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垂幕之年 第一百三十六章 一片黄沙,一场局 - 将夜

第四卷垂幕之年 第一百三十六章 一片黄沙,一场局

这两天在海岛上,在瓦山下,在小镇里,在城市中,在青纱帐里,在世间很多地方,总能看到两个身影一前一后出现。 前者穿着一身棉袄,后者穿着一袭青sè道衣。 这是五境之上的战斗,这是无距境的追逐。 二人眼前皆无距,但境界依然有差别。 大师兄今ri在青峡前争取到了一些时间,是因为书院事先便有准备,但他知道这段时间必然极为短暂,所以他匆匆离开。 就在他的身形消失的下一刻,青衣道人便来到了青峡之前。 原野上有无数双目光落在这名青衣道人身上。 这是知守观观主,第一次出现在世人的眼前。 叶红鱼对着远方青衣道人的背影跪下,恭谨低头。 盔甲摩擦的声音,像麦浪的声音哗哗响起,不知道有多少人都跪了下来。 青峡之前的书院弟子没有跪,也没有拜。 他们沉默看着这个道门的至强者,面sè微白,但神情坚定。 二师兄看着青衣道人,走出篷外,举起手中的铁剑。 青衣道人看了他一眼,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然后他转身向南方的原野望去,看着正在燃烧的那座神辇,双眉微皱,感知着天地气息里的细微变化,道心忽然有些不宁的迹象。 不是因为神辇被毁,也不是因为天谕大神官重伤。 对隐世不出的知守观而言,只有昊天的信仰才是真正重要的事情。西陵神殿就算被毁,也算不得什么大事。 令青衣道人感到不安的是,大师兄的下一段旅程会在哪里结束。 道心微扰,青衣道人知道自已必须马上离开,这意味着,书院方面把时间差算的非常清楚,根本没有留给他出手的时间。 这是书院必须达到的目标。 大师兄出现在青峡前。立刻挽狂澜于即倒,毁了西陵神殿最重要的一个战力。 如果青衣道人有时间出手,那么青峡前的书院弟子还能有几人活着? 这个时间差。是由大师兄和四师兄计算了数夜时间,才最终得出的结果,他们相信应该不会有任何问题。 然而他们依然低估了青衣道人的境界实力。 道门的至强者。昊天之下的寡人,境界高深莫测,那便无法测。 在事先计划中,书院确定青衣道人必须追着大师兄离开,没有出手的时间,却没有想到,对方居然能够一边离开一边出手! 青衣道人转身向南方原野间走去,右手随意向后一挥。 随着他的脚步踩在松软的泥土间,肃杀的秋天空气,忽然变得寒冷起来。他身前的秋风骤然冻凝成薄雪般簌簌落下,其间隐约出现了一道门。 那是天地气息湍流里隐藏着的通道。 是只有无距境界才能看到的通过。 青衣道人的右脚踏进门内,顿时变得虚无起来。 在青峡前无数人的眼中,他仿佛踏破了虚空。 西陵神殿联军数十万人,看到这幕如同神迹般的画面。震惊无语。 而就在此时,他向后随意挥去的右手间,多出了一道剑。 一道空气凝成的剑。 那道剑已经脱手而去,直刺青峡前覆盖残箭、如同草庐的篷。 青衣道人出现后,青峡前便变得很安静。 最安静的是二师兄。 他沉默低头,看着身前一尺半地外的那块石头。 他没有看青衣道人。因为他想保持最饱满的战意与信心。 他也没有看手中的铁剑,因为剑不是用来看的。 青衣道人随手掷出那道飞剑后,二师兄动了。 他霍然抬头,盯着那道空气凝成的飞剑,手中的铁剑微微颤抖。 这把杀尽千军万马的铁剑,能不能挡住这道看似简单的虚剑? 没有人知道答案。 因为青衣道人施出的虚剑,在君陌的身前,忽然变成了真正的虚无,悄然无声穿过他所在的区域,在他身后回复实质,继续刺向篷下! 这种手段,竟似让道剑都进入了无距境界,实在是令人不可思议! 面对着这样一柄莫测高深的飞剑,二师兄的脸上没有流露出震撼的神情,更没有什么恐惧,却是眉头微蹙,生出瞧不起对方的感觉。 