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君陌一步,南来一箭 - 将夜

第六十章 君陌一步,南来一箭

案板上摆着四根猪蹄,猪蹄已经去了毛、过了水,白生生的看上去就像是刚从塘泥里拔出来的嫩藕。一把厚实的油刀在案板上滑过,土黄sè的草纸像莲叶般展开,四根猪蹄落在纸中,然后卷起。 屠夫把包好的猪蹄递给等着的少年,没有说话。李光地从怀里掏出铜钱,放在肉铺外的桌子上,便转身向铺外走去。 忽然间,屠夫感觉到了些什么,抬头望去,目光穿过被烟薰黑的墙,望向南方西陵神国的方向,脸sè忽然变得有些苍白。 肉铺后面吊在铁钩上的半片大白猪忽然动了起来,屠夫手里的杀猪刀也颤抖起来,明明没有风,却有呼啸的风声响起。 屠夫握着刀,看着西陵神国的方向,明白了一些事情。 于是他用最快的速度提起厚实油腻的刀,两手握住,把自己的脸护的严严实实,无论风还是什么都不可能渗进去。 吊在铁钩上的半片大白猪还在轻轻晃动,猪腹腔里的血水被晃了出来,白地面滴落,发出啪啪的声音,就像是一口座钟。 时间缓慢地流逝,什么都没有发生,屠夫蹲在墙角,佝偻着身子,双手举着厚实的铁刀遮着脸,像极了躲在壳里的乌龟。 肉铺外,李光地和张念祖向书画铺走去,如果凑的近些,便能听到其中一人正在喃喃念着什么,像是在背什么东西。 张念祖有些紧张问道:“有没有看出什么问题?” “不要说话。”李光地脸上的神情很紧张,盯着他说道:“也不要想着拿纸和笔记,用脑子记住便好。” 张念祖紧紧地闭上了嘴,再也不说这个问题。李光.地在心里默默回忆先前看到的那幕画面,隐约猜到屠夫的弱点应该便是在脸上。 被黄草纸包住的四根猪蹄,被两个少年提在手中,不停摆荡,看上去其实和那些被屠夫斩断的人类胳膊其实并没有什么区别。 千里之外的桃山前坪。 宁缺的铁箭已经没有瞄准宋燕交界处的那座小镇而是指向了西北方向。 那座小镇里有酒徒和屠夫,这两个人是书院最忌惮的对手,也是长安城最大的威胁,他确实很想试试能不能杀死对方。 但这两个人毕竟是经历过永夜的大修行者,能够成功躲避昊天数万年时间,可以想见境界何其高深隐匿的手段何其强大。 知命境的修行者,对于命途前方可能出现的转折,都会产生某种近乎直觉的感应,更何况是像酒徒和屠夫这样层次的人。 当宁缺举起铁弓瞄准小镇时酒徒和屠夫第一时间便感知到了,并且做出了自己的应对,酒徒准备走,屠夫举起了自己的屠刀。 观主变成废人之后,酒徒便是这个世界上最快的人,他便大师兄还要快,他有无距境界亦有无量手段,除非被人困住,很难被杀死。 屠夫则一直是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人,无论力量还是身体的强度,除了悬空寺讲经首座没有人能够与他相提并论,余帘都不行。 酒徒已经准备好了离开屠夫举起了屠刀,宁缺的元十三箭,便无法做到必杀,既然不能必杀,那便不能shè。 不是因为他现在的铁箭数量太少,太珍贵对书院来说,如果能收割酒徒屠夫二人的xing命,什么代价都愿意付出。 宁缺不shè的原因很简单既然不能shè死,便不要shè,没有绝对把握的事情,却要冒极大风险的事情,他向来很少做。 所谓风险自然是shè不死对方,却激怒对方。 对此他难免会觉得有些遗憾却也不是太甚,因为书院想尝试,却从来没有失去过冷静,有愿望但不是野望。 而且书院对酒徒和屠夫早有安排。 宁缺手中的铁箭,此时瞄准了西北方向,那里应该是清河郡。 铁箭缓移之时,桃山前坪的气氛变得愈发紧张。 到此时,依然没有人知道他要shè谁。 宁缺其实自己都不知道,因为在他的感知里,清河郡那处,只是人间这片沧海里极不起眼的区域,里面没有任何明亮的光点。 忽然间,他的眼睛里出现了一个光点。 于是他松弦。 君陌和木柚站在富chun江畔,看着江对面的那些华美庭园,沉默了很长时间,然后他问道:“看明白了吗?” 木柚从绣布里抽出那根绣花针,说道:“有些麻烦,但不难。” 君陌说道:“那便走吧。” 木柚听着江对面传来的颂祭声,细眉微蹙,说道:“小师弟的计划里,没有我们两个人的事情。” 君陌说道:“他低估了诸阀,王景略做不到这件事情。” 在书院原本的计划中,宁缺赴西陵,大师兄去小镇,在青峡前受伤极重的二师兄,应该坐镇长安,确保后方的安危。 此时他却出现在清河郡,书院便等于是空虚无人。 此时王景略正在富chun江畔的崔园里,今ri清河郡诸姓的大人物们相聚,正是因为西陵神殿召开光明祭,他们虽然因为郡内局势紧张的缘故,很多人不能去桃山祭拜,于是选择在崔园里进行相关的仪式。 