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垂幕之年 第一百零六章 大驾,光临(第十一更) - 将夜

第四卷垂幕之年 第一百零六章 大驾,光临(第十一更)

何明池的出现和离去,让李珲圆的神智受到了很大冲击,此时又听到这个消息,脸sè变得更加苍白,眼睛里流露出惊恐的神情。 “怎么回来的这么快?”他声音微颤说道。 李渔面无表情,缓缓坐下。 如果是前些天,她听到这个消息后,绝对不是现在的反应。贺兰城的唐军归来,她篡改遗诏的事情肯定已经曝光,她事先为此准备了很多手段,然而随着西陵神殿号召天下伐唐,那些手段已经失去了成功的可能xing。 那名太监低声说道:“梧州南边有司礼监的陈公公在,他应该提前收到消息,这时候正在往那边赶,应该能拦一拦。” 李渔沉默了很长时间,然后疲惫问道:“镇北军有多少人随行?” 太监低声回禀道:“据报是五百jing骑。” 随行的人数不多不少,让李渔有些无法判断清楚徐迟大将军的心意。她的心头忽然莫名想到一种可能,问道:“……还有谁在?” 太监稍显迟疑,说道:“听说,书院十三先生也在队伍里。” 听到这个名字,李渔的眉微微蹙起,李珲圆眼中的惊恐情绪却是愈发浓郁,他先前说夫子死了,书院没用,但事实上,身为唐人尤其是身为一名皇子,他哪里会不知道书院对唐国的意义?哪里会不畏惧? “皇姐,我们必须做些事情。” 他看着李渔紧张说道:“宁缺已经表明态度,书院肯定会支持那个女人,在这种时候,除了按照何明池说的去做,我们没有别的办法。” 谁能够抵挡书院?放眼望去,世间只有昊天道门能够做到。 李渔缓缓摇头,说道:“我不想再听到你说这种话。” 李珲圆咽了一口唾沫,仍然没有放弃劝说她的努力,急声说道:“投降不代表大唐灭亡,道门需要有人替他们统治俗世。收集资源,灭了唐国对他们没有什么好处,相比金帐王庭的蛮人,难道不是我们更适合?” 他越说越觉得有道理,兴奋地站起身来,挥舞着手臂说道:“反对我们的人,已经被何明池杀光了,明ri朝会之上。全部推到南门观身上。皇姐你再让忠于你的那些大臣站出来支持我们与西陵神殿达成和议,那么整件事情都能解。” “怎么达成和议?割土赔款,解散昊天道南门。封院?还是说我们姐弟在桃山上叩首拜山祈求昊天的原谅?” 李渔微笑看着他说道:“你说我们大唐比金帐王庭的蛮人更适合……更适合什么?更适合做道门的狗?” 什么叫心丧若死,便是她此时的心情,她的右手微微颤抖。却没有像先前那样扇到李珲圆的脸上,因为她发现那已经没有意义。 “这些年来,因为母后的缘故,我总觉得你太可怜,所以我宠着你,爱着你,怜着你,没想到最终把你惯成了现在这副模样。” 李渔站起身来,准备离开宫殿。 李珲圆依然抓着她的手。被带着跌落榻下。 他看着李渔的背影,惊恐喊道:“皇姐,你要杀我吗?” 李渔惨然一笑道:“你是我的亲弟弟,我答应过母亲,会好好照顾你,我又怎么会杀你?现在我终于懂了何明池那句话的意思……陛下你再如何无耻,只要活一天。我便要保护你一天,便不能让那个女人伤害你,处于风雨之中的大唐,还是要因为我的私心而陷入内乱,西陵神殿怎么会不高兴看到这一切?” …… …… 天下大乱。唐国势危,是因为夫子和皇帝陛下的先后离开。没有人会认为唐国现在还能像从前那般强大不可一世,但唐国在这场大战里的表现,甚至比人们设想的更加令人失望,尤其是长安城南的那间书院。 书院是唐国的根基,是唐国的守护者,就算夫子已经离开,但书院里还有很多强者和jing于谋略的大人物,令很多入侵者感到困惑不解,令所有唐人都感到失望愤怒的是,开战至今书院始终保持着沉默。 