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垂幕之年 第一百九十八章 那人饮酒 - 将夜

第四卷垂幕之年 第一百九十八章 那人饮酒

山道上响起沙沙的声音。 女教授走到大师兄和余帘身前,放下手中的扫帚,伸手在青大褂上拍了拍灰,脸上的皱纹里写满了淡然,说道:“你们都这样了,自然是我去。” 她多年不问世事,举世伐唐之时,囿于出身只能沉默旁观,然而今天那人来到长安城,便是她也无法再安坐教舍之中。 便在此时,君陌又从山雾里走出来,说说:“不用再争,师兄和师妹伤势未愈,您也老了,自然应该是我去。” 女教授说道:“这话何其无礼。” 此时场间四人,便是书院最强的四个人,那人来到了长安城,书院自然是由他们来接待,只是都知道此一去便难测后事,所以相争。 君陌沉默不语。 女教授盯着他的眼睛说道:“就算你全盛之时,也不是他的对手。” “我的剑从来不求全。” 君陌说道:“所以有很多强于我的人,最终还是输给了我,即便是柳白,也没有占到我的便宜。” 提到柳白,女教授不再言语,满脸皱纹渐深。 “出来吧。”君陌说道。 随着这句话,张念祖和李光地从云雾里走了出来,第一次单独走出云门阵,他们有些兴奋,只是被潭水冷的有些厉害,脸sè青白相加,看着极为狼狈。 君陌望向轮椅里的大师兄和余帘说道:“不用再争,我要带他二人回长安城。所以去见那人是顺路,我有理由,所以我去。” 余帘说道:“你为何要带他二人回长安?” 君陌想了想,说道:“家访?” …… …… 车厢里的气氛很压抑,因为君陌始终没有说话。 张念祖和李光地偷偷交换眼光,隐约猜到长安城应该是发生了什么大事,心情变得紧张起来。哪里敢交谈,紧紧闭着嘴,看着窗外的风景。 道路旁的树丫里只有星点绿意。在窗外高速向后掠去,两名少年的眼光顺着这些整齐的树望向远方,看到了长安城的城墙。 正值午时。平时长安城南门应该非常热闹,巡城司的士兵应该在仔细地检查进出的民众,排队的百姓大概会不停地埋怨着进城的速度,还有卖凉茶和鸡蛋的小贩不停地呦喝着,今天却是异常安静。 白昼时间,两扇厚重如山的城门紧紧关闭,城门前看不到行人,看不到小贩,没有巡城司的士兵,一个人都没有。 只有一辆马车。 这辆马车看上去很普通。车身上覆盖着泥土和灰尘,毫无光彩可言,偶有一阵微寒的chun风吹过,把车厢上的灰尘拂落些许,露出里面黝黑的颜sè。竟似是用钢铁铸成一般,隐约还能看到几道圆润的线条。 黑sè马车没有马,只有单独的车厢,车轮与地面接触的地方深深陷落,两旁能够看到细碎的石砾,顺着向后方望去。便能看到官道坚硬的石制道面,被碾压出两道极深的痕迹,一直拖向非常远的地方,根本看不到尽头。 这辆马车究竟有多重?竟把道面毁坏成这样? 比马车更吸引人目光的,是车厢旁站着的那个人——既然没有马,如此沉重的车厢,难道说是被他徒手拉了这么远的道路? 那人穿着身普通布衫,眉眼普通,眼角有几丝皱纹,皮肤却是极为细嫩,头发有些花白,如果仔细看去,又会发现那些黑发透着股年轻,竟是让人看不出来究竟有多大年纪,说不好是苍老还是年轻。 一只酒壶,系在那人腰间,随chun风轻轻摆荡。 他似乎在等人,等的有些无聊,便拎起酒壶饮了一口。 他饮酒时的神情极为豪迈,有若鲸吸海水,很长时间都没有放下,那只酒壶却始终不曾见底,永远有酒水不停倒出。 因为那个男人根本毫不在意自已正被威力强大的守城弩瞄准,他自顾自地饮着酒,在chun风里孤独寂寞,仿佛根本不在这个世界里。 那个男人放下酒壶,擦了擦嘴,眼睛微眯。 他微眯着的眼睛里,满是陶醉的情绪,因为此生别无所嗜,就是喜欢酒,然而如果往最深处望去,却能看到他的眼神是那样的冷漠沧桑,因为他在漫长的人生里早已看透所有,对这个人间早已厌烦,故而无情, 蹄声渐缓,又有一辆马车来到了城门前。 张念祖挤到李光地身旁,两名少年隔窗看着那个男人,身体难以遏止地颤抖起来,脸sè苍白至极,因为他们仿佛看到了那天街上的青衣道人。 君陌掀起车厢前帘,下车。 