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二章 二师兄的规矩(上) - 将夜

第一百四十二章 二师兄的规矩(上)

惊神阵里有一道暗线出现了堵塞,便干脆把这条暗线的出口处完全堵住,依阵法生死还复之理,迫使自北向南的天地气息流动完全停止,从而在城内郁积的愈发严重,直至倒溯反冲,借用天地自身把那几处堵塞冲开。 莫山山给长安城开出的这个药方很简单,粗暴至极,实在很难想象出自这样一个清美温柔的少女手中,如果被她医治的是真正的人,在服下这剂药后,绝对会诸窍流血而死,但如果服这剂药的是长安城,会不会不一样? 宁缺沉默了很长时间,问道:“堵在哪里?怎么堵?” “这道线的出口是南门,此处也正好是惊神阵的生门,正对着朱雀大街,如果要堵死,自然便是要把这门封死,至于方法……” 莫山山说道:“我想用石头把这道城门堵死。” 用石头堵死城门,听上去没有什么问题,但宁缺知道,单纯物理意义上的封堵,对长安城里的天地气息流没有任何意义,所以他马上明白了她的意思,想起了魔宗山门外大明湖底的无数块顽石,想起那座名为块垒的阵法。 “有没有把握?”他问道。 莫山山摇头说道:“没有把握,但想不出来别的方法,你对我说过,最后的方法就是最好的方法,所以我想试一试。” 这确实是宁缺经常说的话。 他想了想后说道:“虽然有些冒险,但好像这法子确实有些意思。” 时间急迫封死朱雀南门的工程,必须马上进行,宁缺让城门下的青龙帮众通知春风亭,再把这个安排知会到了宫中。 唐国朝廷的行政能力,在接下来的数个时辰里得到了完美的展现,没有用多长时间,由工部和天枢处领头,数名阵师和三千多名临时征调的民夫,便来到了南门处,尽数归由莫山山指挥调动。 莫山山问道:“至于需要三万多块石头,我们到哪里找这么多石头?” 宁缺望向城内的民宅说道:“实在不行就拆房子。” 奉旨前来的户部侍郎听着这话,沉默片刻后小声说道:“城南三里外有湖,湖里有很多石头往年各王公府邸修宅院的时候……” 不等他把话说完,宁缺说道:“既然有湖石,那是最好不过,侍郎大人有什么主意,不妨对莫姑娘直言,现在时间紧张不是客套的时候。” 户部侍郎闻言应下。 莫山山又道:“我需要数百块万斤以上的重石,可搬得动?” 户部侍郎说道:“工部库房里的器械正在往这处运,莫要说万斤以上,就算是十万斤重石,也能从湖里取出,运到南门前。” 朝廷下旨长安城南门就此封闭,粮队与民众全部经由其余诸门进出,数千名自愿前来的百姓与户部技术官员还有阵师,在莫山山的指挥下,开始铺设阵法,搬运巨石,南门顿时变成了一处大工地,热闹异常。 确认没有什么别的问题,宁缺便与莫山山告别。 莫山山微异问道:“你要去做什么?” 宁缺说道:“最后的方法就是最好的方法但现在还没有到最后那一刻,我想看一下,还能不能找到别的方法。” 莫山山不再多言,平静说道:“祝你好运。” 宁缺揖手行礼,转身离开。 由南门往长安城里去,必然要经过那条著名的朱雀大道。 深秋的天空,时而高远,时而晦暗,全看有没有云遮住天空。 当宁缺顺着朱雀大道向北走去时,有云自城外飘来,遮住了天空里的阳光,洒向一大片阴影,让城中的温度变得低了些。 朱雀大道上的那些石制绘像,也因为光线的变化,显得幽暗了很多。 秋风微起,便有雨珠落下,寒冷的秋雨把街上的行人赶到了街旁 宁缺没有离开,依然站在原地。 他伸手到背后,想要拿出大黑伞撑开,却只摸到了刀柄。