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垂幕之年 第一百零五章 何明池(第十更) - 将夜

第四卷垂幕之年 第一百零五章 何明池(第十更)

李渔过了很长时间才转过身去动作显得有些迟缓是因为疲惫她看着何明池说道:“看来今夜长安城的混乱也是你一手造成的” “不错” 何明池说道:“如今长安城就像个虚弱的病人我最忌惮的朝小树也已经离开这场混乱一旦开始便谁也无法结束” 李渔说道:“看来神殿确实不了解我们唐人的行事风格我们不喜欢乱所以这场混乱无论以什么方式结束必然会很快结束” “殿下这时候再做口舌之争还有什么意义呢?” 何明池看着她微笑说道:“就像掌教大人给您的那封亲笔信里所说您是应劫之人唐国的这场大劫便落在你的身您的私心和贪yu便是这场大劫的所有起因您自已根本无法跳出劫前那么便投降” 李渔说道:“你虽然假扮唐人这么多年但还是和神殿一样不了解我们唐人……在我们的世界里从来没有投降这两个” 何明池鼓起掌来掌声清脆说道:“掷地有声却空洞无物昊天不可战胜道门永世长存夫子都死了先帝也驾崩了就凭现在的唐国还能做些什么?我答应过家师要让唐人少流些血所以我希望你们能尽快失败” 李珲圆听着这番对话才知道自已究竟犯了怎样的大错情绪激荡不安脸sè苍白喃喃问道:“你是神殿的人你居然是西陵神殿的人……那你先前为何要在御花园里救我?你为什么要救大唐的皇帝?” 何明池看着他怜悯说道:“像陛下如此荒唐的皇帝对我道门来说便是最好的朋友您活着那当然比死了有价值” “虽然最近殿下的表现令所有人都感到有些意外但您的能力还是让神殿有所jing惕如果有可能我会尝试杀死你只是在大唐皇宫中想要杀死你们这些李姓的皇族确实比较困难徐崇山大人先前已经替我试过了” 他望向李渔说道:“不过我想殿下也应该没有什么能力留下我” 说完这句话后何明池转身向殿外走去他的度并不快似乎毫不担心李渔喊来侍卫这种平静的姿态无疑是对榻畔那对姐弟最大的羞辱 走出宫殿借着黎明前最深沉的夜sè他走到了御花园深处来到那幢小楼前抬头看了一眼将落雨的天将黄纸伞撑开 黄纸伞先前徐崇山连击两拳已经破损的很严重撑开之后看着有些滑稽但伞面此时透出的那道气息却是那般的神圣庄严 随着撑伞的动作小楼地底深处那片广阔无垠的石地面忽然显现出很多道纹路那些纹路便代表着惊神阵代表着长安城 神圣庄严的气息渗进那些纹路里光华渐至片刻后又再渐渐敛去如果有神符师或大阵师在场大概能够看到最细微处的一些变化 有几道纹路中间多了些阻塞就像是有马车堵塞住了长安城的朱雀大街 何明池站在御花园的秋树间沉默感知着地底的变化确认和预想的差不多满意地点了点头 现在道门只需要再找到阵眼杵便能破掉惊神阵而惊神阵破长安城便破长安城破千年唐国便会灭亡 如今惊神阵的阵眼杵在城南的书院里他可以在禁卫森严的皇宫里闲庭信步却没有任何自信能去书院里取东西 不过他取不到不代表世没有人能够取到 …… …… 安静的宫殿里响起一声清脆的耳光声 李珲圆捂着红肿的脸颊唇角淌下一道鲜血 他恐惧地看着自已的姐姐哭着嘶喊道:“我知道自已错了但已经做了能怎么办我怎么会知道他是道门的人李青山那个老贼骗了我们” 李渔气的浑身颤抖脑海里一片晕眩险些昏倒 “姐姐姐姐” 李珲圆从榻爬起身来用没有受伤的手紧紧抓住她的手颤着声音说道:“现在没有别的办法了我们只能向神殿投降” 李渔看着他忽然发现自已根本不认识自已一手带大的弟弟脸没有任何表情又是重重一掌打到他的脸 李珲圆仿佛根本感觉不到疼痛眼瞳有些放大依然紧握着她的手不让她把自已甩开尖声喊道:“院长死了院长已经死了” “连院长都死了谁能和天斗书院撑不住大唐你没看里面的人都没有动静?我们现在只能靠我们自已我们只能依靠道门不然还能怎么办?” “怎么办?” 一缕发丝无力地垂落在李渔的额头她有些疲惫地摇了摇头说道:“书院撑不住大唐那我就只好继续撑着一直撑到撑不住为止” “撑不住了”因为紧张恐惧和惘然李珲圆的声音就像是压扁了的麻布极为嘶哑难听“就算镇南军不去北方也要绕过崤山才能到青峡西陵神殿的大军现在已经过了大泽马便要过青河郡马就要直逼长安……” 李渔无力地低着头说道:“长安城破不了” 李珲圆颤声说道:“他们不用破只用把长安城围住城里这么多人哪里有粮食可以吃?” 李渔抬起来伸中网理了理凄楚一笑说道:“其实听你这几句话你还是很聪慧但前面怎么就……糊涂了呢?” 她一直被朝臣赞为贤良慧德即便是父皇也诸多宠爱信任无论治国还是谋略都很有能力但她这时就是个疲惫无助的女子 夫子登天而别举世伐唐这是千年未有之大变局即便是她的父亲还活着面临这样的局面也会极为困难何况是她 “我们是唐人不能降” 李渔伸手轻轻摩娑着弟弟的脸颊很认真地说道:“就算战到最后一刻也不能降就算死你也要死在皇宫里听见没有?” 便在这时一名太监匆匆走进殿内带来了刚刚从军部收到的消息 徐迟大将军派骑兵护送皇后娘娘和六皇子已经到了梧州 李渔沉默不语李珲圆震惊地睁大了眼睛 …… …… 前面一章和这章的标题名都是人名当年庆熹纪事一直用的这种后来我忘了自已写什么时也这样做过想起来是间客的何友友都是重要人物啊而且我对官扬羽还有将夜里几个角sè是有偏爱的只可惜笔墨无法太多另外这是第十别的话就不多说了今天还有您手里还有月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