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五章 我以长安战无敌(上) - 将夜

第一百六十五章 我以长安战无敌(上)

昨夜初雪持续至今,长安城变成了一块黑白相间的大布,上面绣着宫檐观寺,画着湖光山色,其中一路雾瘴深重,很是黯淡。 宁缺在那处落了很多针,密密缝之,想要缝好那些裂口,或是重新绣上一朵崭新的花,让那片黯淡重现光华。 可惜的是,他明白的有些晚,落的针数不够,观主始终能够寻觅到落脚处,然后在他修好惊神阵之前,看到了他。 宁缺和观主隔着一条十几里的、被风雪笼罩的长街,遥遥相见。 在长安城里穿行,观主受了很多伤,道衣染血,但没有倒下。 他们并没有相遇,但已经相见。 一朝相见,便已经分六了胜负。 宁缺知道自己输了。 莫山山看了他一眼,将鹿皮袋里的石子洒在街上,然后离开。 他接过阵眼杵,握紧刀柄。 如果是从前一旦确定失败……”肯定马上转身离开,但今天他没有这样做。 这与勇气无关,只与信心有关。 因为他相信自己能够获得最兰的胜利。 因为这里是长安城。 隔着十几里的风与雪,观主向街那头看了一眼。 宁缺手中的阵眼杵,忽然变得滚烫无比,掌面与杵面接触的地方,发出滋滋的响声,伴着青烟生起,有焦味刺鼻。 从晨时到现在,这一眼是宁缺和观主的第一次真正接触,只有凭借惊神阵的力量,他才能不被观主的目光敛没心神。 惊神阵的力量经由阵眼杵散发至街道中,护住他的身与心,阵眼杵是通道,承受了难以想象数量的天地气息,急剧升温。 这种灼烧的痛苦不止落在他的掌心里,也落在他的心上。 但他神情依然平静,不吭一声,因为既然滚烫,那么便可战。 “就算在长安城内,你依然太过弱小。” 十余里外传来观主的声音风雪掩之不住。 宁缺看着风雪那头说道:“在长安城里,我无所不知,所以你一直追不上我,我现在想试一下可不可以做到无所不能。” 话音落处,他抽刀斩落。 他识海里的念力散溢出身,经由手中紧握的阵眼杵,传到长安城的四面八方,来到东城三百六十五道街巷的宅落里,来到那些经历了无数年风雨雪霜的青砖旧石间,来到西城五片湖泊来到那些亭榭楼台。 一道沧桑苍凉的气息,从那些砖缝石隙间散发出来,从冰雪覆盖的湖水深处、从亭栩楼台的地基深处缓慢升腾而起。 陈旧的梁木吱吱作响,青石板碾出积年的灰尘,五片湖泊底涌出的热泉愈发高温无数珍珠般的气泡汩汩涌出,鱼在沸腾的湖水里拼命逃窜。 有去便有回。 惊神阵感应到了阵眼杵散发的念力召唤回赠以无穷无尽的天地气息来到朱雀大道上,来到他的身前,来到他的刀锋前。 宁缺一刀斩落,便把这座城斩了出去。 雪街之上,出现了无数道刀痕,嗤嗤乱响,破墙割地而去。 这些刀痕成双成对,每对刀痕便是一个义字一个威力强大的神符。 这些刀痕里凝结着长安城的天地气息,强大无比,每一记刀痕都在五境之上,把整条朱雀大道封死。 刀痕如割草,杀人如草。 檐破墙倾梁断石砾尽碎所触之事物,皆如枯草。 刀痕携城而至。 观主青衣微颤便在原地消失。 一道刀痕落在街面上,喀的一声脆响,青石板破。 大街上的空气也破了。 观主落回街上,脚踩残雪。 他的左腿上出现一道伤口。 他一眼望去,鲜血顿止,伤口如玉。 无数刀痕,从十余里外的长街那头破空而至。 观主再次消失,在方寸间施展无距手段。 宁缺斩出的刀痕,带着长安城的气息,再次把他从天地元气的夹层里斩出来。 观主不时消失,不时出现。 他重新出现时,在巷口,在坊门,在破衙,幻若神象。 每次他重新出现时,他的身上都会多一道伤口。 他是千年来道门的至强者,如今的天下第一人,但面对整座长安城的力量,他依然只能被动地防御。 宁缺想知道自己能不能在长安城里无所不能,至少在现在看来,他做到了。 观主再次被刀痕从虚无里斩将出来。 他的额角出现一道极细微的伤口,伤口恰在眉尾,断眉就像是断掉的河堤,血像溢出河堤的水般,从那道细线里缓慢淌出。 他看着长街那头,神情渐趋凝重。 他忽然抬起手掌,缓慢自面前抟下,似古佛拂面自哀,又像是宋国古戏里那些变脸的戏法,想要把这张脸抹去。 观主缓缓落下的手掌,没有把那些鲜血抹掉,也没有让细线般的伤口变成一道金线,只是让断眉与睫毛上多了一层寒霜。 一道寂灭的气息,笼罩了他的身体。 长街那头,又有刀痕破雪而至。 寒风先至,观主青袖拂动,身躯迎风便涨,仿佛瞬间变大了无数倍,要冲破天穹。 事实上,他还是站在街上,还是那个普通道人。 只是他的身上散发出一道宏大如海、无边无量的气息。 宁缺的刀痕到了。 长安城到了。 天地气息狂暴的变化着,朱雀大道的风雪中,呜咽似有无数人在哭。 一瞬间,他中了数十道刀痕。 宁缺的刀痕,都在五境之上,拥有斩山破河的威力。 但此时观主已寂灭,无情无识,无痛无怖亦无惧。 宁缺的义字符,拥有五境之上的威力,携带着惊神阵的力量,在朱雀大道上,就像是宋国风暴海上的狂澜。 但此时观主已无量,无论气息还是体量,都有如浩翰的海洋。 再强大的刀痕,斩不痛不痛之人。 再恐怖的狂澜,落在汪洋里,只是一隅的画面。 寂灭以及无量。 观主同时施出两个五境之上,并且让二者形成完美的统一。 风雪再静。 观主平静前行。 宁缺的刀痕,在他的身上,只留下了一些极细微的痕迹。 有睫毛落下,有衣袂断,布鞋上多了条小口子。 除此之外,再没有任何伤口口 宁缺看着走来的观主,说道:“原来你是只飞蚂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