这时他才想起来,大黑伞已经不在身边,大黑马也已经不在身边,马车已经不在身边 桑桑,也不在。 宁缺想着当年和桑桑第一次看到它时的感受,想着自已浑身是血倒在它身前的旧事,沉默不语,心里的情绪非常复杂。 夫子带着他和桑桑,在人间进行最后一次游历的时候,曾经回过一次长安,那时朱雀曾经现身,出现在黑色马车里。 朱雀是惊神阵里的一道神符,宁缺是惊神阵的主人,再加上老师这层关系,所以此时二者之间虽然没有言语,却仿佛能心灵相通。 相看无言,只有情绪和思绪在他与朱雀之间回荡。 “你只是知命巅峰。” 宁缺看着被雨水打湿后显得愈发灵动的朱雀绘像,在心中默默想着:“对观主这样的强者,又有什么用呢?” 杨二喜喘息着收回草叉,拄着草叉站在原野间休息。 他的身前是一座土坟,上面覆着的土很新鲜,是刚刚才堆好的。 草叉上的腊猪蹄,已经送给了难民,最近这些天,他开始用草原蛮骑的弯刀作战,但手里那根草叉却是越来越锋利,因为用的次数很多。 草叉用来掀土挖坟,要比刀好用的多。 这几天他挖了很多座坟,埋葬了很多同伴的尸体。 休息的差不多了,杨二喜吐了口唾沫,与不远处的同伴喊了几句,收起草叉背到肩上,踏着疲惫的步伐向西方的山林间走去。 就在这片原野间,新筑了两千多座坟很小很简陋的坟。 唐军从来不会扔下任何一个同伴,无论是生还是死。 战争期间无法做到,也会在战后尽最大可能寻回同伴的遗体。 不过这里本来就是大唐的国土,战士埋在这里,也等于是埋在家乡。 听说皇帝陛下回到长安城的时候都是一匣骨灰。 这些死去的战士们,没有什么不满意的。 大战开始不久,朝小树便带着骁骑营出了长安,直赴东疆与草原骑兵作战,在随后的这些天里,不断有自愿前来的退伍兵汇入他们的队伍,同时还有自燕境撤回的东北边军残兵被收拢军员数量越来越多。 现在这支军队的人数已经超过了三万人,被朝廷正式命名为义勇军,只是因为装备尤其是战马缺少的缘故相对草原骑兵依然处于弱势。 就在昨日,东疆义勇军与草原骑兵进行了真正意义上的第一场大战,处于弱势的义勇军以难以相像的勇气,获得了最后的胜利。 为此在这片东疆原野上,数千名义勇军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然而令朝小树和骁骑营诸将领感到警惕的是,在这场惨烈的战斗中始终没有人发现隆庆皇子和那些堕落统领的身影,更令他们感到有些不安的是,入侵者里实力最强大的神殿护教骑兵与草原精锐,不知去了何处。 朝小树看着西方的山林,想着先前平原郡紧急送来的军报,脸上仿佛蒙了一层霜气说道:“他们去长安了。” 东疆义勇军连续作战,后勤支援困难,已经疲惫到了极点,能够在昨日这场大战中,击溃草原骑兵大部,已然是超水平的发挥。 此时就算知道隆庆皇子带着那批精锐直趋长安城,他们也已经没有能力做出任何应对,更没有可能抢在前面进行拦截。 刘五听着朝小树的判断,神情变得异常凝重却还是有些不解,说道:“蛮骑多散于东疆,隆庆麾下虽是精锐,但绝对不可能攻下长安城。” 这正是朝小树面若寒霜的原因。 明明没有任何意义,隆庆为什么愿意舍弃如此多的部队,只为了争取时间直突长安?只有一种解释,隆庆坚信当他的骑兵抵达时,长安城必破。 青峡在莽莽青山前。 青山之前是平原。 这片平整肥沃的原野,大半数属于清河郡,还有一小部分是军部的征地,除了草甸之外,还有很多耕种多年的田地。 数日血战,秋草早已涂满了血水。 万顷良田,被西陵神殿联军的千军万马,踩踏的泥泞一片。 今年秋天有太多的惨事发生,农夫四散逃亡,田地里的稻谷无人收割,颓然无力地在风中佝着身,看着上就像是等着被绞死的罪犯。 