这道虚剑确实高妙,这种选择确实jing确,既然是离开之前的潦草一剑,青衣道人当然要确保自已这一剑能够创造最大的杀伤力。 因为这一剑有些潦草,所以青衣道人放过了二师兄。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是对二师兄的尊重。 但在二师兄看来,这很可笑——以青衣道人的身份与境界,对付自已这些书院弟子,居然还要思考,实在是显得庸俗至极。 所以他瞧不起此人。 哪怕你的境界远在我之上,哪怕你是知守观观主,哪怕你是老师登天之后,修行界最高的那座山峰,我就是瞧不起你。 再如何强大的人,只要有了庸俗的气息,便不在二师兄的眼中。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更多。 二师兄知道那道虚剑蕴藏着多么恐怖的威力,剑眉微挑。 他瞧不起青衣道人,还因为对方没有看破铁篷里的阵法。 这道虚剑虽然让过了他,但一旦进入篷下,最终承受剑意的,还是他。 因为他的脚下一直系着根红线。 红线的那头在篷下,与所有师弟和师妹相联。 他已经做好了承受这道虚剑的准备。 他准备好了受伤。 受重伤。 但他不准备去死。 因为他若死了,青峡便守不住了。 …… …… 铁篷上的残箭。被那道虚剑挟来的天地气息扰动,像滑落的沙土般,不停从檐畔淌落,如箭的瀑布。 瀑布的里面,七师姐木柚脸sè苍白,手里紧紧握着红线的线头,用力地拉扯着。看着篷外那个男子的背影,手指颤抖的很是厉害。 她和同门包括这座铁篷,所承受的所有物理攻击。最终都会由二师兄承受,然而这一次的对手不是南晋的剑阁弟子,却是像神一般的知守观观主。师兄他究竟能不能承受得住,他会受多重的伤,会不会有事? 忽然间她的余光看到了一幕令她震惊无比的画面。 沙土间埋着的红线,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人悄悄弄断了! 四师兄的手指刚刚离开他的脚踝。 他的脚踝上多系了一根红线。 那根红线,本来连着二师兄,此时却系在了他的脚上,这也就意味着,要承受青衣道人虚剑的人,变成了他! 这座阵法本来就是由四师兄和自已共同设计,最后由大师兄修正而成。木柚知道四师兄这时候做的变化,不会出现任何问题。 然而四师兄只不过是洞玄境,他凭什么能够抵挡知守观观主的一击? 木柚的惊呼还没有来得及出唇,那道虚剑便到了。 …… …… 渺茫幽淡的剑影,仿佛已经超出了速度的范畴。 当它进入青峡前的铁篷后。速度却是骤然变缓,变chéng rén们肉眼可见的画面。 铁篷下的阵法受激启动,系在所有书院弟子脚上的红线,开始剧烈地颤抖起来,无数道细微如絮,坚韧如金的气息生出。 虚剑被无数道气息裹缚。顿时变缓。 就像昨ri剑阁知命境强者柳亦青的那道诡剑一样。 然而知守观观主与柳亦青之间的境界差距,有如天壤,这道看似随意掷出的虚剑,不知道要比柳亦青的那道诡剑强上数万倍。 只听得嘶啦一声! 那道虚剑,摧枯拉朽一般袭破所有气息丝线! 然后……深深刺进一片黄沙中。 这片黄沙很细,比海畔的细砂要白,比河畔的沙砾要细,柔顺至极。 青峡之前的原野间,虽然也有沙土,但绝对找不到这样的黄沙。 这样的黄沙,只在一个地方有。 四师兄从来不离身的那个沙盘中。 …… …… 虚剑,刺进了沙盘。 四师兄的脸sè骤然苍白。 他把沙盘高举在身前的双手颤抖的非常厉害。 这个看上去很不起眼的沙盘,居然真的挡住了青衣道人的虚剑! 虚剑的剑身消失在沙盘里,消失在了黄沙之中。 黄沙飞舞,便是数道大河。 黄沙渐落,便成险崛山川。 一沙便是一世界,沙盘里自有世界。 那是一片极壮美的河山。 那道虚剑,便在仿佛无边无垠的河山间飞舞。 因为壮阔,因为宏大,所以那道虚剑很难接触到什么事物。 所以虚剑上的恐怖威力,无法得到释放。 