在西陵神殿号召天下伐唐的诰书传遍世间之间,书院便已经封门,更准确地说,自从夫子登天那一刻开始,书院的大门便再也没有开启过。 书院没有正门,只有侧门。 书院的侧门直通后山,那才是真正的门。 前院新召的学生,被就地解散,拿着书院教授们开出的书信,扛着行李从石坊下离开,去到长安城,进入朝廷各衙帮助做事。 至于书院的教习们,则是收到了后山传来的一封信,那封信里很平静地说到,愿意留在书院的便留下,想离开的便离开。 礼科副教授曹知风是燕人,他选择了离开,数科两位教习来自南晋,却坚持留下,根据统计,来自异国的教习们有七成最终留在了书院。 用他们的话来说,我们是南晋人,我们是月轮人,我们是宋人,我们是西陵人,我们都不是唐人,但我们是书院的人。 在此之后,书院依然没有什么动静,后山也没有书信继续传出,有些教授不知去了何处,其余的教习只好留在封门后的前院里做着自已的学问。 就算世界明天就要毁灭,该做的事情总还是要做。 深秋某ri,长安城渐渐从混乱中平息,却还没有完全平静,羽林军骑着战马,jing惕地注视着街头的动静,长安府衙役四处奔跑忙碌,鱼龙帮的帮众在背街的窄巷与暗娼楼里,寻找着他们想要找到的那些人。 城门司奉旨意,落城门,除了近京诸州送粮的车队,严禁任何军民进出,长安城就此变成了一座孤城,再也顾不得城外的一切事情。 书院在长安城南,自然是在城外。 当长安城变成孤城后,书院也进入了孤立无援的境地。 一座巨辇,出现在书院门外的草甸间。 万重幔纱,已经有很多层被撕烂。金玉雕成的栏杆上,有很多缺口,还有很多污黑的旧血迹,但依然显得庄严肃穆。 巨辇畔的六十四名实力强横的西陵神卫,现在只剩下了十几人,其余的人,都已经死在了崤山夜雨下的那场惊天一战中。 辇上万重纱里,是一个高大的身影。 那个高大身影的左手已断。却依然光芒万丈。 甚至要把书院的光彩都全部镇压下去。 西陵神殿掌教大人。来到了书院。 崤山夜雨里,他杀死了大唐镇国大将军许世,为此牺牲了数十名西陵神卫。他也付出了一只左手的惨重代价。 但此时的他,还是那般的强大,甚至要比以往更强大。 许世死在他的手中。这就是理由。 …… …… 十余名西陵神卫抬着巨辇向草甸上方行去。 因为人数变得少了很多,所以这些西陵神卫显得有些吃力,速度很缓慢。 但越缓慢,书院石坊前的压力便越大。 秋风仿佛都被挤压的开始哀鸣。 书院没有门,所以巨辇没有破门而入。 书院有石坊,巨辇不停,石坊碎成无数段。 听着巨响,前院的教习们纷纷放下纸笔,匆匆走出房间。 然后他们看到了那座巨辇。 他们虽然是前院教习。但都是学识渊博之人,不知看过多少书籍教典,马上便有人认出了巨辇里那个高大身影是谁! 书院前坪响起一阵震惊的呼喊。 所有教习脸上都流露出惊恐的神情。 西陵神殿掌教,居然来到了长安城南,来到了书院! 难道唐国已经灭了? …… …… 掌教大人隔着残破的重重纱幔,宛若蕴雷的目光,在这些教习的脸上缓缓掠过。脸上没有任何情绪,问道:“黄鹤何在?” 没有人回答他,因为黄鹤教授早在多ri前,便消失无踪。 掌教大人的声音再次在书院前坪上如雷般响起。 “沐楚何在?” 依然没有人回答。 掌教大人接着又问了几位教授的姓名。 那些人都不在书院中。 掌教大人没有看到任何唐军的踪影,说道:“书院替唐国遮风蔽雨千年。如今竟被长安城遗忘,真是令人不胜唏嘘。” 巨辇再次被抬起。向着书院后方走去。 这些普通的书院教习,并不在道门的眼中。 掌教大人非常清楚,真正的书院在哪里。 …… …… 巨辇经过窄巷,窄巷向两旁倾塌。 经过湿地,水草里的鱼儿惊恐躲避。 经过旧书楼时,掌教大人抬头向二楼某处窗口望了一眼。 然后巨辇继续前进,进入书院后山山腰里终年不散的云雾中。 