青峡右前方,有一片相对平整的稻田,没有被铁骑践踏,田里的稻谷密密麻麻,一片金黄,看着非常美丽。 叶苏便在这片稻田里。 他向青峡处走去。 有风随着他的脚步而起,金黄色的稻穗被吹动,四处微卷,然后弹起,就像是金色的海洋,然后稻海渐分,为他让开一条道路。 稻海不得不让,因为有柄薄薄的木剑。 君陌是自轲浩然之后,书院最骄傲的人,是传说中的二先生。 叶苏是十余年前便勘破生死的道门天才,同样是传说中的人物。 他们是真正的世外之人。 这样两个人相遇,究竟谁更强一线? 青山之前的原野间,所有的目光都看着那片稻田,看着那柄木剑。 天地间一片安静,只有战马轻嘶,有些不安地轻轻踢着蹄。 这两天多时间,始终处于随时准备出击状态的骑兵,纷纷下马,因为他们知道这场战斗容不得自已这些凡人插手,那是只属于强者的尊严之战。 神辇里,叶红鱼沉默看着青峡处,手指在血色神袍上轻轻点着。 叶苏来到青峡前。 他看了看那张铁篷,又望向二师兄身上焦黑色的盔甲。 最后,他的目光落在那柄铁剑上,微微皱眉,准备说些什么。 二师兄的声音先响了起来,依然是那样的严肃,那样的认真。 他看着叶苏,说道:“你站的地方不对。” 叶苏没想到当头便是这样一句话。 他静敛心神,认真请教道:“何处不对?” “那是田,不是路。” 二师兄说道:“路用来走,田用来种粮食。明明有路,你却不走,非要从田里走过来,那是糟蹋粮食,自然不对” 青峡前的书院弟子,本来因为叶苏的到来而有些紧张,此时忍不住乐了起来,感觉就像是这些年师兄教训自已一样。 没有什么废话,也没有皱眉,没有犹豫。直接见着你便是一句话,因为你错了,那么便要说你不对,二师兄就是这样的人。 不管对方是道门行走还是皇帝妓女,只要你错了,那便应该被教训,这就是二师兄的规矩,世间万事大不过道理,这种大小便是礼。 糟蹋粮食不对,站错地方不对,穿俗世衣衫却梳道髻,也不对,在二师兄看来,叶苏浑身上下都是问题,这让他非常不悦,甚至有些失望。 叶苏感受到了对方此时的情绪,不禁笑了起来,心想君陌果然是传说中的性情,微笑说道:“你那套早已不合时宜,更何况这是战争。” 二师兄说道:“时宜者,宜于时也,种稻收粮,千秋事也,岂能因时势而移。” 叶苏渐渐敛了笑容,说道:“你又如何能控制别人?” 二师兄说道:“青峡之战两日有余,但凡纵马踏田之敌,我未留手,那些骑兵虽然不知,却知道趋利避害,所以才能剩下你所在的这片稻田。” 叶苏放眼望向稻海四周,神情微凛。 昨夜在得到书院诸弟子允许之后,西陵神殿联军连夜收尸,此时残留在青峡前的尸体已经不多,但血水还在田野间。 他所在的稻海之旁,应该曾经还有一大片稻田。 此时那片稻田已经被踏成废土,稻谷散落在地面上,画面很是惨淡。 那片稻田里的血水最深最凝,就像是浆子一般。 叶苏这才知道君陌没有说谎。 但凡纵马踏田的骑兵,果然都被他杀死了。 如此惨烈的战斗,稍一失神,便是剑毁人亡的结局,但在这种情况下,二师兄居然还没有忘记用铁剑去执行他的规矩。 这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 叶苏站在稻田里,沉默了很长时间,伸手摘下一穗,轻轻揉着,看着脚下被血水浸透的土壤,说道:“我不服教,你何以教我?” 二师兄说道:“你错,所以我教你,你不服教,我便打到你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