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垂幕之年 第一百一十七章 书院依然(第八更) - 将夜

第四卷垂幕之年 第一百一十七章 书院依然(第八更)

掌教盯着余帘,寒声说道:“一代宗主,居然还要自已的师弟和那些畜生先动手,这难道就是夫子讲给你的为人道理?” 余帘淡然说道:“虽然你不如我,但我杀你也要费些手段,只要能够对你有所消耗,哪怕多耗一分也是好的。” 掌教怒极反笑,说道:“你那两个师弟险些身死,你只为了让消耗便冷眼旁观,真是yin险冷血至情,夫子若知道你会这样做,只怕会后悔当年收你为徒。” 余帘说道:“我是明宗宗主,yin险毒辣是自然的事情,夫子当年既然肯收我为徒,又怎么会不知道我是怎样的人?” 掌教厉声喝道:“那今ri就让我代昊天收了你这个魔宗妖孽!” 余帘的神情很平静,虽然她现在的对手,是西陵神殿的至高强者,这种平静,对对手来说,便是一种毫不掩饰的羞辱。 “熊初墨,几十年前你就不是我的对手,现在你更不可能是我的对手。” 她看着掌教如枯枝般的手臂,落在他的断腕处,神情漠然说道:“还是那句话,如果你自瞎双目,我便放你离开书院。” 掌教大人的左手,在崤山下被许世大将军斩断。 从崤山到书院后山,他已经连续经历了两场艰难的战斗,然后面临魔宗最深不可测、又随夫子修行多年的二十三年蝉…… 但他依然有信心! 掌教神情骤然一肃,提起右拳,沉腰吸气,就这样一拳击了过去。 他很瘦很短,所以他的拳头也很小,看上去有些可笑。 但能打死许世、镇伏西陵神殿多年的拳头,看上去再可笑,也不可笑。 这个拳头很可怕。 平实无奇的一拳,却仿佛要把书院后山所有的天地元气全部凝聚过来,指缝之间,更是散溢着纯白的光辉,仿佛拳中握着一轮太阳! 余帘看着那个拳头,忽然低下了头。 后山里蝉鸣更躁,声声凄切。 修行界最神秘的两大强者,终于相遇,然后相战。 …… …… 拳风如怒。 拳重如山。 拳威如海。 山道上的青石板,像纸片一样被掀开,飞出极远,树木纷纷偃倒,韧xing强的树干只是弯曲,更多的大树则是直接折断,发出无数道喀喇裂响。 余帘没有被击中,她身如蝉翼,飘然而逝,随风漫游于林间,仿佛真的和天地气息融为了一体,根本无法把她找出来。 秋蝉的鸣叫声还在持续,数千片黄叶簌簌直下。 掌教身上的神袍上瞬间出现了数千道裂口,紧接着,他的身体表面浮现出一层极薄的莹光,那些黄叶顿时被震碎成丝絮。 这位西陵神殿的最强者,在此时终于完全冷静下来,看着满谷断树碎石的的山林,厉声喝道:“二十三年蝉!你真以为逾过五境便天下无敌?” “你如今最多入了天魔境,既然无法不朽,你又怎能与光明对抗?” 他缓缓举起双手,残余的右掌掌心向天,脸上的神情异常坚定执着,声若chun雷绽开,传向四野与天空。 “请昊天赐予我力量!” 宏亮的声音,还在天地间飘荡,天空便已经做出了反应,西方的夕阳骤然间变得明亮起来,不再那般红融温暖,而是显得至高无上,令人心生敬畏之意。 一股磅礴的力量,穿越天边的暮云,无视遮蔽书院后山的云集阵法,随着炽烈的阳光,落在掌教的身体上。 掌教瘦矮的身躯,忽然间变得极其伟岸。 他的身体里仿佛拥有了近乎天道般的恐怖力量。 只是呼吸之间,那些簌簌落下的黄叶,便被吹至高空,再也不敢落下,即便是满山的蝉鸣,在这一瞬间,仿佛也变得低落了些。 掌教终于动用了天启神术。 余帘的身影,出现在山林外。 她清稚的容颜上,终于显出一丝凝重的神情。 五境之上的战斗,她虽然有信心,却没有经验。 事实上,这么多年来进行过五境之上战斗的至强者们,除了无距境界之外,其余所有人都回到了昊天神国,也就是死亡。 她看着西方降落的那道光柱,忽然微微一笑。 她伸出右手,仿佛拿起了一只笔。 她用这只不存在的笔,在空气中写了几个簪花小楷。 静心,凝神,不理世事,不问天道,只是沉浸在自已的世界中。 那便是你自已的世界。 夫子当年是这样对她说的。 书院后山的空中,仿佛忽然多出了一道透明的屏障,如同蝉翼。 自西方降落的光柱,落在那道屏障上,被折shè走了绝大部分,洒落人间。 这是余帘的世界,她拒绝昊天神辉的进入。 …… …… “狂妄愚蠢之辈!以为自已再创一世界,便能挡住昊天神辉?不要忘记这是昊天的世界,你的世界永远在昊天之下!” 掌教怒喝道,继续迎接着昊天的神辉。 余帘看着他说道:“愚蠢,如今贼老天与老师正在战斗,它自顾不暇,还能一直顾着你的死活?不要忘记在它眼中,你比狗都不如。” 说话间,她已经散了执笔的右手,五指如秋菊绽开。 一道极为淡渺的气息,从她的指尖传出,传遍整座书院后山。 书院后山所有的树木都开始颤抖,所有的树叶仿佛都活了过来。 每一片树叶,便是一只蝉。 掌教根本不相信她说的话,然而忽然他发现,西方那轮落ri,竟真的黯淡了下去,得新回复红润平和,不由神情骤凛! 他发出一声不甘的厉啸,身形一虚,便准备离开。 余帘怎么会给他这种机会。 掌教身在书院后山中,在数千数万只蝉里。 他身形掠的再快,也没有蝉飞的快。 他无法离开余帘的世界。 数千数万只蝉飞了过来,发出嗡鸣震耳的声响,然后覆在他的身体表面,包括他的脸,黑压压一片,看着极为恐怖。 其中一只秋蝉微微振翅。 掌教的右眼瞎了。 十余只秋蝉起舞。 掌教的右手断了。 …… …… 一声凄厉的嚎叫,从万千只秋蝉里响起。 他的左手在崤山下被许世砍断。 他的右手在书院后山被斩断。 他的双拳只剩下了光秃秃的手腕。 他双臂一抱。 先前拳中握着的那团光明,还有昊天洒落到他的光辉,全部被他灌进了双臂间的怀抱里,身前一片明亮,仿佛生出一轮太阳。 太阳炸开! 万千只蝉凄鸣飞舞而散。 其中一只蝉飘舞而回。 趁着这个机会,浑身是血的掌教如丧家之犬般,滚地而走。 余帘的身影再次出现,唇角流出一道鲜血,还有一道强大的笑容。 …… …… 道门魔宗巅峰一战。 西陵神殿掌教大人断臂瞎眼,雪山尽毁,纵然道门神术再如何厉害,也不可能治好他所受的重伤,就此变成了一个废人。 魔宗宗主二十三年蝉大胜。 她是夫子收的第一个女弟子。 书院依然天下无敌。 …… …… (今天没有了,同样,还有个单章。)(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