天地气息骤然大动。 没有夫子主持的云集大阵,被巨辇强行突破。 山清水秀疑无路。 柳暗花明见崖坪。 不似秋风的温暖山风,吹拂着巨辇上的幔纱。 掌教看着眼前的风景,感慨无语。 他筹谋一生,最想做的事情,便是灭了书院。 今天,他终于来到了书院后山。 …… …… 崖前有松,松下没有童子,只有对弈的二人。 掌教的目光穿过幔纱,落在那张棋盘上,说道:“没有想到,宋谦先生,原来真的在书院后山静修。” 五师兄放落一颗黑子,然后站起身来,对着破雾而出巨辇躬身一礼,说道:“宋谦带着师弟,见过掌教大人。” 八师兄恼怒反对说道:“我又不是没名字,为何要你带着?” 五师兄说道:“掌教大人都认得我,却不认识你,这说明举世公认,我的棋艺在师弟你之上。” 八师兄闻言愈发愤怒,把手里拈着的那颗白sè棋子,重重扔到棋盘上,只听着一阵清脆声音响起,棋盘上的黑白棋子滚动不安。 书院后山的风景由此一变。 远处的瀑布仿佛静止,崖畔上的镜湖泛着涟漪,满山青松似乎变成了无数士兵,而青草和花树,则像是冷漠的观众。 书院后山变成了一张棋盘,杀意大作。 掌教大人看着松下的二人,说道:“以棋盘之道悟天机,二位先生已然超出烂柯寺,奈何你们却不懂什么才是真正的杀机。” 他的声音很柔和,传出幔纱之后,却变成了无数道闷雷。 雷声在书院后山里炸响,银瀑微颤,镜湖微荡,疾风拂过山野,松涛阵阵,青草花树畏惧弯腰,棋局便有了崩散的迹象。 十余名西陵神卫,抬着巨辇继续向后山走去。 便在这时,山峰间忽然响起一声凄厉的狼嚎。 打铁房后响起水花微溅的声音,水车辘辘转着,一只大白鹅站在水车之上,缓缓升出房檐,屈项向天而歌,歌声嘹亮。 更远处的草甸上,一只老黄牛缓缓抬起头来,向松林间看了一眼。 书院后山这片黑白棋盘,随着老黄牛、大白鹅和小白狼的出现,仿佛又落下了几颗棋子,顿时变得稳定起来,杀意愈发凛然。 那几颗棋子不是黑白分明的,而是特征鲜明的。 卒,悍勇兵卒。 士,骄傲国士。 车,万乘之车。 …… …… 松涛阵阵仍在持续,书院后山的天地气息化作无数杀伐之意,向着巨辇狂袭而去,辇畔的十余名西陵神卫,面sè骤然苍白,鲜血狂喷。 重重幔纱间,高大身影微微前倾,终于变得凝重了些。 “弃棋局之外形,融二者之弈意,二位先生果然好手段。” “可惜这局棋少了几个子。” “少了匹马,还少了帅与将。” “举世伐唐,我西陵神殿怎么会以为书院真的会束手不管?我甚至已经猜到大先生他们去了哪里,只是他们再也回不来了。” “所有的一切安排,就是为了让长安城空虚,让书院诸弟子疲于奔命,如此我才能够安心来到这座后山,拿走我想拿走的东西。” “我今ri来书院,便要拿惊神阵阵眼杵!” “阵眼杵在手,长安我有,唐必灭于我手!” 掌教喝道,然后快意大笑起来。 笑声回荡在幽静的书院后山里。 “书院现在是空的!没有主帅也没有将军,只有你们两个痴于棋道的愚人,再加上这几个畜生,怎么可能拦住我!” 掌教大人看着松下二人,厉声喝道:“你就算能把我困在这局棋里,又能困多久?畜生就是畜生!休想逆天道变chéng rén,而人又岂能逆天!” “书院必将灭亡,唐国也将随之而亡!千年以来,道门无数先贤大能都没有做到的事情,便将在我的手中变成现实!” “我将成为昊天神国里最耀眼的神明!” 松下的五师兄和八师兄脸sè骤然苍白。 山野里的狼嚎变得虚弱起来,站在水车上的大白鹅不再对天而歌,有道血水从它的喙边淌了下来,草甸上的老黄牛眼里的神情显得愈发疲惫。 纱幕里,掌教的身影显得无比高大,光芒万丈。 …… …… (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