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垂幕之年 第一百七十八章 千万人 - 将夜

第四卷垂幕之年 第一百七十八章 千万人

这种力量就是人间之力。. . 宁缺不是第一次感知到它的存在。在荒原上夫子伸手自万里之外的南方剑阁召来古剑斩金龙杀神将,用的就是这种力量,在雁鸣湖对岸的民宅间,他感受到的也是这种力量。 他的不解在于,这种力量怎样才能为己所用。 他曾经向夫子求教过这个问题。夫子说我就是人间,我的力量就是人间之力——这个解答很简单,对他没有任何意义。 他看着夜穹里的那轮明月,想起老师,看着崖畔那棵青松,想起小师叔,看着血水泛滥的烂柯寺前坪,想起莲生。 他想起在泗水畔与老师最后那段对话——原来莲生才是对的。 小师叔骄傲而zi you,他要以强者的姿态,代表人间想要把天捅穿,夫子则认为自已就是人间,他要带领人间向昊天发起挑战。 然而人间是人的居所,人间的力量来自于居住在里面的每一个人,这种力量不能被代表,也不需要被带领,必须所有人在一起,才能真正发挥出这种力量。 夫子兴唐建书院,其实已经走在一个正确的道路上,但夫子依然想的是通过教化和引导,从而带领所有人来做这件事情。 因为执念的缘故,莲生所达到的境界,距离夫子和小师叔还有一段距离,但同样是因为执念的缘故,他想事情想的更加极端。 在夜雨中,看着妻子的孤坟,他想要掘开那座坟,却最终放弃,飘然远离,从那一刻起,莲生便已经疯了。 其后无论是自毁魔宗。还是血洗烂柯,都是在他发疯。 他要毁灭这个世界,在他看来生存与死亡没有任何意义,包括他自已。 他这一生都在追求以魔遮天,以道顺天,最终以佛法抵达彼岸,跳出三界之外,不在众生之中。从而在崭新的世界里抹去旧世界那层太上无情的天道。寻回一些他想穿越时光寻回的东西。 换句话说,他想要破除这个世界最根本的规则,他要毁掉昊天,而他选择的方法,是让整个人间随他一起疯癫,甚至毁灭。 这种方法很血腥很残酷。全文字..但却正确。 如果昊天知道曾经有这样一个人,只是因为想要复活墓中的妻子,便想出了这样一个疯狂的念头。大概也会颤抖起来吧? …… …… 宁缺小时候带着桑桑在世间流浪,谈不上有太多耐心,所以当桑桑稍微能做些事情的时候。他就不停地教她一句话。 “自已的事情自已做。” 那么人间的事情也应该人来做,大家一起来做。 宁缺睁开眼睛,发现自已还站在风雪长街之上。 他不知道是已经醒来,还是说依然在梦中。 他看着街上那些咬牙不肯发出惨呼的伤者,看着那些普通人的尸首。看着那两名身受重伤却倔强坚狠的少年,想明白了很多事情。 长安城不是城,是人,是生活在城里的每个人。 人间的力量,来自生活在这里的每一个人。 数人,数十人,数百人,数千人,数万人,千万人。 每个人的意愿与渴望,都是一种力量。 千万人的渴望,在一起便是人间的力量。 这种力量威力无穷,可以改变天地的容颜,可以对抗时间的流逝。 这种力量在莲生处,便是滔天的血浪。 这种力量在小师叔处,便是剑留下的痕迹。 这种力量在夫子处,便是破天的渴望。 但那都还不是这种力量的全部。 莲生得不到这种力量的认同,或者说他没有机会来调动这种力量。 小师叔千万人吾往矣,豪迈无双,所以孤单。 夫子堪为万世师,却忘了墨卷总是需要学生自已来写的。 颜瑟大师用一生的时间,在苦苦寻觅那个字。 那个字便代表着人间的力量。 但正如观主曾经说过的那样,那个字太过沉重。 千万人的意愿如何能不沉重。 而且千万人的意愿如何能够一样? 所以没有人能够写出那个字。 即便是夫子也写不出来。 …… …… 此时的宁缺,终于清楚地看到了那个字。 他看到了朱雀大街上的很多人。 成千上万的普通人,为了同一个目的,走到了一起来。 他们用血肉,筑起一座新的城墙。 众志,在此时,真的成城。 此间的千万人,他们的意愿与渴望是那样的强烈一致。 此间是人间的一部分。 对长安城来说,这是最绝望愤怒的时刻。 却是写出那个字最好的时刻。 …… …… 宁缺现在需要思考的问题是,那个字该怎么写?看到那个字,不代表能够写出那个字。就像当年他初登旧书楼,看着满书架的珍贵典籍,看着那些明明见过无数遍的字,不要说写,连记都无法记住。 他想起泛舟海上的那三月时光,想起老师的那些谈话。 