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五章 君子国的不甘(中) - 将夜

第一百七十五章 君子国的不甘(中)

火舌在银色的面具上和黑色的眼眸里往舞,就像是夏雨里的电芒。 现在是寒冬时节,雪片片落着,又不是天地元气震动不安的长安城,自然没有什么闪电,那是真的火焰。 白雪覆盖的田野,官道畔美丽安静的村庄,本应是极美的画面,被凶猛的火焰烧过,顿时变成焦黑凄凉的废土。 隆庆皇子静静看着眼前的画面,神情淡漠,看不出有任何兴奋,只有紧握着缰绳的手才暴露了他此时的几分真实情绪。 带领东荒蛮骑杀入唐境后,他只命令下属放了两把火,一把遥远的东疆,另一把火便发生在此时的村庄里。 他带着两千名最精锐的骑兵下属,不惜一切代价奔袭长安,无论唐国的义勇军,还是那些难缠的骁骑营骑兵,都已经无法追上他。 离长安城已经很近。 当年他在书院登山试里输给宁缺,带着西陵神殿使团和护教骑兵,黯然离开长安时,走的便是这条道路。 在当年的官道上,他想起当年看到的那些画面,回忆起当年的那些感受,然后再次想起当年自已曾经发过的宏愿。 “我要把这些难看的唐人民居全部推倒,把田间的油菜花全部铲除,然后一把火全部烧掉,烧掉那些罪恶与肮脏,让这里的天地只剩下一片光明。” 他即将回到留给他无尽羞辱和痛苦、从某种意义上改变了他生命的长安城,他的修行境界和实力远胜当年,他的眼眸却已然不再纯然光明。 道旁的田野,油菜花还没有生长出来,被唐国农夫漆成各色的民宅,却还像当年那般美丽或者说难看,那么,便一把火全部烧掉吧。 顺便告诉长安城里的人,我来了。 …… …… 长安城在落雪崤山北在落雨,却是同样的寒冷,雨水浸泡着盔甲皮袄,渗进棉衣,直抵身体,显得更加难熬。 在寒雨中,全体镇南军在向北行军,崤山的山林间,到处都是唐军的身影密密麻麻,就像是林子里落了几千年的树叶。 行军非常艰苦,严寒的天气和雨水,腐烂的落叶和被踩踏凌乱的山道,都是他们的敌人沿途有很多人已经掉队。 更多的人还在继续前进哪怕脸色苍白,身心俱疲依然咬着牙低着头,跟着前面的人在泥泞的山野间爬行。 只有咬着牙才能继续支撑下去,只有沉默才能节约最后一丝体力,只有低着头,疲惫的人们才能看清楚行军的方向在哪里。 十余万唐军行走在山野间,竟是没有发出太多声音只有军靴踩着泥土的啪啪声响,偶尔还会听到重物坠落的声响。 这种沉默令人心悸,也正是他们最令敌人害怕的地方。 从唐军将领到普通士卒都坚信,哪怕西陵神殿联军真是传闻中的百万大军只要他们能够赶到,就一定能够把拦住对方。 他们要赶到青峡北方西陵神殿联军留给他们的时间不多,他们没有时间睡觉,没有时间吃热饭,他们所有的时间都在路上。 他们在白天行走,在夜晚行走,他们在雪里行走,在雨里行走,在充满瘴气的密林里冒险寻找捷径,他们一直行走在路上。 然而路途毕竟太过遥远,镇南军拼尽了全力,此时距离青峡北依然有一段距离,离军部要求的抵达日期已经过去了几天时间。 按道理来说青峡应该已经失守,镇南军再赶过去没有任何意义,反而危险,他们这时候最应该做的事情是打探敌情,然后回撤待援。 但镇军依然在拼命地赶路,因为他们没有接到新的军令,他们的任务依然是赶到青峡,就地防御,因为他们近乎盲目地相信书院诸位先生的能力。 因为他们,不甘心。 …… …… 在崤山的那一面,则是云薄雨稀。 雨淅淅沥沥地下着,洒在平静的原野上,瞬间被土壤吸收,根本没有可能洗掉这七天积累的血污,只是添了几分湿意。 青峡前的地面,因为连续禁受了三场绝世强者者天地元气的碾压,相对较硬,雨水渗的比较慢,在杂乱的马蹄印里积了起来。 原野南方远处传来轰隆声,大地开始震动,蹄印里的浅水开始晃动。 “南晋的投石机终于运到了。” 六师兄看着远方显现身影的事物,感受着脚底传来的震动。他如生铁打铸的身躯上面血痕无数,铁锤上面都被砍出了深刻的印子。 四师兄坐在铁篷下,举着河山盘,与数日前观主留下的那道虚剑苦苦抗衡,除他之外,其余的书院弟子都已经身受重伤。 王持鬓角插着一朵花,染的血早已乌黑。 西门不惑前襟染血,脸色苍白的像纸。 北宫未央的双手落在满是斑驳血痕的琴上,抽搐着就像鸟的爪。 君陌换了一身新衣衫,素色无血,左边的袖子在寒风在轻拂,承接着天上落下的微雨,低着头,很是疲惫。 他看着身前的蹄印里的水,沉默不语。 青峡前到处是残肢与尸体,只有他身周比较空旷。 柳白退走后,青峡前又是连番大战,神殿联军每每眼看着便要吞噬这些书院弟子时,却总有剑光琴声起于血泊之间。 叶红鱼站在对面远处,裁决神袍被血染成了真的血色。 七日后,她终于看到了胜利的曙光。 书院终究不是昊天,不能无所不能。 君陌缓缓躬身,拾起落在地面上的高冠。 自与柳白一战落冠后,他便一直没有理会过,因为没有时间。 冠上染着血与灰。 他缓缓蹙眉,想要拂掉这些血与灰。 但他右手执冠,已经没了左手。 木柚走到他身边,接过冠帽,用手中的绣帕很仔细地擦拭了一遍。 君陌身体前倾,似对她行礼。 木柚眼睛微湿,微笑回礼。 这便是对拜。 木柚说道:“我同意嫁给你了。” 君陌平静说道:“如此甚好。” 木柚把冠帽戴到他头顶,认真地理正。 这便是正冠。 君陌说道:“正冠而死,合礼。” 木柚说道:“一起死,也很合理。” 青峡前响起哭喊声,哭的嘶心裂肺。 北宫未央拍断琴弦,鲜血四溅,纵泪喊道:“不甘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