可以保证,只要我还活一天,便保他们母子平安。” 宁静静看着他的眼睛,并不说话。 徐迟平静回应他的目光,神情没有什么变化。 宁缺忽然说道:“虽然我先前便说过,但这时候忍不住还要重复一遍,我真的很想知道传闻是不是真的,大将军真的忠于皇帝陛下?” 徐迟说道:“我愿用生命来证明这一点。” 宁缺说道:“不用生命,用刀枪即可。你现在应该很清楚,先帝把大唐皇位传给了六皇子,长安城里那份遗诏肯定是假的。” “那十三先生以为现在应该怎么办?” 徐迟声音微寒说道:“让皇后娘娘带着六皇子回长安与新帝争夺皇位?让大唐军队分裂,甚至陷入一场内战?” “如果是别的时间,哪怕让大唐陷入内战,我也会毫不犹豫地执行陛下真正的遗诏,辅佐六皇子登基,我不在乎皇后是不是魔宗的人,但现在不行。” 徐迟的神情异常沉凝,说道:“如今举世伐唐,金帐骑兵南侵,西陵神殿大军北上,清河已叛,东北边军已灭,大唐四面受敌,风雨飘摇,眼看便是千年基业毁于一旦,值此危急关头,大唐禁不住任何内部的斗争!” 宁缺沉默片刻后说道:“依大将军的意思如何处理?” “外敌当前,大唐最需要的是团结,我不可能眼睁睁看着你和皇后,带着我镇北军数万将士南下长安,这些将士应该在北疆浴血,而不应该去消耗在内斗中,所以我想你劝说娘娘带着皇子留在北大营。” 徐迟盯着他的眼睛说道:“如果你觉得这是对先帝的背叛,那么我还可以承诺你,一旦我大唐能够度过此次难关,事后镇北军一样会支持六皇子。” 宁缺微微皱眉,他不得不承认,大将军的话有其道理,而且如今的大唐,确实需要数万南归的唐军马上投入抵抗侵略的战斗,然而…… 书房的门吱呀一声,被人从外面推开。 皇后娘娘走了进来,看着二人平静说道:“我要回长安。” 徐迟毫不犹豫,砰一声跪在她的身前,连连叩首,直到额头出血。 他的声音显得极为痛苦,微微颤抖说道:“娘娘,我一生忠于陛下,如今竟不敢执行陛下的遗诏,心中愧疚极生,后半生只怕寝食难安,然而值此危局,大唐真的不能乱啊,娘娘,还请您三思!” 皇后看着他微微一笑,说道:“我带着六皇子回长安,长安城就能乱起来?还是说大唐就能乱起来?将军太高估我们孤儿寡母的力量了。” 徐世怔住,不明白皇后这句话的意思。 “南归的数万唐军,本来就是你镇北军的部队,当初只是随陛下御驾亲征而去,哪有随我一道返回长安城的道理。” 皇后说道:“我会把这些带回来的骑兵留给你,回长安城的只是我们母子二人,我想这样大将军应该不会再担心什么了吧?” 徐世震惊无语,心想如今新帝已然登基,公主殿下监国,在这种情况下,皇后带着皇子回长安,和送死有什么区别? 宁缺忽然看着皇后说道:“我陪你们回去。” (这是定时发布的最后一章,夜里发布时,居然手抖,按了立即发布,吓了我一跳,赶紧解禁了,希望没有同学重复订阅,好了,下面继续写了,争取能够准点每个小时都能发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