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二章 万剑成囚 - 将夜

第一百三十二章 万剑成囚

柳白站起身来。 剑阁弟子微凛,想到师尊先前说的那些话,知道他决定不再等待,那么这便意味着修行界最巅峰的一场战斗,即将到来。 然而就在此时,神辇幔纱微拂,叶红鱼走到了原野间。 气氛低落的西陵神殿联军,看到原野上的那抹血红身影,先是变得鸦雀无声,然后暴发出雷鸣般的欢呼声。 叶红鱼是道门真正的天才,前些年压的隆庆皇子喘不过气,是宁缺最不愿意面对的对手——世间最年轻晋入知命境的纪录,依然由陈皮皮保持,但如果她愿意,也许她会在陈皮皮之前便做到这一点。 这听上去似乎没有什么说服力,然而事实证明,当她想要做某件事情的时候,她总能做成,比如成为裁决大神官。 看到叶红鱼的身影出现在原野上,柳白把双手负到身后,不再前行。 对于西陵神殿里的那些大人物,柳白向来不怎么喜欢,包括掌教大人在内,但唯独,他一直很喜欢,或者说很欣赏叶红鱼。 不是因为叶红鱼能够坐上裁决神殿的墨玉神座,与他有很深的关系——那封信里的纸剑便是柳白亲手画的——更是因为,他知道现在的叶红鱼从来没有局限在那柄剑的领域里,她的道门神术已然大成。 柳白依然认为君陌要比叶红鱼更强,但他认为昨天傍晚,君陌留下那句你不是我的对手后,叶红鱼此时依然选择出战,那么便必有可战这理。 他很想知道,叶红鱼会怎样做。 他更想知道,她和君陌这一战的结局。 所以他再次选择观战。 …… …… 西陵神殿联军的士气,被青峡外那柄铁剑,斩杀的无比低落,直到叶红鱼的身影,映入众人眼帘,他们才重新振奋起来。 叶红鱼向青峡走去,走到原野正中才缓缓停下脚步。 巨浪般的欢呼声,从她身后传来,越来越高,然后忽然静止。 无数双目光落在她身上那件血色的裁决神袍上,无比紧张,更是期待。 她站出来,便能对联军士气造成如此大的影响,最关键的还是她西陵大神官的身份,虽然她是西陵神殿历史上最年轻的裁决大神官。 西陵大神官,必然是无数道门修行者无比敬畏的神座,是世间亿万昊天信徒心中的神明,谁会认为神明会败给凡人? 神殿联军军营里隐隐有调动,不知多少万人涌出军营,来到战场最前方,手持长矛铁枪,兴奋地看着原野间的画面。 欢呼声、嘈杂的议论声已经停止。 天地间一片安静。 有敲击声忽然响起。 那是长矛尾端,与原野的撞击声。 手持武器,敲击大地的人数越来越多,声音变得越来越响。 不知数千数万根长矛和铁枪,在与地面互相撞击,地面开始震动。 最开始时,无数兵器与地面的撞击声密集而杂乱,然后渐渐变得整齐起来,节奏变得越来越快,最后变成最沉重的一声。 轰! …… …… 如同战鼓般的敲击声,最后凝作了一道雷鸣。 就在雷鸣响起的那瞬间。 叶红鱼出剑。 面对君陌如此可怕的对手,她出剑便必然是最强的一剑。 就在出剑的同时,她被黄金神冕束缚住的黑发,被大风吹拂向后狂舞。 她的双眼骤然明亮,眼眸最深处的两抹神之星辉开始猛烈地燃烧,金黄色的火焰里能够看到最纯洁的灵魂在舞动。 然而明明已经出剑,道剑却依然在她手中。 那柄薄薄的道剑,没有化作一道长虹飞往青峡,也没有虚缈不见隐于风中,而是被她握在手里,遥遥指向青峡处那个男人。 道剑没有出。 但剑已经出了。 天色阴晦。 青山前的原野很是暗沉。 天地间骤然出现数万道白色的湍流,直刺青峡。 一道白色湍流,就是一道剑痕。 她借神之星辉看穿天地气息分野,以昊天神术发出的剑痕。 有数百道剑痕贴着原野地面,横越满地尸首与鲜血,直指青峡。 更多的剑痕直上天穹,甚至快要进入暗淡的云层,然后像羽箭一般,沿着完美的弧形下落,依然指向青峡。 这些剑痕距离天空更近,吸收云层里散发出来的天光,再把那些天光折射成七彩的光线,看上去就像是真正的光剑, 美丽的宛似梦幻一般。 无数道带着圣洁庄严意味的剑痕,从叶红鱼的手中的道剑尖端发出,然后或静或逸,或直上青天或静依大地,直刺君陌! 