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四 各种最强(上) - 将夜

第一百三十四 各种最强(上)

青峡之战的结局已经注定,琴箫已绝,再也没有谁能够抵挡万铁冲锋,君陌没有受伤也做不到,就算柳白此时忽然临阵易帜也无法做到。 书院只能退入青峡暂避,而对于此,西陵神殿早有手段在等着他们。 已经确定结果,叶红鱼不再关注青峡方向的情况,转身向神辇走去,虽然受了伤,但神情平静而从容,脚步稳定。 在境界实力上,现在的她与君陌之间还有距离,但她擅于战斗,最关键的是,她非常冷静,没有因为骄傲而把这场战斗局限在两个人之间。 这是西陵神殿与书院之间的战斗。 她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所以这场战斗最终必将以西陵神殿的获胜而告终。 …… …… 无数铁骑至,烟尘大作,青峡不安。 二师兄站在青峡之前,铁剑早已离手而去,变作一道暗色的剑芒,在身前百丈方圆的原野上来回穿掠。 铁剑沉重方正,飞掠的速度却是奇快,看似钝而无锋的剑身,与骑兵身上的盔甲一触,便要撕纸一般,把盔甲撕开,撕出无数鲜血。 即便只是剑身与敌人轻轻擦过,那些骑兵就像是被一座小山击倒,胸塌骨碎,那些被铁剑带到的战马,更是不停翻倒。 青峡前不时响起重物堕得之声,烟尘更盛,闷哼连连,铁剑纵横间,不知多少骑兵堕马而亡,不知多少战马惨嘶而倒。 然而人力终究有时穷。 二师兄驭剑的速度和角度依然没有任何滞缓的迹象,但谁都知道,他识海里的念力正在以极恐怖的速度消耗。如果任由这样的情况持续下去,他的念力再如何雄浑,也终有消耗空竭的那一刻。 更令人感到寒冷的是,神殿骑兵们不知道是因为看到了胜利的前景,还是被天谕大神官的教谕声所激励竟毫不畏惧那柄杀人无算的铁剑,悍不畏死得不断发起冲锋,涌向青峡的骑兵数量增长速度,已经超过了二师兄杀人的速度! 数名骑兵成功得突破了铁剑,擦着二师兄的身体,向青峡处狂掠而去。 二师兄右手一挥,没有召回铁剑,直接操控着铁剑在青峡外的原野上横向斩过,十余名骑兵像被割掉的稻草般整齐无比被斩成两半。 然后他看了那数名骑兵一眼。 很久以前,宁缺曾经问过师傅颜瑟,二师兄这个知命境巅峰到底是个怎样的境界,颜瑟大师想了想后说道:只要他看你一眼,你就死了。 二师兄看了那数名骑兵一眼。 他识海里的念力破空而至准确而狂肆得同时进入那几名骑兵的脑海里那几名骑兵虽然不是修行者,但他们有大脑所以他们死了。 但这只是战场上的一个画面只是狂暴海洋里的一处角落,并不能影响整个大局,当无数骑兵舍生忘死得冲锋而至时,什么都会被碾压。 许世和陈皮皮都曾经说过,世间没有能够挡住铁骑冲锋的修行者,除非他已经逾越五境成为超凡脱俗的存在。 许世是曾经的大唐军方第一人,他对铁骑的威力最为清楚,陈皮皮是年轻的道门天才,又在书院学习多年他对修行世界的规则最为清楚。 所以这样两个人做出的结论,禁得住考验。 二师兄很强他已经走到了五境的最高处,站在知命境巅峰多年,即便面对剑圣柳白,也要挑战对方的信心,但他毕竟没有跨过那道门槛。 万骑之前,他挥着铁剑,身上的盔甲焦黑破烂,脸色渐渐苍白,看上去就像是狂澜里的黑色礁石,不知何时将会被冲垮。 …… …… 谁也不知道夫子当年有心还是无意,总之书院二层楼诸弟子,在各自领域的峰顶多年,在一起时便是最完美强大的组合。 书院二层楼的组合,只要稍做变化,便能对战像知守观观主或讲经首座那样的至强者,又能像青峡之前那样,以数人之力令数十万大军不能前进一步。 遗憾的是,如今举世奉天伐唐,一旦团结集心可以战胜任何敌人的书院,不得不疲于奔命,被迫分成了数处。 数人在书院后山,迎战西陵神殿掌教。 大师兄在与书院最强大的对手周旋。 出现在青峡之前的诸弟子,虽然组合起来同样强大,但终究不够完美,有漏洞存在,而这个漏洞,今天便被叶红鱼捕捉到了。 在青峡之战的具体局面中,北宫未央与西门不惑所扮演的角色至为关键,虽然他们的境界普通,但却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 因为世间能以音律入道者,只有他们二人。 所以他们便是漏洞。 因为他们无可替代。 所以叶红鱼可以用自已的失败甚至是死亡,来把他们赌掉。 …… …… 北宫未央与西门不惑坐在篷下,脸色苍白,身前全是血水。 