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垂幕之年 第一百一十五章 书院正年少 (第六更) - 将夜

第四卷垂幕之年 第一百一十五章 书院正年少 (第六更)

一个小孩,正在瓦山镇外砸石头。 那年石佛垮塌,烂柯寺被毁,盂兰节大会再也没有召开过,自然也没有什么游客来瓦山镇,街畔的石头鱼池早已干涸。 人们现在主要通过修复烂柯寺的工程维持生计,寺里僧人出手大方,所以过的还算不错,满山满谷的石头,则成了孩子们最方便取得的玩具,同时也是很好的经济来源,石佛的材质很好,可以雕成各种小佛像卖钱。 小孩按照母亲的交待,想要把那两块石头沿着纹理砸开,但今天是他第一次开始干这个活,很生疏,砸了很长时间也没有砸开。 他很是恼怒,不停地抹着鼻涕,不停地砸着,直到指甲被震的流出血。 一个穿着棉袄的书生,出现在他身边,左肩上有道血渍。 书生看着小孩砸石头,问了两声,便上前帮忙,也不知道他从哪里来的那么大的力气,两块石头在空中相撞,便整齐地分成了四瓣。 小孩很高兴,向书生道谢,还想拜他为师。 书生微微一笑,便消失不见。 片刻后,一个青衣道人出现在镇外。 他向那名小孩问了两声,然后也笑了笑,随之消失不见。 小孩看了眼怀里抱着的四块石头,有些困惑,转身向镇里走去。 …… …… 朝阳城内回荡着钟声。 钟声不是来自白塔寺。而是来自皇宫。这是代表国王陛下去世的丧钟。 窄街畔有名老妇,正坐在凳子上纳鞋底,听着钟声,揉了揉有些浑浊的眼睛,咕哝说道:“这又是怎么了?这又是怎么了?” 一名书生出现在老妇身前,礼貌问道:“棉袄破了能不能补?” 老妇看着他身上那件棉袄左肩上的破洞还有那些血迹,恼火说道:“这又是去哪里打了架来的?年纪轻轻也不学些好。” 棉袄补好后,书生离开。 片刻后,青衣道人出现在老妇身前。 老妇看着他青衣下摆上的那道裂口,摆手说道:“这料子太好。我不敢补。” 青衣道人再次离开。 …… …… 西陵神殿大军已然北上。 今ri的桃山安静寂寞,只有两三名神官缓步走过。 书生出现在神殿前,然后离开。 青衣道人随后出现,又再次离开。 …… …… 在这个深秋的ri子里。书生和青衣道人踏遍了人间的山川河流。 一人在前,一人在后。 瞬间万里,是为无距。 每一次出现的时候,书生肩上的伤便会重一分。 青衣道人却没有什么事。 …… …… 南海深处的一个无名岛上。 白sè的沙滩上,有一根短木棒,棒身有一半已经被掩埋在沙子中。 看上去是很普通的木棒,实际上很不普通。 因为主人离开了人间,所以它才会被遗留在这里,显得很普通。 书生出现在沙滩上,低身拣起这根木棒。 青衣道人随后也出现在沙滩上。摊开手掌伸向碧蓝的大海。 海面上飞来一剑,落在他的手中。 …… …… 青衣道人说道:“走了这么久,累不累?” 大师兄说道:“与观主相比,我还年少。” 然后他反问道:“观主不累?” 青衣道人说道:“我走的比较快。” 大师兄说道:“观主果然走的很快,若找不到这根木棒,我真不知该如何办。” 青衣道人说道:“就算找到夫子留下的木棒,你也只能再支撑七天。” 大师兄看着他说道:“能多撑一ri也是好的。” 青衣道人说道:“天命已然注定,何必徒自苦恼?” 大师兄说道:“人间没有命中注定,谁也不知道七天后会发生什么。” 七天的时间,足够大唐西军击溃月轮国的入侵之敌。足够宁缺掌握长安城这座惊神阵,足够书院做很多事情。 青衣道人说道:“七ri之后,书院将不复存在。” 大师兄说道:“老师上天而战,我们这些弟子不会让这件事情发生。” 西陵神殿掌教已经亲赴书院,根据道门的计算。书院已经没有任何能力逆转,然而看大师兄此时平静的神情。似乎另有蹊跷。 青衣道人微顿,说道:“你应该知道道门真正的攻击方向在哪里。” 西陵神殿的大军在大唐南方,在清河郡,在青峡外。 大师兄平和说道:“我不如君陌,所以我在这里。” 这句话的意思很清楚,君陌在那里。 青衣道人说道:“你不要自谦,君陌虽然潜力无穷,便是我也看不到,他在战场上能走到哪一步,但你依然是书院里最强的大师兄,你的境界最高,对道门的威胁最大,所以我会来看着你。” 