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垂幕之年 第一百一十九章 七天(第二更) - 将夜

第四卷垂幕之年 第一百一十九章 七天(第二更)

余帘说道:“道门虽然废柴,但还是有些手段,而且准备了整整千年时间,虽无法破掉老师留下的这座大阵,却亦不可等闲视之” “掌教进书院,便是想抢阵眼杵,前期应该是何明池借着昊天道南门门主的名义在城中做了手脚,好在阵眼杵还在我们手中……” 宁缺有些不解问道:“师姐当初为何不杀了何明池?” “我要守着书院,而且颜瑟死了,老师走了,惊神阵自主启动,在他动手之前,我若显露境界,就算不被灭,也要与朱雀斗个你死我活” 宁缺想着朱雀大街上的石制绘像,才明白是这个道理,自已当初和夏侯雪湖一战,那么多的强者进入长安,原来是被允许才能进入 余帘看了眼他手中的阵眼杵,说道:“如今阵眼杵已经交到你的手中,你要尽快把和长安城这座大阵重回复原状” 宁缺听出师姐有离去之意,不由微惊,心想长安城现在可不能离开师姐这样一位真正强者坐镇,除非她是要去…… “师姐,你要去南方?”他问道 余帘说道:“君陌他们在那边,我还去作甚?” 宁缺心想自清河郡北上的西陵神殿大军何等样恐怖,哪里是二师兄便能挡住,又想起二师兄宁折不弯的骄傲xing情,愈发担心 余帘说道:“担心也没有用,我必须留在长安城因为有件很重要的事情等着要做,所以你必须在七天内把这件事情完成” 这件事情自然指的是修复惊神阵,重要的事情又是什么? 宁缺觉得肩头有些沉重,问道:“为什么是七天?” 余帘说道:“因为大师兄只能把观主拖住七天” 宁缺问道:“那这七天时间师姐要去何处?做什么?” 余帘说道:“我去逛街,好多年没有逛过街了” 看着顺着石阶向城墙下走去的少女,看着她蹦蹦跳跳的青chun模样,看着她身后摆荡的两条乌黑马尾,宁缺很是无语 先前知晓三师姐便是二十三年蝉后,他一直有个非常严肃的问题,只不过不敢问当事人:究竟应该喊三师姐还是三师兄? 这时候他终于不再困惑——还是三师姐 不是因为她清稚好看,不是因为她蹦蹦跳跳不是因为乌黑的马尾甩啊甩,是因为在这种时候,她还想着要逛街 …… …… 余帘真的在逛街 长安城的混乱刚刚平息不久,街角巷间的地面上隐隐还能看到没有洗干净的血迹,那些被烧毁的府邸残墟,是醒目 但在皇后娘娘的强硬手腕和朝廷官员的全力配合下,秩序已然恢复正常,那段历史再也不会重演城中的百姓沉默等待着最后决战的到来 余帘很满意街道的安静,满意于商铺已经开启,或者她满意的是,让这座城市尽快走回正常轨道的那个女子 她去陈锦记买了一匣脂粉又买了些酸酸甜甜的吃食,提着大大小小的袋子就像走亲戚一样,很随便地走进了皇宫 皇宫侍卫虽然jing惕但哪里可能注意到二十三年蝉这样的人物,如今惊神阵也出了些问题,皇宫里的檐兽虽然有所反应,却只能眼睁睁看着那个娇小的少女提着一大堆东西,经过御花园来到宫殿群中 皇后娘娘没有在御书房,也没有在正殿,而是在自已的寝宫里处理政务国事,她的神情有些疲惫,但眉宇间的神情还是那般坚毅 正是凭借着这种气质,她才能在如此乱局里,在朝堂上大多数官员仍然保有敌意的情况下,让唐国在半天的时间内,便有了重振作的感觉 殿里的帘纱微动 皇后搁笔于砚,看着殿外,沉声说道:“谁在藏头漏尾?” 在旁侍奉的太监宫女面面相觑,心想根本没有听到脚步声,娘娘是不是太过紧张疲累,从而产生了错觉? 