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 自信者众 - 将夜

第一百三十三章 自信者众

礼者,理也。 二师兄重礼,所以明理,虽严谨肃然,却无碍识事之明。万道剑痕自天幕垂落,落于他的身周,构织成一道繁密的樊笼,他的目光已经看穿这座神阵,落在叶红鱼的裁决神袍上,看穿了她隐藏着的意图。 所有的一切,都在西陵神殿的谋算之中。 更准确来说,都在叶红鱼的计算之中——无论是骄傲的君陌,还是冷静的君陌,都会选择直接出剑,击败最强的她。 于是她成功地让君陌出剑的时间延迟了片刻。 片刻时间过后,万道剑光已成樊笼,君陌即便想要变招,已经无法做到。 她一出便是万剑,始终不归一剑,主动迎合对手的心意与战机,并且有能力把设计变成现实,启战的过程堪称完美。 她舍弃了西陵大神官的骄傲与尊严,以求败的心意谋求先机,那么即便是二师兄,也不得不被万道剑光囚禁片刻时光。 原野开始震动,剑幕外传来如雷般的蹄声,隐约可以看到,无数铁甲重骑自联军营中奔杀而出,声势震天! 神殿联军的铁骑,如潮水一般向青峡出口处涌去。 这是青峡之战开始以来,西陵神殿联军最凶猛的一次攻击,此时二师兄被困在樊笼阵中,青峡处的琴箫声,可还能像前几次那般强大? 青峡出口处的篷下,北宫未央与西门不惑静静看着身前的古琴与洞箫,听着越来越清晰的密集蹄声,双手缓缓落在弦上或是扶住箫管。 北宫未央指尖微颤,一道渺茫的琴声,离弦而去,如箭。 西门不惑身体微倾,一道幽暗的箫声透管而出,如水。 就在此时,一道苍老的声音在原野上响起。 那道声音瞬间穿过原野,来到青峡出口处如令。 …… …… 原野南方的军营中,那座神辇的幔纱微微飘拂。 一道苍老的声音,在神辇里响起,充满了神圣庄严的气息,令人心生敬畏。 “在旷野中,准备启程,凡要过去的必然能过去……” 十余名境界深厚的红衣神官,盘膝坐在神辇四周静心敛神,听着神辇里传出的声音,然后重复祝祷,声音回复不停。 神辇里,天谕大神官看着膝前的教典,神情漠然,继续说道:“原野里的种子,是昊天赐予子民的粮食,山谷里的声音,是昊天通过风发出的召唤指引向堕落之地进军凡昊天所吩咐信徒的你们必照样行了。” 十余名红衣神官虔诚地重复着这段教典。 天谕大神官又道:“以声音惑乱心意,妄替昊天发出召唤指引的都是罪人,与留下的罪民一道,必承受昊天怒火的惩罚。” 神辇外的红衣神官们的声音变得越来越整齐,越来越冷漠。 “……必承受昊天怒火的惩罚。” …… …… 琴弦上刚刚蹦出几个声音,箫管里刚刚流淌出一小段乐曲,便被那道神奇出现在青峡处的苍老声音所打断。 书院诸弟子都博览群书,只听了几个字,便听出那是西陵教典故盟书里的伐罪文,四师兄神情剧变,拿起手中的沙盘,准备扬沙把这段教谕打乱。 然而昊天的教谕是没有具体呈现的,西陵大神殿传道的声音,也没有具体的形状,除了声音本身,根本没有任何事物,能够打断这道苍老的声音。 北宫未央的脸色骤然苍白,眼眸里生出几抹恐惧的神情,双臂无法控制地颤抖起来,古琴上的数根琴弦从中断裂! 西门不惑境界稍弱,于是显得更加痛苦,闷哼一声,鲜血从唇间涌进箫管,再从底端淌出,瘫坐到了地上! 正在原野间狂奔,向青峡处发起冲锋的西陵神殿联军骑兵,也听到了那道威严的教谕,他们没有受到任何影响,反而变得愈发强悍无畏! 铁骑形成的潮水,仿佛遇到了一场飓风,速度再次加快,直指青峡! …… …… 教谕声开始回荡在原野间时,二师兄便已经确认,这是天谕大神官的手段。 青峡之战已经开始了很长时间,西陵神殿的两位大人物始终没有真正出手,却没想到此时这两位西陵大神官竟是同时出手! 二师兄脸上的神情变得越发凝重。 即便强大骄傲如他,也不敢说独自一人面对两名西陵大神官,更关键的问题在于,今日青峡之战,不是强者之间的对决,而是一场大军之间的攻防。 此时他正挥着铁剑,斩向那万道剑光构织而成的樊笼阵。 每一道铁剑落下,便有数十甚至上百道剑光破碎消失,只要再给他一些时间,他可以很轻松地把这道樊笼斩破,然后击败叶红鱼。 