大师兄说道:“观主对大唐的威胁也最大,所以我一直等着您来看着我,而且观主境界远在我之上,如此算来,我书院总是占了便宜。” 越五境,不等于无敌,比如天启境界的修行者,在昊天神辉灌入体躯后,可以拥有近乎无敌的力量,然而却不见得能够胜过天下人的围攻。 唯有无距境界,高妙莫测,千里之外可夺上将首级,用在战场之上,那便是最恐怖,最难以防范的手段。 青衣道人说道:“我可以不理你。” 大师兄脸上露出极为少见的自信神情。说道:“您必须理我。” 青衣道人说道:“何出此言?” 大师兄看着他认真说道:“我已经学会打架。观主若不理我,若不来看着我,我便可以杀死很多人,比如裁决神座,天谕神座,叶苏。除了柳白和掌教,我没有信心,其余的人,我都可以杀死。” 青衣道人说道:“我也可以杀死很多人。” 大师兄摇了摇头,说道:“您非常清楚。您杀不死长安城里的人,杀不死书院里的人,那么对这场人间之战,便没有意义。” 青衣道人说道:“我说过。你最多只能撑七天,七天之后我便可以放手去杀。” 大师兄说道:“我也说过,人间没有命中注定,谁也不知道七天后会发生什么。” …… …… 书院后山的风景,变成了一幅假的画,画中所有的事物看似在动,实际上一动不动,就像是棋盘上那些变化万千、实质却规整不变的线条。 黑白的围棋世界里,双方阵营渐融渐凝,然后中间出现一大片空白。在那片空白边缘,一名悍勇兵卒,颓然倒在一侧。 棋盘正中间的那名骄傲国士,满身灰尘倾覆。在那名国士的身后,万乘之车破损严重,无法再前进,只留下一道深深的车辙。 风景渐渐重新活了过来,远处崖间垂落的银溪,与潭水相撞发出轰鸣的声响,满山遍野的树林。重新伸直了腰身。 辇畔的十余名西陵神卫早已死去,身上出现了无数道密集的直线。但辇上的身影依然高大,破局而出,没有受到任何伤害。 后山某处山林里,小白狼蜷缩在一个洞中。不停地舔着受伤的前肢,鲜血染红了洞里的绸被。jing神看着很是黯淡可怜。 打铁房后的清溪上,大白鹅依然高坐于水车顶端,曲项向天,却没有歌之咏之,显得极为愤怒不甘,有血渐渐染红它白sè的腹羽。 远处草甸上的老黄牛,显得愈发疲惫苍老。 崖坪畔松树下的棋盘,已然碎裂成无数块。五师兄和八师兄看着桌上的碎棋盘沉默了很长时间,鲜血从他们的唇角淌落,受了极重的内伤。 师兄弟对视无言,看出彼此眼眸里的淡淡悔意。 真不该因为喜欢便把半生时光尽数耗在棋盘之上,若这些年随老师真心学些打架的本事,岂能容这道门老神棍如此嚣张? 掌教大人放声大笑。 辇上的万重纱幔颤抖不安,有风自山间骤起,拂起一片松涛,响起哗哗的声音,流云一头撞向远处的瀑布,碎成丝絮。 他的笑声极为豪迈,意满神足。 先杀许世,再灭书院,后破长安,大唐再也不复存在! 毫无疑问,这将是他人生的最巅峰。 而就在这个时候,山腰云雾里行来一人。 正是书院三师姐余帘。 她在山道上缓步行走。 余帘很娇小,容颜很清秀,气质却很温婉成熟。 如果只看她的人,你会以为她是个少女。 如果你仔细看她的眼睛,你会以为这是一个阅尽世事的女子。 看着山道上的她,掌教大人的笑声渐渐敛去。 “三先生,我知道你的不凡,洞玄境界只是用来欺瞒世人的手段,只要你愿意,随时可以晋入知命,所以这时候不要在这里故弄玄虚。” 余帘没有说话,继续前行,随着脚步起落,非常奇异的事情发生了。 一头黑发渐渐要垂到她的腰下。 但不是她的黑发在变长,而是她在变矮! 余帘行走在山道上,每走一步便变矮一分,本就极为清稚的容颜,眼看着变得更加幼嫩,最后渐渐变成一个十二三岁的女孩! 她身上的气息也在发生着变化提升,果然如掌教所言,轻而易举地突破了洞玄境的门槛,晋入到了知命境的层次! 隔着纱幔,看着余帘身上发生的变化,掌教漠然说道:“我说过……” 他的声音忽然止住。 他的眉头忽然皱了起来。 因为余帘晋入知命境后,气息还在向上提升! 山道漫步,转眼之间,她便从洞玄境,来到了知命境巅峰! …… …… (让我疯逼吧,让我明天傻逼吧,不管明天了……今天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