他走到那个男人身前,缓步停下。 chun风拂着他右臂下方空荡荡的袖管,姿态温柔却气息寒冷。 铁剑在他腰畔的鞘中,没有拔出。 君陌看着黑sè车厢旁那个男人,目光落在他腰间的酒壶上,沉默很长时间后,低头致意,说道:“见过前辈。” 那男人有些满意,说道:“不用多礼。” 很简单的四个字,却让南城门都有些颤抖。 因为这个男人的声音很苍老,苍老到了极点,空气经过他的声带时,仿佛是蒙着灰尘的青铜器在互相磨擦,就算灰尘泥垢被摩擦掉,紧接着便是牢固附着在铜器上的锈块在摩擦,直让所有人的灵魂都悸动起来。 张念祖和李光地没有下车,听着这道声音后,脸sè变得更加苍白,身体骤然间寒冷的有若冰块,仿佛从少年忽然来到了暮年将死之时。 城墙里面发出无数声痛苦的闷哼,用弩箭瞄准那个男人的唐军们,都被这道声音震的痛苦万分,即便是蒙着青苔的城墙青砖,都有些隐隐松动的迹象,城墙承受过千年的风雨,在这道苍老的声音之前依然太过年轻。 君陌抬起头来,神情依旧宁静,眼中再看不到丝毫敬意。 他说道:“离开,或者死。” chun风再起,酒壶在那个男人的腰间再次摆荡起来,他有些意外,然后回复漠然,看着君陌说道:“听说你最重礼数。” “我已向前辈见过礼,自然不需要再多礼。” 君陌看着那名男人说道:“礼者,序敬而字。我向你行礼,是因为你的辈份高,老师曾问道于你,但依的是序,却不是敬你这个人。” 那男人微微挑眉,神情漠然说道:“我为何不值得敬?” 君陌说道:“因为你是懦夫。” 随着这句话,南城门之前的天地元气骤然剧变。 chun风变成了寒冷刺骨的寒风。 君陌于chun风飘摇的空袖管,仿佛被浆洗的次数太多,骤然硬挺,衣袖上本极柔软的道道纹路,变成了锐利至极的线条。 他右臂已断,却还有衣袖。 他没有出剑,衣袖依然剑意纵横。 骤然寒冷的chun风里,多出了无数道凌厉的剑意。 车厢里,张念祖和李光地的脸sè更加苍白,因为他们发现,空气里仿佛有很多锋利的细微线条,每次呼吸都是那样的痛苦。 那个男人身前出现了无数道剑痕。 他腰间的酒壶上,忽然响起无数声清脆的声音,然后渐渐敛去。 他看着君陌说道:“他收弟子的眼光,果然比我们要强很多。” 君陌说道:“老师任何事情都比你们二人强很多。” 说完这句话,他把左手伸至腰间,握住剑鞘的中段,横剑于身前,铁剑依然齐眉,看似相敬如宾,实际上便是冷漠如冰。 君陌执的是晚辈礼,横剑于前,神情凝重。 铁剑方直宽大,在风里便是一道摧不毁的城墙。 铁剑与衣袖的影子落在地面上,便是一座凝重而绵延的青山。 “守青峡七ri,先败叶苏,再与柳白共伤,果然不凡。” 那男人看到君陌横剑,神情变得认真了些。 但依然只是些许,他潇洒挥袖,chun风应召而来,缭绕于身周盘桓不去,气息陡然提升,瞬息之间连破五境,不知来到了哪座山峰之上。 他不在城中,城墙便拦不住他。他不在青山中,青山便看不见他。他不想战,便是强如君陌,也战不成,这是什么境界? “老师说过,论起此等境界,即便佛祖也不如你。”君陌的目光透过剑锋,落在那个男人身上,说道:“既然不战,你来此何意?” 男人看着他说道:“我来长安,是替人还件东西给书院。” 君陌问道:“何物?” 那男人说道:“便是这辆马车。” 君陌说道:“我已到,你便可以离开。” 那男人问道:“这车是你的?” 君陌说道:“不是。” 那男人说道:“既然如此,那我找的就不是你。” 君陌说道:“既然是小师弟的车,我自然能够做主。” 那男人缓缓摇头,自腰间取下酒壶饮了口,回头看着斑驳古旧的城墙,说道:“不能,因为这座城,你做不了主。” 君陌看着他,不再说话。 他只有一只手,握着剑鞘,便无法再握住剑柄。 铁剑自行从鞘中抽出,随着轻微的摩擦声,便将展露锋芒。 便在此时,城门处响起摩擦声,然后缓缓开启。 …… …… ,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下一篇   终于到了这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