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一章 神符,针眼,残荷 - 将夜

第一百六十一章 神符,针眼,残荷

观主看着身前街卜那两淆风雪凝成的痕迹,神请微凝。 寒风微拂,那两道痕迹上附着的雪絮录落飞走,只留下痕迹本体,这两道痕迹透明无形,却自有锋芒,就像是两把刀。 两道刀痕向街畔蔓延,覆盖了整条朱雀大道,没有留下一丝空隙,街畔的草甸冬林有所感知,纷纷偃倒,似表示臣服与畏惧。 宁缺在雪湖畔写字,长安城里的天地气息凝成两条无形的痕迹,以最绝对的锋利,像刀一般把天地分割,像栅栏一般把雪街堵塞。 两道痕迹没有静止不动,缓慢向南移去,街旁的行树喀然倒塌,积雪簌簌震飞,露出黑色的地面,地面上随之出现深刻的沟壑。 这是神符的力量,更是惊神阵的力量,这两道刀痕出现在朱雀大道上,恰好把惊神阵的缺口堵住,把铁幕上的那道裂痕修补完善。 面对雪中缓缓飘来的那个字,观主也无法应对,哪怕他进入无距也不行,因为那两道痕迹可以切割天地,便可以斩开天地元气里的夹层。 所以观主选择暂退。他一退便是数百丈,须臾之间,便从城北飘掠而回朱雀大道中段,退回到朱雀绘像之前。 朱雀绘像猛然睁开双眼,眼眸明亮,亥在石制地面上的羽翅线条剧烈颤抖,似乎将要飞起来,就像是跃跃欲试的雏鸟。 “蠢蠢欲动,终究是蠢。” 观主的右脚落在朱雀的翅膀上。 街面气息乱喷,雪尘四散。 一声哀鸣,朱雀欲起之势顿时平息。 观王抬头望向长街那头,微微眯银。 长街上静寂一片,不见一人。 风雪中只见那个简单的字缓缓而至。 一片雪飘落在宁缺的虎口上,融化成清水,向下流淌,湿了衣袖不是因为他的体温很高,而是因他手中握着的阵眼杵正在微微发热。 他握着阵眼杵,看着身前的雪湖,便看见了长安城,能够清晰地感知这座城里的每条街巷,每道天地气息的变化。 那个字已然飘然遁去,却还在他深深的脑海里。他清楚地看到那个字出现在朱雀大道上,令冬林臣服,然后逼退了不可一世的观主。 莫山山不知何时下了城墙来到了雁鸣湖畔,安安静静站在他的身后,白色棉裙上染着斑斑血迹,先前观主破块垒时她受了伤。 她没有看到那两记刀痕,做为一名天赋异禀的神符师却能感觉到雪湖上的符意残留在这一刻,她想起了当年和宁缺在大明湖底那些满是青苔的石头上看到的那两道剑痕因为激动而睫毛轻眨。 魔宗山门前的块垒阵被轲先生用两记剑痕斩破,宁缺先前斩出的两刀,与那两记剑痕拥有非常接近的气质,但事实上却是截然不同。 宁缺斩向雪空,不走用刀斩开身前一应障碍,而是在用刀写字——他和莫山山现在是神符师他写的字便是神符。 过往他具会一道神符,那就是“二”字符。 书院在长安城严阵以待观主七日,他便冥思苦想七日,昨夜初雪他在雪地上写了无数个字,最终于晨光熹微时学会了另一个字。 那个字也很简单,就像是二字的一种变形——两横离析而散,又像柴木般随意一搭,便成了一个崭新的字——这个字的形状和小师叔在大明湖底石头上留下的剑痕并不相同,相形之下更为直接,更为强硬。 宁缺不知道这走不是自已寻找的那个字,是不是师傅颜瑟弄觅丫一生的那个牢,但他很喜欢这个字。 因为那个字叫义,有治理安定的意思,还有割草的意思。 更因为那个字看上去就是一个叉,出现在书院的试卷上,便代表错误,如果出现在某处道路的牌上,便代表禁止通过。 这个字很适合出现在此时的长安城,仙人般御风而行的观主身前。因为宁缺要让这座城安定,要禁止观主通过,他甚至很想像割草般割掉对头的头颅。 最合适的就是最好的,当义字符从宁缺脑海最深处的黑色海洋底部浮起时,他甚至认为自已受到了老师在天上施下的赐福。 一道神符并不足以抵抗天下无敌的观主,不然朱雀也不会哀鸣。但此时的宁缺拥有整座长安城,他可以调动近乎无穷的天地元气。这意味着,他挥刀便是一记神符,只要手臂不会酸麻,他可以斩出无数道神符。 那些神符就像是无数道针线,把惊神阵的裂缝重新缝好,把观主拦在雪街上,甚至有可能把他困死在万道神符之中。 宁缺忽然向雪湖里走去—一在他的感知世界里,观主是最夺目的一团光明,此时那团光明却消失无踪,不知去了何处。 他拥有惊神阵,可以对长安城里的一切做最细微准确的观察,通过晨时的战斗,他确定观主可以在长安城里进入无距,在一个特定的范围内瞬间移动,但却没有办法直接用无距的手段穿越整座长安城。 夫子留给人间的长安城,虽然袂道门用千年的时间撕开了一道口子,对天地元气的运用之妙依然远远超出人间的范畴,观主要在阵内进行长距离的无距瞬移,便要承受随时可能被天地元气湍流撕碎的风险。 宁缺相信老师,相信这座城,所以他确信观主不可能真的消失不见观主此时应该还在朱雀大道周遭,寻找惊神阵的漏洞。 他想到了一种可能。 如果说他的义字符是针线,可以缝补长安城,那么便会留下针眼,普通的修行者,不可能看到这些针眼,更不要说利用。 但观主不是普通人。 观主是能在针眼里做画的画师。 所以他向雪湖里走去,要离朱雀大道更近一些。他要继续挥刀写符,继续落针,密密缝之,才能把观主留在原地。 只是有一个问题。 宁缺停下脚步,转身望向莫山山,问道:“我们的下一刀应该砍在哪里?或者说下个字应该写在哪里?” 这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在这样关键的时刻,他连这个问题都没有弄明白,不免显得有些可笑。 莫山山没有笑,她伸出手握住宁缺递过来的阵眼杵另一端,感受着掌心传来的温热感觉,眼前出现了一个截然不同的世界。 那是惊神阵,也是长安城。 不是真实的长安城,或者说,这才是真实的长安城。 莫山山取出眼镜戴在鼻梁上,看着眼前的雪湖,看着这座长安城,思考片刻后试着说道:“我觉得应该是这里。” 她指着雪湖上的一蓬残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