这把剑在沙盘里飞着,过高山河流,原野青天。 这剑飞的很是寂寞。 …… …… 青衣道人的身形已经快要消失在虚空之中。 他便要从青峡前,走到下一个地方。 他不关心那道虚剑的结局。 因为他很肯定,就算是君陌来接那一剑,也必然要身受重伤。 书院诸弟子,再也无法守住青峡。 便在这时,他忽然轻噫了一声。 这声轻噫,显得有些吃惊。 薄雪渐落,天地气息通道关闭。 青衣道人从原野间消失。 他离开前说的一句话,还在空中回响。 “居然是河山盘。” …… …… 河山盘,是算师道古老传说里的事物。 大唐开元年间,河山盘失落无踪,河山盘推演算法也随之断了传承。 没有多少人知道,不到四十年后,大河国墨池苑七代祖师颖山人和书院前代著名数科教授晓风师太共同参详六年,重新创出了河山盘推演算法,其后二位先贤又穷毕生之力重铸了河山盘。 其后河山盘便一直留在书院后山,随着时间流逝,渐渐被整个修行界遗忘,就算是墨池苑当代王书圣,也不知晓这个秘密。 多年前,夫子周游诸国寻觅冥界出口,或是寻觅美食之时,于隐仑小镇湿地外的当铺里遇着一少年学徒。夫子看那少年学徒打算盘,竟看了半天时间,因为他觉得那少年学徒算盘打的极美,打算盘的声音极动听。 那名少年学徒叫范悦,后来成为了夫子的第四个亲传弟子。 夫子自然把河山盘交给了他。 现如今,除了书院后山诸人,便只有莫山山知道这件事。 …… …… 青衣道人离开。 他的虚剑还在。 还在河山盘里飞舞。 四师兄举着沙盘,脸sè变得越来越苍白,鲜血渐渐从唇里淌出。 二师兄回到篷内。 木柚看着他颤声问道:“怎么办?” 二师兄沉默了很长时间,说道:“我不知道。” 六师兄说道:“我用锤子把这沙盘砸了。” 四师兄的全副念力、尤其是与河山盘相连的jing神,全部用在困锁那道虚剑上,本已虚弱地说不出话来,听着这话却是大怒。 “你先砸死我好了!” 他愤怒地瞪着老六,一面说着一面不停地咳着血。 六师兄有些无奈地放下铁锤。 王持看着高举着沙盘的四师兄,担忧说道:“难道要师兄总这么举着?师兄如果你举累了,我来替你举着,药我已经煎好了两天的份量。” 四师兄听着师弟天真的话,欣慰说道:“不用,我已经放不下来了。” 此言一出,铁篷下变得死寂一片。 只是这么短的时间,便流了这么多血,四师兄还能支撑多长时间?就算他能支撑,难道他还能永远支撑下去? 二师兄看着他问道:“那剑会不会自行停下来?” 四师兄摇了摇头,说道:“河山盘里本就是虚界,那剑又是虚剑,没有空气,也没有外息影响,就算要停,也不知道是几百年后的事情。” 二师兄又问道:“如果放下来会出什么问题?” 四师兄沉默片刻,说道:“会爆。” 二师兄说道:“那就让它爆。” 四师兄摇了摇头,有些痛苦地笑了笑,说道:“我不让老六来砸,不是因为真舍不得这盘,虽然跟了我这么多年确实有感情……只是我一放手,这盘便会爆,所以就算要让它爆,你们也得让我走远点。” 众人沉默不语。 “我当然知道你们不肯让我走远些一个人去死。” 四师兄看着众人微笑说道:“所以我会尽可能多举一些时间。” 二师兄转身望着南方的西陵神殿联军,说道:“不用担心,还有别的方法。” “什么方法?师兄你快说。”木柚焦急问道。 “大师兄如果能够甩掉观主,便能替你解决这个问题。” “如果甩不掉怎么办?而且大师兄他也不知道我们这里发生的事。” “那就把观主杀死,只要他死了或者重伤,他的剑自然也就成了破铜烂铁。” “老师不在了,现在还有谁能杀死观主?” “要结束这场战争,便必须杀死他,所以不是谁能杀死他的问题,无论是这场青峡之战,还是别的所有,都是为了杀死他而做的准备。” 二师兄说道:“长安城一直在等着他。” …… …… (今天真写的累毙了,不知道原因的累,明天见,依旧两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