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二章 想生想死想杀人 - 将夜

第一百九十二章 想生想死想杀人

安静的街巷里回荡着靴底踩雪水的声音,显得很单调,就像是有人用手掌拍打皇宫里那口旧钟,发不出来嗡沉的低鸣,令人肉痛。宁缺腋下的拐杖随着脚步,有节奏地落在雪地上,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听到朝小树说的话,他沉默了很长一段时间,说道:“书院不干政,杀不杀她最终还是由皇后娘娘说了办。” 如果书院不干朝政,大唐只怕在数月之前便已经亡国,书院不干朝政,自然早已变成一句空话,那么第二句自然也是空话。 朝小树说道:“华山岳杀不杀?” 宁缺说道:“我想杀。” 朝小树说道:“华家乃是河北望族,和清河郡诸姓不同,对大唐向来忠心,在军中朝中颇有根基,尤其是固山郡五大营,向来由他们打理,此番在北疆和东疆,华家一直在拼命,事实上现在还在拼命。” 宁缺说道:“你给我讲这些事情,就是要告诉我华山岳不好杀?” 朝小树说道:“你也清楚这一点,不然先前就算我阻止你,你也一样会动手。” 宁缺说道:“我是在想,如果要杀华山岳,是不是应该把华家满门抄斩。” “虽说这个答案有些冷狠,但并没有出乎我的意料。” 朝小树说道:“只是朝野间那么多人你是杀不光的,你不可能把所有支持李渔的大臣都满门抄斩,因为那样大唐便等于自取灭亡。然而战事一旦平息,这些人肯定会担心皇后或者书院会对他们进行清洗,所以矛盾会一直持续下去,就算今夜没有华山岳这件事,以后也会出类似的事情。” 宁缺说道:“我会寻找到一个合适的方法进行处理。” 二人不再继续讨论这件事情,毕竟那些事情或者说处理方法里,透着难以抹去的阴森意味,和今夜的白雪净街,这些天的热血,并不是太和谐。 朝小树不喜欢,宁缺也不愿意在这种时刻说这些,二人沉默前行,没有用多长时间,便来到了东城的春风亭横二街。 走进朝宅,宁缺见过朝老太爷,然后便被上官扬羽拉到了侧院。他看着这位府尹大人如当年一般猥琐的容颜,微微挑眉说道:“那边反应怎么快?” 上官扬羽抚着山羊胡,看似镇定,实际上手颤抖地险些把本就不多的胡须拔下来,说道:“好不容易才安静两天,这事处理不好,会惹出大麻烦。” “怎么处理才是好?”宁缺看着他问道。 上官扬羽被他看的很是心慌,说道:“您说好那就是真好” 宁缺笑了笑,说道:“谁找到你的头上?” 上官扬羽说道:“这种事情,无论是大学士还是尚书大人们都不敢出面,还能有谁?大理寺卿这时候就在我家等着。” 通过府尹大人的解说,宁缺才知道,这位大理寺卿是华家的姻亲,他想了想后问道:“皇后娘娘是什么意思?” 上官扬羽说道:“娘娘请十三先生全权处理。” 然后他看了看四周,确认没有人窥视,低声说道:“华家老少这时候正在宫门前跪着,看情形只怕要跑到明天清晨去。” “这时候跪着又有什么意义?”宁缺说道。 他明白了朝廷的意思,华山岳的行为明显没有得到家族的同意,而在这种时刻,所有人都想保持平静和团结。 有资格处置此事,平息风波的地方,只能是书院。 换句话来说,就是他。 宁缺想起在北大营伏袭皇后车队的那些镇北军官兵,说道:“把那些涉案的血披风都送到徐迟大将军麾下,就说是我送过去的,照前例办理,以十首级赎罪,你回府告诉那位大理寺卿,如果战事稍歇,让华家准备好交兵权。” “明白。” 上官扬羽被皇后娘娘扔出来做中间人,却也不愿意把公主殿下那派的大人们得罪的太惨,听着宁缺的意见终于松了口气,问道:“那华山岳?” 宁缺说道:“一样扔过去。” 上官扬羽终于完全放心,他最担心的便是宁缺坚持要杀死华山岳,要知道就连皇后娘娘都觉得,华山岳不能这时候死。 上官扬羽出了朝宅,宁缺一个人站在偏院里,手掌轻轻抚摩着拐杖有些粗糙的表面,想着今夜这件事情,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 腊梅丛后响起咳嗽起,朝老太爷走了出来。 宁缺准备上前去扶。 朝老太爷挥挥手,说道:“你现在就是个死瘸子,还想着扶我?” 宁缺笑了笑,忽然问道:“二掰,您对这件事情怎么看?” 朝老太爷说道:“朝堂大事,怎么来问我这个老头儿?” 宁缺说道:“便是观主,也要向您发问,更何况是我。” 朝老太爷说道:“说来听听。” 宁缺说道:“我总觉得这么处理,有些不对劲。” 朝老太爷说道:“因为你在退。” 宁缺若有所思道:“不错,我已经不习惯在世事面前后退。” 朝老太爷看着他说道:“若要问天道,便不应理世事。” 宁缺问道:“世事总来扰你又如何?” 朝老太爷说道:“观主在你面前时,你是怎么做的?” 朝宅花厅里搁着很多火盆,温暖如春。 鱼龙帮弟子前些天死伤惨重,帮中的气氛自然有些黯淡,今日朝小树和刘五归来,诸人在朝宅相聚,也没有饮太多酒。 宁缺和齐四说完了雁鸣湖畔宅院整修的事情,向桌对面看了一眼。 陈六正在喝热茶,他不喜欢喝酒,因为他认为酒水对思考无益。 宁缺说汤喝的有些多,出了花厅去解手。 不多时,陈六也出来了。 “你们和军方熟,和镇北军那边关系怎么样?” 宁缺看着陈六问道。 明黄的灯光透过窗纸,落在陈六身上,留下大片阴影,看不清楚脸。 春风亭一夜后,鱼龙帮和军方的关系非常紧密,陈六知道在这方面不可能隐瞒什么,轻声说道:“能说上话。” 宁缺说道:“告诉那边,我要华山岳死。” 陈六沉默了很长时间,然后点了点头。 他点头的动作很小,如果不是宁缺盯着在看,根本都看不清楚。 二人先后回到花厅。 朝小树看了二人一眼,说道:“快吃吧,肉都快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