便在这时,殿外传来一道清稚而威严的声音 清稚的声音,一般很难烕严,但这个声音做到了这一点 “看来嫁给那个家伙之后,你过的不错,竟是不肯再修行一天,如果你稍微刻苦些,我走到御花园的时候,你便应该发现,而不用等到这时候” 殿纱再动,余帘提着一大堆东西走了进来 被提的那堆东西一衬,她显得愈发娇小 皇后娘娘微微蹙眉,说道:“你究竟是谁” 余帘没有理她,把那些东西随意扔到地上,负手于后便走了过来 一放一负手,极简单的两个动作,她身上的气息便发生了极大的变化,行走间,竟走出了渊停岳峙的感觉,就像是一位大宗师 皇后娘娘脸上的坚毅神情,变成惘然,然后忽然变得非常软弱,仿佛回到了很多年前,她还是那个怯怯的少女,声音微颤 “是……老师吗?” …… …… 二十三年蝉在魔宗的时候收过几名弟子那些弟子的年龄都比他大,其中有一位便是末代魔宗圣女,名叫夏天 也就是如今的大唐皇后 皇后直到今天才知道,老师竟然一直在书院后山,不由很是吃惊 “陛下与书院关系极为亲密,他怎么没有对我说过?” “除了老师和大师兄,还有君陌,没有人知道我的真实身份,你那个男人自然也不知道……说起来,你男人确实不错,嫁给他你没吃亏” “老师,就算吃亏又能怎么办?” “如果吃亏即便我不好出手,我也可以请夫子说话” “当年陛下娶我,最终得到书院同意,是不是您帮着说了话?” “书院从来不管嫁娶之事我不用说话,也不会反对你们的婚事” 久别重逢的师徒说着话,皇后娘娘极为谦恭地在旁侍候着茶水与瓜果,只是余帘此时看上去就是个少女,画面显得有些怪异 所以当唐小棠带着六皇子走进寝宫,看到这幕画面时,顿时被震住了 余帘看了她一眼,说道:“不用猜是我” 唐小棠惊叫一声,说道:“老师,你怎么了?” 皇后娘娘微笑说道:“难怪宁缺进长安城后,小棠姑娘便出现一直陪在我们身边,原来都是老师您的安排” 余帘说道:“你们师姐妹今ri正式相见,行个礼” 唐小棠上前行礼,皇后还了半礼 皇后娘娘沉默了很长时间,终究没能忍住心头的疑惑主要是太过震惊,低声问道:“老师,您现在怎么变……” “我以为你能一直忍下去” 余帘说道:“这种事情有什么好感兴趣的,我走了” 皇后娘娘无言心想您忽然从男身变成了女身,自已怎么忍得住不问? 她起身送余帘到殿门 余帘提着一大堆东西说道:“不用送了你出宫也不方便” 皇后娘娘心想,皇宫毕竟与家不同我还真没办法把您送出宫门 她笑了笑,关切问道:“老师,这些年,您过的开心吗?” “平静便好,也找不出来什么特别开心的事情,只记得有一年,老师向诸弟子解说二十三年蝉,语多赞叹欣赏,我在一旁听的很是喜悦” 余帘安静片刻,微笑说道:“那天晚上,我下了碗青菜面给老师吃” …… …… 宁缺向chun风亭横二街朝宅走去 毕竟李珲圆是被他一刀杀死的,无论站在朝堂之上,还是学娘娘坐在珠帘之后,都会显得有些不妥,所以他现在与宫里通过朝宅联系 先前有鱼龙帮众,传来宫中最的消息,朝廷已经命令正在北上的镇南军,绕经崤山冲折向东南,向清河郡行军,而长安城里最后的羽林军,亦已整装待发,暮时便会出城,连夜赶向南方 通过这个消息,他便确认皇后娘娘已经知道了书院出手的消息,朝廷开始做相关的配合,他也觉得这么安排是妥当的 如今大唐面临的最大危险,分别来自于三处 自荒原南下的金帐王庭,由西陵和南晋北上的神殿联军,以及在夫子离开之后,可以称得上人间最强者的知守观观主 北方的金帐王庭虽然强大,但有宁缺和皇后从贺兰城带回的唐军补充,镇北军已经接近满员数量的九成,现在局势看似艰难,连场大战血腥惨烈到了极点,但毕竟这是在大唐的土地上,又有徐迟大将军亲自坐镇,只要能够撑过最开始的这段艰苦时光,最终一定能够撑住,待诸方局势缓解之后,甚至能够发起反击 真正令宁缺感到担心的,还是知守观观主和南方的局势 知守观观主那是何等样的人物?西陵神殿联军太过强大,强者云集,修行者的数量都过了千人,而大唐南方现在几乎没有一兵一卒 在过去这些年里,他对大师兄和二师兄有盲目的信心,然而在当前的局势下,那些信心早就不知去了何处 尤其是南方 面对浩浩荡荡的西陵神殿大军,二师兄必须要撑住七天时间 因为镇南军和羽林军要用七天,才能抵达南方 大师兄只能撑七天,所以他也要在七天之内,修复长安城这座大阵 最后的胜负,便在七天之内,便在七天之后 …… …… 真累了,度三天来最慢……不过好像有所好转,下面应该写的jing神加饱满些,话说这章写了这么多七天,感觉有些像是在给连琐酒店打广告,不过我还真是七天的会员未完待续) .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