北宫的脸上满是不甘与痛苦的神情,他伸出颤抖的手指,想要重新把古琴上的琴弦系好,却使不出来一丝力气。 古琴只剩了一根弦,即便能弹,又如何能够成曲? 王持拿着两把药丸,紧张得塞进两位师兄的嘴里,颤声道:“没事。” 六师兄拿着铁锤,站在篷下最前方,沉默看着不远处的战场,看着那些已经突破铁剑,冲锋而而至的骑兵,双手缓缓握紧。 木柚看着若隐若现,似乎下一刻便要被消失不见的二师兄身影,清丽的容颜上写满了紧张与担忧,拉着红线的手指微微颤抖。 如果那些骑兵冲过来,她主持的阵法,便是书院弟子最后的手段。 但她清楚,铁骑数量太多,冲击力太强,单凭这个阵法,根本挡不住对方。 四师兄参与了阵法设计,也很清楚这一点,所以他没有看战场,也没有看木柚手中的红线,而是在沙盘上不停做着计算,眉头蹙的极紧。 正如叶红鱼设计的那样,他发现自已算不出任何方法来破解当前的危局。 因为古琴弦断,箫管淌血,世间再也找不出一个人,能够让琴箫之声响起。 …… …… 绝望之坑的底部,往往就是希望。 比如枯井底,有时候会有清水渗出,有时候会发生大反转的故事。 就在铁骑快要冲至青峡处时。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琴箫之声再也不会响起时。 青峡处响起了一道琴声。 那琴声很清脆,很平和。 但落在所有人的耳中,却是那般的惊心动魄。 …… …… 秋风微起。 一个书生,来到青峡。 一件棉袄,满身灰尘。 一双草鞋,千山万水。 那只水瓢,在击倒肉身成佛的七枚大师后,破碎成块。 他的腰间,只插着根木棍。 他走到北宫身旁,拿起那方古琴,抱在怀里,右手轻拂。 古琴上只剩下一根琴弦。 他的手指便落在那根琴弦上。 琴弦轻轻颤抖,发出一声嗡鸣。 然后他的手指再落,琴弦再动。 只是一根琴弦。 却被他弹出了一首曲。 此曲中正平和,雅极。 …… …… 南方原野间。 西陵神殿联军营中,响起了琴声。 琴曲如高山,如流水。 谁能想到,这只是一根弦弹出来的。 神辇四周,十余名红衣神官闻琴声而面露惧意,颂唱之声骤然而止。 华美的神辇,在雅极的琴曲里,忽然显得极为破落。 神辇幔纱深处,天谕大神官脸上的皱纹,随着琴声,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深。 只听得一声喀喇脆响,神辇底部断裂,重重得落在得面上。 …… …… 青峡之前。 无数铁骑伴着轰轰的声音,重重砸落在得面上。 平和雅美的琴曲,没有任何杀意,却瞬间杀死了无数人。 …… ……原野间一片死寂。 只有琴声在回荡。 西陵神殿联军所有人都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还在原野间的叶红鱼霍然转身,望向青峡处,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 比先前要显得更加苍老的天谕大神官,看着幔纱外远处的青峡,喃喃说道:“他怎么来了,观主呢?” 安静的马车旁。 柳白看着青峡处,感慨说道:“你们运气不错,居然能看到大先生出手,最令我感到震惊的是,他居然也学会杀人了。” …… …… 琴声渺渺,如飞鸿渐逝。 直至此时,青峡前的原野上,才响起无数惨呼之声,不知多少骑兵与受伤的战马,纠缠在一起,拼命得挣扎。 大师兄看着这幕惨烈的画面,沉默不语。 …… …… 叶红鱼没有犯错,北宫未央与西门不惑,确实是青峡前的漏洞,因为世间的确没有人能够替代以音律入道的二人。 但她不知道一件事情。 书院弟子们在后山修行,并不全然是自修,虽然他们在被夫子收为亲传弟子之前,都已经是各自领域的最强者,但既然他们愿意进书院学习,必然意味着,他们确定自已能够在书院里学到更好的知识。 这意味着书院里有人可以教他们。 这也就意味着,那个人在他们最强的领域,比他们都要强。 那个人不是夫子。 虽然夫子肯定懂很多,但他是个很懒、很不负责任的老师。 除了亲自教老大和老二,从老三余帘开始,夫子便开始放羊,至于后面收的亲传弟子,他更是基本上没有管过。 负责教这些弟子的人,另有其人。 那个人姓李名慢慢。 他是书院大师兄。 这些年来,书院后山一直是他代师授课。 除了符道和打架,后山诸弟子会的,他都会。 无论是琴棋书画,还是煮饭烹茶。 而且他都很强。 各种最强。 世间最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