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垂幕之年 第一百三十五章 当头一棒 - 将夜

第四卷垂幕之年 第一百三十五章 当头一棒

大师兄放下古琴,双手轻拍,把两道气息传入北宫与西门的身体里,然后沉默低头,开始修古琴,清箫管。 君陌浑身染血,从原野间走回,对师兄行礼。 书院诸人这才醒过神来,纷纷对大师兄行礼。 大师兄还礼,说道:“辛苦了。” 众人注意到大师兄棉袄上的血迹,知道他与观主的千万里之战,危险与艰难程度,甚至还要超过自已经历的青峡之战,很是担心。 大师兄不想大家担心,抬头看了眼篷了,说道:“这好像是后山用来遮太阳的,居然被你们用来挡箭,倒也不错,只是要仔细飞剑。” 然后他把青峡前的阵法与布置,重新整理了一番。 秋风再起,他的棉袄上被道剑割开的好些道裂痕,有棉花从裂缝里探出腰身,被风拂的微微颤抖,然后化作道道虚影。 篷下便没了大师兄的身影。 青山之前的原野里,血sè神袍呼啸而舞,叶红鱼召出道剑护住道心,脸上满是凝重的神情,她不知道下一刻那个身影会不会出现在自已身前。 原野南方,西陵神殿联军营中,剑阁弟子们如临大敌看着四周空中,柳白平静坐在昨夜的残烬旁,神情安然,膝上搁着的剑静在鞘中。 所有人都不知道书院大先生去了何处。 但所有人都能猜到,他肯定要来此处。 下一刻。 大师兄的身影出现在原野南方,西陵神殿联军阵中。他隔着重重幔纱,看着神辇深处苍老的天谕大神官,抽出腰间的短木棒。 天谕大神官看着幔纱外那个书生,脸上的皱纹愈发深刻。 十余名红衣神官,厉喝声声扑向神辇。 大师兄握着短木棒,看着幔纱外的天谕大神官,没有做任何动作。 那些红衣神官如石块一般被震飞。重重地摔落到地面上,溅起泥土与烟尘,昏迷不醒。每个人的额头上都有一个清楚的红肿棍印。 天谕大神官眼眸深处的星辉忽然燃烧起来,目光所及之处,重重幔纱也燃烧起来。仿佛变成昊天神国的神火,拦在了大师兄的身前。 大师兄举起手中的木棒。 他的棉袄微微颤抖起来,拖出一道残影, 他似乎依然安静地站在神辇外,站在燃烧的重重幔纱外。 残影的尽头,却有另一个他,已经越过恐怖的神火,来到天谕大神官的身前。 天谕大神官看着身前的他,面无表情颂道:“凡信奉昊天……” 大师兄说道:“子不语。” 天谕大神官不再言语。 大师兄举棒便打。 看着破空而至的那根木棒,天谕大神官看到了片刻后的四千八百九十二种可能。 他身前的教典。散发出无限光明。 他把自已的本体藏匿进光明之中。 他不惜道心受损,看到了未来,所以他避开了那四千八百九十二种可能。 大师兄站在他身前,举着木棒,仍然是简单地击下。 这一棒看似简单。实际上非常不简单。 在这短暂的片刻时光里,这根短木棒挥了四千八百九十三记。 最终依然只是当头一棒。 神辇里发出一声沉闷的撞击声。 无数天地气息湍流,像飓风般向四周喷shè而出,那些被神火点燃的帷幕,瞬间变成了无数焦黑的蝴蝶,在原野间漫天飞舞。 散发着无限光明的教典。变成秋风里的碎屑。 天谕大神官的身体,重新出现在神辇里,盘膝而坐,浑身是血。 大师兄的这一棒击打在天谕大神官的额头上,更击打在他的道心上。 只是当头一棒,天谕大神官便已经受了无法挽回的伤势。 并不浓稠、甚至显得有些清冽的血水,顺着他脸上的皱纹不停地淌留着,就像是干涸的山川,忽然落下了一场暴雨。 但他的神情很宁静,因为从听到那声琴音开始,他便知道了自已的结局。 当初佛道两宗在月轮国白塔寺伏杀宁缺和桑桑,眼看着便要成功,最终也是因为一声琴音,而发生了难以逆转的改变。 世间果然没有太多新鲜事。 “大先生果然就是大先生,书院在青峡设伏,自然早就已经设了座标,神殿没有想到这件事情,失败也是理所当然之事。” 天谕大神官看着大师兄说道。 大师兄知道他为什么此时还要与自已说话,但他觉得不回答对方有些无礼,回答道:“所以观主会到的比我晚一些,我想抓紧时间做些事情……那辆安静的马车,距离神辇不远。 当神辇变成燃烧的火车,然后又变成深秋萧瑟的落叶画面后,神殿联军发出无比惊恐震撼的惊呼,剑阁弟子们的脸sè变得有些苍白。 柳白脸上的神情,也终于有了变化,不再像先前那般平静。 剑仍然搁在双膝上,但正如他此时的心情一样,似乎也感到了某种威胁,从而变得兴奋jing惕起来,嗡鸣微振,剑身半出剑鞘! 两年前的那个秋天,他与大先生在剑阁里曾经相见过。 当时他坐在潭畔,大先生站在他的身前。 大先生纵横万里,他的剑也能纵横万里。 所以他虽然召回了那柄飞剑,但他很平静。 因为他确信,大先生的境界再如何高妙,也无法威胁到自已。 今ri在青山之前的原野上,他再次看到这个书生的身影,有些吃惊于对方的进步,然而直到此时神辇化为废墟,他才确认…… 那个温文尔雅的家伙真的学会了打架! 一个除了打架什么都会,什么都能做到世间最强的人物……现在连打架都学会了,那么难道说他连这方面也能做到最强? 还有谁能够是他的对手? 柳白缓缓伸手,握住微微振动的剑柄,脸上露出愉悦幸福的神情。 世间有如此对手,真是可喜可贺之事。 然而令他感到有些失落的是,这一场战斗没有发生。 大师兄离开了,他用一根琴弦弹了一首杀人的乐曲,用一根木棍重伤一名西陵大神官,然后悄然离去。 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之所以如此。 是因为一名道人出现在青峡之前的原野上。 那道人一身青衣……今天写的有些辛苦,然后章节名不用下,用这个更合适的,还有一章。)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