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八章 因为伤心,所以尽心 - 将夜

第一百五十八章 因为伤心,所以尽心

观主入长安。◎聪明的孩子记住 超快手打更新 .◎ 面对书院的至强者和黄杨,他一眼敛灭佛珠上的心血之火,挥袖乱风雪破天魔境,伸手一召便有天启降下,一剑便破千年城墙。 街畔废墟处处,天空里的雪在燃烧,雨点在不停落下,所有的这些画面,都只证明了一件事情,那就是他的强大。 人间修行为五境,越过那道最高的门槛,是无数人梦想却永远无法抵达的彼岸,无数年来,修行界确认越过五境的人寥若星辰,其中任何一种境界,都已然是传说甚至是神话,比如天启境界。 然而今ri在雪街上,观主挥手卷袖连施无量、寂灭、天启、无距这四种五境之上的神话境界,而且显得那般的随意轻松。 观主展现出来的层次,已经超出了西陵教典以及诸多修行典籍记载的范畴,超出了修行者最放肆想象的上缘,甚至显得那般的不真实。 落雨仍在持续,他向朱雀大道北方走去,神情宁静。 自天穹落下的那道磅礴力量,注入他的身躯内。 他每一步踩破积水,荡破天光,身上的气息便会愈发强大一分。 微寒的雨水在余帘的脸上滑落。 她看着从雨中走来的观主,说道:“传闻十八年前,你曾经登陆上岸,亲手把卫光明打落凡尘,除了他的光明神座之位。” 观主说道:“不错。” 余帘说道:“我当初并不相信你有能力把一个天启境界的强者强行打回原形,直到现在我才明白,你比传说中更加强大。” 观主缓步前行,说道:“强大只是一个相对的概念,我比你强,比卫光明强,不代表我就强大,正如你比熊初墨强,也不代表真正的强大。” 余帘说道:“那什么才是真正的强大?” 观主说道:“把相对变成绝对。那就是真正的强大。” 余帘问道:“比所有人都强。才是真正的强大?” 观主说道:“不错,如果天下无敌,自然便是真正的强大。” 余帘问道:“观主莫非以为自已已然天下无敌?” “轲疯子死了,夫子走了。” 观主抬头望向落着雨水的天空,说道:“我只好天下无敌。” 他回答这个问题时的情绪很平静,很沉稳,所以显得特别理所当然,仿佛在说谁家的菜做的最好吃这种事情。 余帘说道:“既然天下无敌,为何还要修行我大明宗的功法?观主乃是道门领袖。却问道于敌,难道不觉得羞耻?” 她说的自然是先前出拳时,看到过的观主变灰的双眸。 那就是脱胎于魔宗饕餮的灰眸。 观主说道:“世间万事万物,皆归昊天所有,何况如今,你应该明白,明宗祭的依然是昊天,我为何不能用之?” 长安城高空燃烧的雪。已经快要燃尽。 所以雪街上的雨。在此时渐渐小了。 观主此时走到了一道侧巷旁,巷口有井,井沿上积着的雪,极侥幸地避过了雨水的侵蚀,看上去洁白茸松,很是好看。 余帘直到此时,才松开手。 她一直抓着大师兄腰间的棉袄。 她与观主对话时,大师兄一直没有参与。因为他在不停咳嗽,不停流血,重伤之余的身体,显得那般孱弱。 余帘之所以一直抓着他,是因为她知道,如果自已松开手,师兄一定会冒着生命危险。强行进入无距与观主继续战斗。 现在她松开了手,是因为师兄得到了片刻休息的时间,更主要的是因为观主已经走到了近处,胜负之间的生死已经来到眼前。 就在此时,街畔已经变成废墟的宅院里,忽然爬出来了一个人。 那是一个年轻男人,戴着一顶草帽。 他自西陵狂奔而回,回长安,回书院。 数千里路的云和月、尘与土,让他变得瘦了很多。 他无法再被形容为胖乎乎,只能说是魁梧。 这大概便是所谓男人应有的形容。 …… …… 在很多人看来,知守观观主已经是传说里的人物。 今ri长安城的雨与雪,证明观主确实是个传说。 但传说中的人,依然还是人。 当他看到自已唯一的骨肉,坚定坚毅地站在自已对立面时,他说出来的第一句话,和那些故事里普通妇人没有任何区别。 观主说道:“我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一个儿子?” 陈皮皮掀起倒在身前的一根木梁,走到街zhong yāng,双膝跪倒,声音微颤说道:“父亲,但我也是书院的学生。” 观主看着跪在雨中的儿子,说道:“你如此孱弱,有何资格选择立场?” 陈皮皮自幼便被认为是道门天才,也是晋入知命境最年轻的修行者,但此时街中的三人,境界实力都远在他之上,观主的说法并没有错。 他说道:“儿子总想试一试。” 观主的目光越过陈皮皮的头顶,落在街那头浑身鲜血的大师兄身上,说道:“就为了让你师兄能多休息片刻,值得吗?” 陈皮皮说道:“尽心而已。” 观主说道:“书院值得你尽心,道门不值得?” 陈皮皮没有回头看大师兄和三师姐。 但他知道大师兄经过七ri最艰苦的追逐,以弱敌强,早已疲惫不堪,伤势颇重,师姐现在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 他沉默片刻后说道:“既然是尽心,当然要从心意出发。” 他没有正面回答自已父亲的问题,却已经做出了回答。 正是心意让他破了知守观中的阵法,让大师兄可以轻松来去,也正是心意让他从西陵千里驰援而回,然后在街上与自已的父亲对峙。 观主脸上的情绪越来越平静,说道:“我可以不给你这个机会。” 陈皮皮说道:“请父亲赐儿子最后这个机会,我别无所求。” 观主说道:“尽完心意,便无二心?” 陈皮皮说道:“正是此意。” 观主说道:“很好。” 陈皮皮站起身来,抹去脸上的雨水和污水,然后缓缓举起双臂。 他的手指在微微颤抖。 因为他准备用天下溪神指,因为他的敌人是自已的父亲。 …… …… 大师兄想要阻止这场战斗,因为他认为父子相残是很错误的事情。 余帘只用了一句话,便阻止了他的阻止:“如果书院要毁灭,你至少要给皮皮一次尽心的机会,不然他的后半生该如何度过?” …… …… 陈皮皮用书院不器意驭天下溪神指。 指气纵横于微雨之间,有如ru燕投林,顽皮渴望去难寻踪迹。 明明一指向东,天地气息却凝如锋刃,自西方斜斜刺来。 明明手指疾颤如风中劲草,指意却静柔清美如湖中莲叶。 陈皮皮上一次施出天下溪神指的时候,是在某个新年的某一天,那天桑桑抱着被褥,站在长安府衙的后花园外。 这是他真正意义上的第二次出手。 也是他最强的一次出手。 面对破雨而至的指意,观主的眼中流露出欣慰的神情。 这是他教给陈皮皮的。 他很满意,陈皮皮现在所展现出来的境界与能力。 所以他很欣慰,决定对陈皮皮不要过于严苛。 他伸出食指,虚点而出。 他决定不杀死自已的儿子。 只听得一阵风雨声,箫声,鼓声,嘈乱而作。 在街间纵横的指意,瞬间破碎成无数碎片。 噗噗数声闷响。 陈皮皮倒在了雨水里,浑身是血。 他的四肢关节,都被指意所伤,血洞森然,看上去极为凄惨。 观主用的,也是天下溪神指。 才是真正强大的天下溪神指。 陈皮皮无法动弹,像临刑前的男人般箕坐在雨水里,嚎啕大哭。 他哭的非常伤心。 …… …… (疲惫到了极致,这章只有两千五,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