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二章 罪恶之城(下) - 将夜

第一百七十二章 罪恶之城(下)

稍早前,宁缺离开春风亭朝宅,向朱雀大街走去,留下神情忧虑的曾静夫妇还有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的朝老太爷。 朝小树带着刘五还有骁骑营的骑兵离开了长安,朝宅却始终热闹,因为无数道政令便是通过这座宅子,颁布到城里的各座坊市,加上收留了数十名难民,这些天的朝宅就基本上没有安静过。 今天朝宅很安静,因为从清晨开始,宅院里的仆人和难民们便听到了很多震耳欲聋的声音,听到了城里传来的那些大动静。 人们先是听到了满城的钟声,接着听到风声与刀声,紧跟着又是雷声雪声雨声爆炸声,直至看到那满天燃烧的雪云。 恐惧渐生,因为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当宁缺来了又走,他们知道了这场战斗已经不属于人间,于是愈发惘然生寒。 朝宅里有朝廷官员,有避战的难民,有骁勇的鱼龙帮众,但他们都是普通人,他们没有资格加入到这场战斗里。 庭院被笼罩在长时间的安静中,难民们紧张地抱着孩子,生怕不懂事的他们发生一点声音,朝老太爷和曾静夫妇坐在桌畔,神情各异。 终究有人会忍不住,最先站出来的那个人,也没有超出朝老太爷的意料,他看着对方说道:“你应该很清楚,去了就是送死。” 齐四爷回应道:“二掰,你什么时候见过我怕死?” 一直安安静静站在花窗畔的陈七回过头来,看着自家四哥,眉头微微蹙起,显得并不赞同,正准备说话阻止,老太爷却挥了挥手。 “想去就去,送死这种事情,难道还要我这个糟老头子同意?” 齐四爷笑了笑,转身带着数十名青衣帮众,走出了朝宅。 陈七沉默片刻后说道:“没有意义。” 朝老太爷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此时在朱雀大街上发生的战斗,早已超出五境的范畴,非俗世力量能够影响,书院无法战胜那个强大的敌人,那么就算鱼龙帮甚至整座长安城的人都死光,也没有办法阻止对方。 “人总是需要被帮助,或者说希望被帮助。” 朝老太爷说道:“十三先生虽然不是我们这些普通人,但我想他也是希望能够看到我们这些长安人能够来帮他一把。” 陈七说道:“如果帮助没有效果,那便没有意义。” “观主就算真的是神仙,只需要看一眼,我们这些凡人就会死去,但只要能够让让他在人群里多看一眼,谁又能说这完全没有意义?” 朝老太爷脸上的皱纹里写满了平静与洒脱,说道:“就算如你所说,我们的出现没有意义,但只要我们出现在那里,其实也就有了意义。” 桌旁的曾静大学士最先明白了这句话的意思,赞同地点了点头。 “书院是大唐的书院,大唐是书院的大唐,大唐朝野对书院尊敬有加,全力供奉,但你何时见过哪个唐人对书院低声下气,自视为仆?同样是受庇护,但与周遭那些被神殿欺凌的国度却是截然不同,为什么会这样?自然是书院和夫子立下的规矩,但更重要的则是我们这些唐人自身的态度。” 朝老太爷说道:“我们不是燕国南晋宋国那些被道门圈养起来的猪狗,我们是这片土地的主人,所以我们需要出现在那里,哪怕死去。” 陈七是鱼龙帮的军师,长于谋略,却极少真的上战场,判断局势,往往以行动的效果为先,此时听着老太爷这番话,若有所触。 “既然要死,当然是老弱妇残先死,我已经活了七十多岁,也该死了。” 朝老太爷颤颤巍巍扶着桌子站起身来,从身旁的暖床大丫头手里接过拐杖,在一名老仆的搀扶下向外走去。 曾静大学士说道:“我也老了,当与二掰随行。” 曾静夫人说道:“我是个无用的妇人,我最应该去那里。 朝老太爷示意陈七带人把曾静夫妇二人看住,微笑说道:“如果让宁缺看到自已的岳父岳母被我骗去送死,我还真怕他一怒之下撂了挑子。” 春风亭今日无春风,只有寒冷的雪花飘舞,朝宅正门大开,朝老太爷带着家中老弱仆人还有难民里的一些老者,走到了街上。 朝老太爷手里拿着拐棍,一路行走一路敲门,呼朋唤友,招人引伴,把这几十年里熟悉的街坊邻居全部喊了出来。 “只要老不死的,不要年轻的。” 朝老太爷说道,神情并不严肃,也没有什么风萧萧兮的悲壮感,反而带着笑容,就像是喊这些老家伙们去西湖喝茶下棋。 街坊里的那些老家伙,也没有觉得如何,唐人尚武,他们当年都是当过兵的人,此行往朱雀大街,对他们来说就像是当年出发去战场。 这是很寻常的事情。 他们甚至仿佛感觉自已回到了当年的军营,很是 陈七处理完曾静夫妇,疾步迈出朝宅去追老太爷,看到的便是数十名皓首老人和他们的子侄辈们满是剽悍意味的身影。 看着这幕画面,他露出一丝苦涩微嘲的笑容,心想人流如此浩浩荡荡,却只是为了让那个神仙多看一眼,真是愚蠢而白痴的行为。 想虽然这般想着,他脚下的速度并没有变慢,不多时便赶到了人群的最前方,替下那名老仆,搀住朝老太爷的身躯。 没有办法,谁叫他也是唐人,唐人有时候就是这么愚蠢而白痴。 某条街上有座道观,主持道观事务的是位瘦道人,瘦道人最喜欢吃面条,这辈子做的最多的事情,除了煮面条便是替街坊修被暴风雨掀坏的屋檐,因为他只会做这个活计如果不想这么干,便需要存很长时间的钱,才可以买些美酒,诱惑街坊邻居过来听他宣讲一次西陵教谕。 这座道观很不起眼,但这里发生过很多将来会写在历史上的事情,比如道门行走叶苏,曾经在这里当过宣教道人,书院大师兄和叶苏曾在石阶前进行了一场辩难,叶苏曾在这里悟道他把道观弄垮了然后又修了个新的。 瘦道人是个普通道人,他只知道叶苏道髻所代表的地位,却不知道对方的真实身份,他也不知道自已的小道观里曾经发生过这些事情,不然或者他不会像现在这样烦恼,又或者他可能比现在更加烦恼。 “我很烦恼。” 瘦道人看着身前的弟子们,满脸愁苦不堪说道:“我是真不知道该怎么做了,你们有没有什么主意?” 小道士们每天背颂教典,哪里能出什么主意。 瘦道人抬头看着天上燃烧的雪云,说道:“我确实听说过知守观,那可是咱们道门的不可知之地,那观主就等于是我们的祖师爷。” 一个小道士说道:“但听街坊说祖师爷准备把长安城给拆了。” “所以我很烦恼……你说我们是应该去帮祖师爷,还是应该去阻止他?” 瘦道人唉声叹气。 忽然间,他泄恨似地重重一跺脚,对着天上燃烧的雪云大声嚷嚷道:“我管他是祖师爷还是什么,我这辈子都在打理这座道观,就算是昊天要拆了我这座道观,我也要跟他拼到底!” 瘦道人带着小道士们离开了小道观他们抱着沉重的香炉扛着一直堆在墙角没有用上的旧木头,准备去对抗自已的祖师爷。 和春风亭横二街的那些百姓不同,他们心里的挣扎更为剧烈,但一旦做了决定他们便再没有任何犹豫,一心一意要去做些什么。 因为他们都是有信仰的人。 与道门为敌,这似乎严重违背了信仰,但无论是瘦道人还是那些小道士他们早已说不清楚自已究竟信仰的是什么。 他们是唐人,在长安城里生活了一辈子他们曾经以为自已信仰的是昊天,但当他们端起香炉扛起木棍走出道观时,才发现自已信仰的就是信仰本身。 总之,他们都是有信仰的人。 在西陵神殿的教义中,自杀是一种严重的罪行,身为道士却与道门为敌更是大罪,都必将受到昊天最残酷的的惩罚。 朝老太爷带着他的同伴出现在朱雀大道上,是送死也是自杀。 瘦道人带着小道士们拦在观主的身前,是叛教也是亵渎。 换句话说,他们的身上都有洗不净的罪恶。 这样的人还有很多。 三名南门观的道人在布置着阵法。 他们是天枢处的高手,是昊天最虔诚的信徒。 他们的脸色苍白,内心痛苦万分。 但他们的动作没有任何迟疑。 楚老太君,带着满府妇孺,横刀于长街之上。 老太君是十六卫大将军楚雄图的遗孀,满头银发在风雪中飘拂。 她这辈子生了七个儿子,三十七个孙子。 数十年来,有两个儿子,三个孙子,死在大唐的边境中,这一年在燕京,在七城寨,在葱岭,她又有十一子孙战死。 如今楚府的所有男丁,都在大唐四野的战场与侵略者厮杀,她身边只有十几个老弱妇孺,只有几把刀。 明知前来便是送死,但她神情漠然,毫不在乎。 楚家满门忠烈,都死光了,还是满门忠烈! 如果昊天真的有眼。 那么这条风雪长街上,每个人都罪,犯着不同的罪。 今日的长安城就是一座罪恶之城。 好一座罪恶之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