夫子说昊天并不是这个世界本身,而是这个世界最根本的规则集合。 夫子说当规则掌控世界时,世界是稳定而乏味的,只有出现新的力量,打破旧的规则,这个世界才能重新拥有活力,并且有趣。 夫子说人是这个世界的最伟大的产物,因为人有智慧,并且能够传承,人有对抗甚至打破这个世界根本规则的本能意愿。 那种意愿是那般的顽固而强大,可以称之为渴望。 所以人间与昊天必然走向对立,直至分出胜负。 在这个世界过往的历史里,昊天获得了无数次胜利,人间迎来了无数次漫长的黑夜,那些传承的智慧凋落在寒冷的永夜里。 但人间总会再次复苏,再次发起挑战。 …… …… 现在是白天。天自然是白的。 从空中落下的雪花也是白的。 风雪中的朱雀大街一片洁白。 街上积着的血,渐渐变得乌黑。 倒在血泊里的唐人,都穿着深sè的衣裳。 散落在街面上的砖头,铁锅,还有夜壶,都是污秽而黑的。 既然昊天选择了白sè,人间便选择了黑sè。 这个世界在宁缺的眼里,变得黑白分明。 光明与黑暗。圣洁与腌臜。 黑白的世界。在他的眼中变成极简的画面。 变成了两条绝对平行的直线,冷漠地遥望,绝不愿意接近。 两条线缩短,便有了长度。 这是宁缺很眼熟的图案,是他学会的第一道神符:二字符。 紧接着,其中一根直线忽然偏转。刺进了另一根线条。 这便是他昨夜在湖畔悟的第二道神符:乂字符。 当两根直线相触,两个世界便相通,却不能相融。开始发生剧烈的冲突。 一股凛冽的切割意,仿佛要把整个空间切开。 与颜瑟大师的井字符不同,井字符有自已的规则。有自已平静的区域,乂字符则是向着四周漫无边际的蔓延,就像野草般狠狠地生长。 乂字符很强大,切割之余,两个世界又能相通。自有一种生生不息之意,代表着人间与昊天的平衡。 但这不是宁缺想要的,也不是如今的长安城需要的。 看着雪街上的那道乂字符,他仿佛看到了无数野草,又像是看到了两根枯柴,更像是看到一把柴刀插在肥沃的原野上。 两根柴无法搭的牢固,有一根木柴缓缓垮塌。 有一把手握着刀柄,想要把那把柴刀从原野间抽出来。 野草里忽然出现了一块带着青苔的石头。 那是魔宗山门前大明湖底的石头。 小师叔破块垒阵时,在每块石头上斩出两道剑痕。 两道剑痕,一个字。 …… …… 宁缺真正的醒了过来。 对于这种情况,他并不陌生,在魔宗山门里看着小师叔留下的剑痕,在烂柯寺里对着石尊者像时,他都有过类似的经验。 今ri在雪街上他沉思很短,获得的却是极多,即便有些现在不能为他所用,但只要他能活下去,必将成为他修行路上最宝贵的财富。 他知道有一些事情已经发生。 然后他听到了朝二掰那句干你nǎinǎi。 接着他听到观主问大师兄:苍天可曾饶过谁? 他曾经听过这句话。 在魔宗山门里,莲生曾经问过他同样的话。 当时他的回答是:人定胜天,何须天来饶。 但今ri他不想这样回答。 他和观主之间隔着数百名老弱妇孺。 对他来说,这些老弱妇孺便是千万人。 穿过这千万人,他看着观主的眼睛,说道:“天若不从,灭了便是。” 和当年回答莲生相比,今ri他的答案显得更加平静肯定。 不是因为他有信心战胜观主,也不是他想表现自已的狂妄,而是因为他真的想明白了其中的道理,所以平静。 因为人心所向为zi you,天必然不从,那便只有灭天。 无论会胜利,还是会失败,这件事情总是要做的。 因为所以,这就是书院的道理。 说完这句话,他握住刀柄,准备把朴刀从地面上抽出来。 随着这个动作,他腹内那颗缓缓旋转的液体猛地炸开,喷洒的到处都是,浩然气像野草般狂肆地生长,摇展着腰肢。 长安城感应到了雪街上的变化。 无数的天地元气,随着风雪落下,通过阵眼杵,灌进他的身躯。 他的气息随之骤变,开始向着知命境的巅峰不断攀爬。 …… …… (注:家里狗病了在尿血,在外面跑了一天,不是诉苦,只是更新的很晚,向大家解释一下,第二章继续写着,希望两点钟之前能写出来。另外再次强烈觉得,第二卷入魔那些章,值得大家再重温一遍,关于宁缺教桑桑:自已的事情自已做……这是我外甥女小时候,幼儿园老师教她的一句话,那时候每当我要帮她做什么的时候,她总是很认真地对我说:自已的事情自已做,反之亦然。我很爱她,我这时候很想她,亲爱的,我知道你会看到这段的,帮我给你的同学问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