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垂幕之年 第一百八十四 放声而笑(上) - 将夜

第四卷垂幕之年 第一百八十四 放声而笑(上)

举世伐唐,战火连绵数月,随着观主被宁缺一刀斩落尘埃,却发生了很多变化,这种变化也许只是偶然,但有些却是必然。全文字.. 北方的向晚原上,拼死坚守不退的千余唐军,在以为必死的那一刻,终于看到了南方飘来的尘土,等到了来援的骑兵。 战局的走势顿时发生变化,数千镇北军唐骑,如雪崩一般冲向金帐王庭的骑兵大队,寒冷的刀锋在清寂的阳光下带走无数头颅。 战事终歇,染血的草甸把天穹投下的光线都变成了红sè,司徒依兰手中的朴刀早已断成了两截,她擦掉脸上的血水,向战场四周望去,发现平ri里的下属,大部分都已经死去,但是她和他们最终还是获得了胜利。 南方的青峡外,也已到了最危险的时刻,君陌手握铁剑,神情疲惫,有如深秋的青山,静美依然,奈何黄叶将落。 书院后山弟子都站在他的身后,看着原野上再次掀起的烟尘,听着铁蹄的声音,沉默不语,等待着最后那一刻的来临。 木柚伸出手,握住君陌空荡荡的右袖。 四师兄范悦,在用河山盘接住观主那道虚剑之后,一直用全身修为在与之对抗,而此时即便是他,也艰难地走出铁篷。 既然同门,自然应该同生,而且共死。 西陵神殿联军的骑兵,再次来到青峡前。 七ri时间,书院诸弟子不知打退了西陵神殿联军多少次冲锋,无论是他们还是神殿联军方面,对这种画面都已经熟悉到有些厌烦。 这一次想必会有些不一样。 这一次大概会是最后一次。 便在这时,四师兄忽然感觉到手中的河山盘变得轻了很多,他稍一感知,震惊发现沙盘河山里竟再也找不到那道虚剑的踪影! 青峡前的人们。并不知道长安城究竟发生了什么,但观主的虚剑消失,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观主死了,或者废了。 四师兄很清楚书院在长安城的准备,知道师兄师姐和小师弟,正在想尽一切办法杀死观主,但他其实对此并没有抱太大希望。 因为他擅长算。事前无论他怎样算。都算不明白书院怎样才能杀死观主。 然而此时,河山盘里的虚剑消失无踪,那么无论他相信或是不相信,都表明长安城里肯定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声音微哑说道:“观主败了。” 他的声音之所以沙哑,除了在那道虚剑下苦苦支撑数ri所产生的疲惫,更多是因为难以抑止的激动和不可置信所带来的惘然。 书院诸人都听到了这句话。 一片安静。 忽然。君陌举起铁剑指向原野,放声大笑起来。 北宫未央放声大笑,乱拔琴弦。 西门不惑放声大笑。用箫管拍打着手掌。 六师兄憨厚一笑,把手里的铁锤握的更紧了些。[. 王持微微一笑,鬓畔早已乌黑的花朵。仿佛多了分颜sè。 柚木是女子,不用识豪迈之气,所以她没有笑,而是湿了眼睛。 …… …… 西陵神殿联军的骑兵已经近在眼前。 书院弟子们却视若无物,放声大笑。快意至极。 爽朗笑声,回荡在青峡前,顺着青山传向很远的地方。 今ri无论是死是活,是否还能守得住青峡,只要观主败了,长安城安然无恙,那么书院和大唐便能保有最后的希望。 他们用生命守了青峡整整七天时间,守的不就是希望? 而且希望并不渺茫,就在他们的手里。 更准确地说,是在四师兄的手里。 在同门们不解的目光中,四师兄走到了最前方,看着像铁流般涌来的骑兵,看着那些隐现于空中的剑光,举起了河山盘。 四师兄的脸sè变得极度苍白,脸颊瞬间瘦削了不少。 他把自已的念力尽数灌注进河山盘中。 河山盘是沙盘,里面是最jing细的黄沙。 盘中有河山,每粒沙便是大好河山里的一座山峰,一座石桥。 黄沙狂舞于青峡之前,天空被遮掩,原野间变得昏暗无比。 西陵神殿骑兵,杀进了黄沙之中,便迷了眼,误了道。 黄沙之中,不时传来凄厉的惨叫,还有重物撞击的声音。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黄沙渐渐飘落。 青峡之前回复平静,原野间多了很多骑兵和战马的尸体。 河山盘并不能改变书院弟子们的命运。 因为神殿联军,在稍一整队之后,准备再次发起冲锋。 便在这时,莽莽群山间,忽然走出来了一个唐兵。 这名唐兵看上去非常狼狈,蓬头垢面,浑身泥土,盔甲早已不知何时被扔到山涧里,衣服也被山中的荆棘割成了布条。 这名唐兵向书院诸人跑来,一路踉跄,几次险些摔倒,可见疲惫到了极点,但他依然奔跑着,然后大声喊出一句话。 他的声音沙哑至极,像很多天都没有喝过水,但落在书院诸人的耳中,却像最清澈的泉水那样清脆动人。 “镇南军斥侯营乙组王五,奉命来援!” 说完这句话后,这名最早抵达青峡的镇南军士兵,再也无法支撑,重重地摔倒在原野上,不停地喘息,再也无法站起。 王持走到这名唐兵的身旁,赶紧替他把脉。 君陌对着这名最普通的唐兵郑重行礼,说道:“辛苦了。” 一名普通的唐军斥侯,对青峡前的局面,起不到任何作用。对书院诸人来说,这名唐兵的到来,却意味着很多事情。 书院是大唐的书院。 大唐是书院的大唐。 没有谁孤军奋战。 紧接着,又有一名唐兵从莽莽群山里走了出来。 然后有更多的唐兵走出了青山,来到了原野上。 他们互相搀扶着,替同伴们打着气。 他们早已疲惫不堪,走出青峡便一屁股坐到地上,再也无法站起,就算让他们拿起兵器,也不可能迎敌。 甚至有几名唐军,在走出群山的那一刻,jing神骤然放松,就此倒地不起。 对训练有素的唐军来说,这是很难想象的事情。 越来越多的唐兵继续走出青山,来到青峡之前。 他们走了数ri数夜,不眠不休,终于走到了这里。 镇南军到了,这就够了。 出现在青峡之前的是一只疲敝之师。 但没有任何人敢否认,他们是一只威武之师。 便在这时,南方的原野间,传来鸣金的声音。 西陵神殿联军的骑兵们,看着青峡前那些唐军,神情极为复杂,有些不甘,有些敬畏,最终牵起疆绳,向营地里归去。 …… …… (昨儿往观主身上洒狗血洒的太嗨了,今天jing神低落的不行,加上昨天便提前报告过,有些家务事要处理,所以便只有一章,但少到两千,是不妥当的,那么周ri便会写七千字出来哈,祝大家周末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