然而此时铁骑已至,青峡处琴箫之声已绝,如果他仍将心意放在樊笼上,那么青峡处的师弟师妹们,必然会被铁骑碾压。 他不能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他不能在樊笼阵里再耗时间,不能再多停留一刻,他必须马上破阵。 然而他再如何强大,又怎么能够瞬间破开这道樊笼?就算他手中的铁剑再如何强大,又如何能够瞬间斩破万道剑光织成的剑幕? 所以他收回了铁剑。 他不再试图用铁剑斩破这座樊笼阵。 他望着剑幕外的叶红鱼,沉默不语,把自已的所有气息全部收回了身躯内! 此时的他不再是那个剑意纵横,骄傲无双的君陌。 而只是一个普通人。 叶红鱼马上想到他要做什么,神情骤凛。 这座自天垂落的樊笼阵,是由数万道剑光构织而成,阵法神妙而强大,然而剑光本身却依然带着独自的剑意。 当二师兄收去所有气息,手中铁剑低垂,不再与这座樊笼阵抗衡时,数万道剑光构织而成的剑幕,陡然间向中心塌陷,直刺他的身体! 他要用自已的身体,硬抗数万道剑光。 唯有如此,才能在最短的时间内,从樊笼阵里脱困而出! 然而即便是唐或者夏侯那样的魔宗强者,要用身体来硬抗叶红鱼的万道剑光,也必然会落得个极凄惨的下场,二师兄的身体只是普通人,怎么抵挡? 锃亮的盔甲上,正在绽放的盛大烟火,随着樊笼阵的塌陷,随着万道剑光的来临,骤然间变得密集起来,明亮到了极点,仿佛下一刻便会被点燃! 在极短的时间内,二师兄身上的盔甲上释放出无数道符意,与自空中袭来的无数道剑光相撞,激起无数道恐怖的天地元气湍流! 锃!锃!锃!锃!锃!锃! 万道剑光落到盔甲表面,暴出无比密集的摩擦声,切割声,间或还夹杂着像极小雷电一般的细微轰鸣声,显得恐怖异常。 二师兄双脚踩着的地面骤然下陷,十余块碎石被撕裂成粉末,至于那些染着血水的青草,更是早就已经变成了飞灰消失不见! 覆盖全身的盔甲,暴射出无数道炽烈的光线,他整个人仿佛都燃烧起来,根本看不清楚火焰里的真实画面。 下一刻,那柄宽直的铁剑,重新出现在人们的视野里。 那道铁剑斩破盔甲表面的无数道剑光与摩擦而生的火焰,斩破原野间肃杀的空气,斩破那些呼啸的风,落向叶红鱼的面门! 随着铁剑挥出,二师兄的身影也从火焰里显现出来。 他没有向前走去。 相反,他向后退了一步。 开战至今,无论面对多少敌人,他始终一步未退。 此时他终于退了一步。 一步不退,是因为无路可退。 此时退了一步,是因为身后青峡出口处的师弟师妹,需要他的保护。 西陵神殿联军铁骑,已经来到了他的身前。 二师兄抬头,举剑,再次开始杀人。 他的脸上依旧没有一丝多余的情绪。 他挥剑的动作依然是那样一丝不苟,没有一丝偏差。 只是盔甲已经变得焦黑一片,破烂不堪。 …… …… 裁决神袍在原野间起舞,于身前拢成一朵血莲花。 那道遥遥袭来的剑意,带着铁剑特有的肃杀意,绞灭血莲,然后才消失。 叶红鱼脸色微白,唇角渗出一道血水。 她用万道剑光拟成的樊笼阵,竟被君陌用这样的手段便破了。 这是她都没有想到的情况,但她的脸上没有任何震惊的情绪,更没有什么失落,相反却露出了一道平静的微笑。 她不再观看青峡处的战况,转身向自已的神辇走去。 她的目标已经达成。 书院守青峡的主力当然是君陌,但最令大军铁骑感到棘手的,却是琴箫之声,今日西陵神殿的计划,便是由她出战缠住君陌,再由铁骑冲锋诱出琴箫之声,最后由天谕大神官率领诸红衣神官,一举以教谕破音。 整个计划执行的非常完美。 虽然君陌比她意想中更早脱离了樊笼阵,但她并不在乎,因为此时琴弦已断,箫管淌血,那两名书院弟子已经没有再战之力。 而且她相信君陌虽然看着无事,实际上肯定受了很重的伤。 因为那是她的剑。 她的樊笼。 君陌再如何强大,用这种令人意想不到的手段破阵而出,但他肯定为此付出了极大的代价,对于这一点叶红鱼非常自信。 她最自信的事情,便是战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