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做了一个梦 - 将夜

我做了一个梦

不是标题党,因为我确实做了一个梦,也不是文青病,因为我不准备说,我有一个梦想,在佐治亚的红山上,生着一种树,树上结了很多张月票……我想说的就是,我确实做了个梦。 梦是三十号早上九点钟结束的,当时我刚刚睡了一个半小时,梦里回到成都,但明显有些地方应该是宜昌,和男同学女同学在一个两层楼的台球厅里打牌,然后饿了打宵夜吃,结果走在灯火通明的东门外,看着不可能出现在东门外的吊脚楼和新式的建筑,讨论着西门电梯楼可以直达某处,然后愕然发现要吃的热干面没有了,新开的那家也没有了。 都是乱的,因为读大学的时候,没有卖热干面的,而且在梦里讨论最多的那个人叫熊亮,是我的好朋友,但他从来不是我的同学,那些女生忘了是谁,就像梦里没有吃到热干面一样遗憾。 之所以说这个梦,是因为梦醒后,我便再也没有睡着了,白天一直在失眠,闭着眼睛,睁着眼睛,决定想将夜后面的情节,结果越想越jing神,越想越觉得自己想出来的情节真傻逼,傻逼的jing神了。 我以前说过,我的人生是幸福而安乐的,阳光透到地底的那种,从来没有遇到过什么真正烦恼的事情,我也不肯让自己烦恼,所以失眠这种事情对于我来说,是传说中的名词,直到写庆余年的时候,忽然间偶尔真的会出现这种情况,我不痛苦,因为我觉得这挺像写小说的人应该得的毛病,而且睡不着就玩呗,困的不行的时候,看谁还能失眠。 但这样的结果就是,要写的时候很痛苦,就算不困,但脑子是乱的,我向大家报告这些,主要是想说,每个作者都是不容易的,要想情节,真的不是我以前经常说,而有些朋友以为的那样容易。 我很满足于自己一直是在认真地编故事。 如果要说梦想,我的梦想是,哪怕每天三千字更新,也能拿到月票榜第一,当然,因为我昨天做的梦是白天做的,那么这必然是白ri梦。 而已,笑一个。 觉得将夜最近写的还成的您,请在双倍期间把月票投给将夜吧。 谢谢您,从厚道和本分老实的角度出发,我必须提前告诉您,五月的更新肯定不会太多,十一号便要回湖北了,大半个月都会在外面跑,我会尽量地争取不断更,安定的时候,尽量多写一些。 之所以提前说,是不想大家觉得我月初在写,月中速度慢,这是为了抢月票在写,提前说好,不想投的便可以不投,对大家都公平,都好,可以少些误会和不好的推断,咱们一起平静快乐看书写书,多好。 这真的是我的梦想。 月票也是。 晚安。 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