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垂幕之年 第一百四十九章 前来的咫尺,或者天涯 - 将夜

第四卷垂幕之年 第一百四十九章 前来的咫尺,或者天涯

剑不能进,依然在来,如风似雨。 君陌手中的铁剑挟青山之力而挥,他身前插在泥土里的两百余柄剑,连续不断地破空而飞,在秋空里画出一道道线条。 整片原野间,都回荡着凄厉的剑啸声,微寒的秋风瑟缩着四处逃窜,这幕霸道至极的画面,震撼了所有人的心神。 艰难战胜叶苏,让君陌的身体心神非常疲惫,但以此为契机,他的剑意却旺盛至极,正是最完美的时刻,此时的他便是最强大的他。 然而,却依然奈何不得柳白。 柳白横剑于身前,神sè宁静。 谁也不知道他手中的剑到底动过没有。看上去这把锈剑一直横于身前,安静不动。也有可能已经动了无数次。 此时他身前的空中,密密麻麻悬浮着两百余柄剑,因为剑的数量太多,遮住天光,显得格外森然,甚至显得有些拥挤。 这个画面真的很令人震撼。 柳白收剑。 空中的两百余柄剑,再无受力之处,颓然向原野坠落,发出轰的一声巨响,就像是没有捆结实的柴堆,哗哗向着两旁散开。 柳白望向君陌,沉默不语。 他的眼中再没有激赏的神sè。 欣赏,是强者对弱者的点评与认同。 经过一番剑雨侵袭,柳白确认,此时的君陌有资格、有能力与自已平等一战,所以他不能再欣赏对方。只能尊重对方。 柳白对敌人最大的尊重,便是剑。 然而他没有来得及出剑。 因为君陌又出剑了。 君陌这一次出的依然不是自已的铁剑,还是那些被他夺来的废剑。 柳白身前像柴堆般散开的剑,还在弹动,然后骤然弹起。 两百余柄剑,瞬间化作两百余道剑光,破空而起。在青峡之前的原野上,在秋ri的天空里,狂舞而起。如闪电般降落。 直刺柳白! 柳白眉头微蹙,再次横剑……剑能飞舞,依靠的是念力cāo控天地元气。然后驭剑,想要驭使的剑数量越多,对念力境界的要求成倍数增加。 本命物是很困难的事情,修行界很少有修行者,会同时培养几个本命物,即便是洞玄境的大剑师,也只会驭使自已的本命剑。 如果要强行分出心神,控制更多的飞剑,那是非常不智的选择,这种不智。更多是在于困难程度方面。 当年chun风亭雨夜一战,朝小树以洞玄境驭五剑杀敌,事后在修行界里引发了很长时间的议论,众人赞叹其天赋之余,也不免有些疑惑。 现在朝小树已然入知命境久矣。能够驭使的飞剑数量,早已超过了五数,但正因为分神是剑道大忌,所以他很少使用这种手段。 君陌今ri却偏这样做了。 群剑在青峡之前的天空里飞舞,就像是鸟群一般,不停高速落下。被柳白身周的屏障震飞之后,在空中高速穿行,然后再次落下。 有的飞剑痕迹笔直,速度奇快,如闪电一般,有的飞剑则是像纸上柔软的笔触一般在空中画着圆,有的飞剑轨迹捉摸不定,倏尔在东,倏尔在西,如游龙般肆意狂舞,两百多柄飞剑竟仿佛都拥有了自已的生命。 群剑不停飞舞,在天空与地面之间来回穿梭,把洒下的秋ri阳光,反shè到原野的四周,整个天空都在闪烁,画面美丽壮观到了极点。 与战叶苏不同,君陌此时的表现华美纷呈,放肆到了极点。 他的念力如狂风般疾出,隔着数百丈的距离,jing确而强悍地控制了两百余柄剑,绘出了一幕令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画面! 南方原野间观战的西陵神殿联军,看着剑光纵横的天地,震撼的无法言语,尤其是那些剑师更是脸sè苍白,心想这还是人吗……柳白的剑势更强。 他可以像君陌昨ri对付那些修行者一样,用雄浑的念力强行夺取那些飞剑的控制权,就算不能全部成功,也至少可以收服大多数飞剑。 但他不愿意为这件事情分出一丝心神,因为他只习惯用一把剑,因为只有绝对的简单才是绝对的强大,一剑便胜却万剑。 他横剑于身前,毫不在意重复自已的招数。 在天空与地面之间飞舞的群剑,便无法进入他的身前一尺。 与别的人不同,柳白并没有被这幕炫丽的画面撼动心神,相反他有些不理解,君陌为什么要用这么多剑。 就像君陌昨ri不明白叶红鱼为什么要用这么多剑。 即便到了他们这种境界层次,分神驭剑,已经不再是剑道大忌,但柳白相信君陌不会不明白简单与强大之间的道理。 一切不合常理,必然都有合理的原因。 叶红鱼昨ri万剑齐发,是因为她要布下一座樊笼阵。 君陌想做什么?还是说他什么都不想做,只是想用这种手段,让柳白进行更长时间的思考,甚至希望柳白能够心神稍乱? 柳白没有乱。 他举步向前,向青峡处走去,脚步都是那样的稳定。 他在行走,手中的剑也在行走,于是他身前一尺的世界也在随之行走。 青峡前的剑啸声愈发凄厉尖锐,两百余柄剑,像舍生忘死的鸟一般,不停地向着地面轰击,原野间连绵响起沉闷如雷的撞击声。 柳白的脚步依然不乱……他是剑圣。 他是当世第一强者。 他看上去就是一个普通的中年人。 他手中的剑是一把比普通都不如的锈剑。 他横剑于身前,行走的模样甚至看着有些滑稽可笑。 面对着君陌华丽的群剑飞舞,他的应对手段是这样的笨拙。 却……无人能破。 就算是大师兄站在青峡之前,也只能避,而无法破。 因为他带着自已的世界在行走,只要对手进入他身前一尺,便必败。 柳白向着青峡,一步一步前进。 他的脚步稳定而缓慢,动作显得笨拙。 这种笨拙代表着慎重。 以他当世第一强者的身份,这种笨拙更是尊重。 对书院的尊重,对君陌的尊重。 这种笨拙,也有可能还隐藏着更深一层意思。 柳白的咫尺世界无法可破,却能避让,能够退走。 苍天有眼,这或者是书院诸人离开的最后机会。 如果君陌和书院弟子愿意离开,那么便永远不用面对柳白的咫尺世界,可以海阔天空,可以快意天涯。 但君陌不愿意退。他举起手中的铁剑。 他此时的选择与大唐无关,与书院无关。 兴正起,豪情正发。 君子不行陌路,管它咫尺还是天涯。 闲事莫提,待我先砍了他丫……最后我本来还写了一句:人这一生,最终求的,不过刹那芳华,发现太酸了,所以没放进去,至于最后那个丫字,我想了半天,还是放进去了,běi jing朋友说,丫字正确来说只能用在你后面,但管他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