看到这幕不可思议的画面,西陵神殿联军营中,再次暴发出欢呼的声音。 柳白的眉头却微微蹙起,有些不解。 …… …… 君陌的盔甲,是世上最好的盔甲。 纵使前一刻还染满鲜血与尘埃,只需要被风吹拂片刻,便重新变得洁净如新。 明亮的盔甲,就像是镜子一般,反射着天地间的画面。 青山之前的阴晦天空。 被血染红浸湿的原野。 还有那数百道圣洁庄严的剑痕。 以阴暗天穹为幕布,那些明亮的剑虹,看上去非常美丽。 仿佛就像是一场盛大的烟花。 盔甲上的烟花越来越明亮炽烈,代表着那些剑痕越来越近。 二师兄抬头看着天空,什么都没有做。 在很多人眼中,这只是一瞬间,但事实上他已经等待了很长时间。 他一直在等待,等待那数万道剑痕,最终变成一剑。 然而他却始终没有等到那一刻的到来。 当他确认这数万道剑痕不会重新汇成一剑后,眉头微挑。 交战至今,他的脸上始终没有任何情绪变化,这是第一次。 因为他暂时没有想明白叶红鱼为什么会出这么多剑。 到了他和叶红鱼这种境界,都清楚什么才是真正的强大。 美丽不是强大,比如盔甲上的烟花。 圣洁不是强大,比如她眼中的神辉。 壮观不是强大比如横亘天地间、令万人惊叹的数百道剑痕。 专注才是强大。 这场由无数道剑形成的烟花,根基是叶红鱼境界高妙的西陵神术,看似盛大壮观,也因其如此,所以无法做到绝对的专注。 长安夏天的暴雨,虽然声势浩大令人心悸,但来去匆匆,雨消后却很难在古老的城墙上留下任何痕迹。 书院檐前的滴水虽然淅淅沥沥悄无声息,但持之以恒,千年后不知滴穿了多少块坚硬的青石过道砖。 二师兄没有与叶红鱼交过手。 但他通过宁缺,看过柳白画给叶红鱼的那把剑,同样也是通过宁缺,他知道叶红鱼是一个怎样的人。 在他看来,这个刚刚领悟柳白剑意,便敢直闯裁决神殿夺位的小姑娘,毫无疑问是新一代里的最强者。 她比皮皮强。 比宁缺强。 那么她就不可能不明白,什么才是真正的强大。 她最强大的一剑必然就只是一剑。 不可能是这么多剑。 二师兄一直等叶红鱼万剑合一。 因为他决定在她使出最强的那一剑时出剑击败她。 唯如此才称得上快意。 然而叶红鱼没有这样做。 他不明白她为什么没有这样做。 即便她使出最强一剑,二师兄也自信能击败她但此时她出剑便是万道,等于提前宣告失败,因为她根本寻找不到一丝胜机。 二师兄忽然想明白了。 叶红鱼今日出战根本就没有想着求胜。 “为了最终的胜利,竟能如此冷静地放弃自已的骄傲,这也是一种骄傲吧?” 二师兄想道,然后看着来到青峡处的万道剑痕,说道:“这就是樊笼?” 他举起手中的铁剑,斩向数万道剑痕构织而成的樊笼神阵,神情凝重。 不是因为樊笼。 而是因为叶红鱼藏在樊笼阵之后的心意。 …… …… 樊笼是西陵神殿最精深强大的阵法之一。 轲浩然以浩然剑拟了一座樊笼阵,便困了莲生大师数十年,前代裁决大神官也是以一座樊笼阵,把卫光明困在桃山十余年不能出。 叶红鱼此时以数万剑痕筑成的樊笼阵,根源便是她曾经在魔宗山门里见过的那些浩然剑痕,只是她如今虽然已至知命境巅峰,但和当年的轲先生相比还要差很远,甚至还不及前代裁决大神官。 她之所以能够杀死前代神座,成为新一代的裁决大神官,其中一个最重要的原因,便是因为卫光明破樊笼阵后,前代神座一直重伤未愈。 以她如今的境界,这座以道剑凝成的樊笼阵,可以困死无数强者,但不足以困死书院二师兄,这也就意味着这场战斗她输定了。 但她不怕输。 正如二师兄最终想明白的那样,她今日出战根本就没有想着求胜。 一名西陵大神官,在数十万信徒眼前败给对手,是很没有尊严的事情。 但她不在乎。 她的樊笼阵虽然困不住二师兄一世,至少可以困住他一时。 她要的就是那一时。 刹那辰光,足够西陵神殿联军做很多事情。 比如千骑冲锋。 而当青峡处响起琴箫声时…… 神辇里,天谕大神官伸出手指,把身前的西陵教典翻到某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