他通过崔华生才进入崔园,看着流溪畔那些神情虔诚的诸阀大人物,眉头皱的有些厉害,因为直到这个时候,他也没有看出来究竟谁才是自己的目标。 清河郡便是诸姓,诸姓的统治靠的是历史与族规,但真正能让清河郡胆敢背叛长安的原因,则是富chun江畔的两大知命。 没有多少人知道清河郡诸姓的两大知命高手是谁,王景略也不知道,即便他知道,也很难完成宁缺交给他的任务。 便在这时,有风自南而来,风中没有大泽的湿意庭园里为数不多的修行者们,感觉到了一种神圣庄严的感觉。 溪畔的秋花,蒙上了一层淡淡的光泽,显得格外圣洁。 雨廊下有一名老者,那是宋阀旁系不知名的某人,此人已然垂垂老矣一直半低着头打瞌睡,此时却霍然睁开双眼。 神符动桃山,天启惊人间,所有的修行者都知道桃山上发生了一件大事因为他们感觉到天地元气发生了剧烈的变化。 这种感知的jing确程度,依赖于修行者自身的境界,像酒徒屠夫这种境界的大修行者,自然能感知的更为清楚,像王景略这样的洞玄巅峰,却只能猜到大概。 猜到大概,对他来说就足够了在他和宁缺的约定当中,只要感知到这件事情,那么便是发动的时刻。 王景略一直注视着场间的所有动静,看着这幕画面,心里咯登一声知道自己终于找到了一个,只是稍后怎样才能逼对方释出全部境界? 他号称知命以下无敌但正如陈皮皮当年所言,终究也只是知命以下无敌,一名知命境强者在面对他的时候,完全不必释放全部的境界。 便在这时,一名头戴笠帽持杖的男子和一名穿着红衣的女子,出现在富chun江畔崔园里的溪畔,竟没有人看清楚他们是如何出现的。 崔园里响起急促的示jing声,四处响起刀鞘碰撞之声庭园池塘间,隐隐有一道极古老的阵意缓缓释出。 宋阀老者缓缓抬起头来,望向溪畔的这对男女。 君陌没有看这名宋阀老者,虽然他清楚对方就是小师弟寻找的知命之一,但不是他要找的人他要找的那个人更加强大。 汝阳崔氏乃是清河郡七姓之首,崔园便是他们的产业族长崔湜自然是地位最高的那个人,然而今天在崔园里,他始终只能站着。 因为崔老太爷坐着,他这个做儿子的便只能站着。 崔老太爷当年在长安城里曾经做过大学士,还做过一任宰相,荣休时被赐太师,所以他坐的是太师椅,喝的是学士茶。 看着溪畔那对男女,崔老太牟缓缓放下手中的茶,的脸上流露出很复杂的情绪,有些惘然,有些害怕,又有些嘲讽。 看到那个男子空荡荡的袖管,他便知道了对方的身份。 崔老太爷没有想到,书院竟然真的会不顾与西陵神殿之间的和约,派人来了清河郡,更没有想到来的竟然是这个人。 极短暂的时间,他便从惘然的情绪里醒了过来,想起来他最敬畏害怕的夫子已然登天,书院早已不是当初的书院。 “如果是从前,我想来是没有勇气与二先生战的。” 崔老太爷看着溪畔的君陌,神情渐趋宁静,说道:“但你现在断了一臂,重伤未愈,如何是我的对手?” 随着这句话,崔园里阵意大作,不愧是传承悠久的千世之家,富chun江畔的阵法果然厉害,天地气息肃杀而至。 君陌知道此人对局势的判断是正确的,如果是以前,他单人执铁剑,便要将园中的敌人尽数杀死,而现在,他甚至不见得是此人的对手。 但他没有说话,也没有做什么。 木柚拈起绣花针,刺中在溪里的一朵秋莲上。 她的动作很自然,就像是无意中做的那般。 崔老太爷却是神情骤变。 富chun江畔恐怖的阵法,迎风而解! 清河郡谢生确实拥有极厚重的历史,甚至比书院出现的时间还要长,然而不是时间长便一定强大,不然乌龟早就已经统治这个世界。 木柚是新娘,是爱嗑瓜子、爱闲唠、爱打牌的七师姐,她也是世间最天才的阵师,先前在富chun江畔观阵半ri,早已把此阵看破。 君陌静静看着崔老太爷。 崔老太爷看着他漠然说道:“当年做宰相的时候,去过书院很多次,也见过还是小孩子时的你,没想到今ri却要杀你。” 清河郡在长安城里依然有很多眼线,老太爷很确定君陌重伤未愈;更关键的是,没有人知道他不仅是知命境,而且是位知命巅峰的强者!虽然富chun江畔的大阵被那名书院女子随手破去老太爷依然有信心把君陌斩于溪畔! 王景略在人群里脸sè变得异常苍白。 他看到二先生出现,不由震惊,紧接着发现崔老太爷便是自己一直苦苦寻找的那名知命境强者,更是惊愕莫名。 按照宁缺的计划,这时候他应该出手了,只是要让一名知命境强者释出全部境界需要一个足够强大的人,施出强大的手段,但他听崔老太爷的语气,对战胜书院二先生亦有无穷信心那他如何能够做到? 君陌也没有出手,他只是向前走了一步。崔老太爷神情骤凝,雨廊下的等阀老者抱剑起身。 虽然世人皆知君陌断臂重伤,境界不复当年,但他毕竟叫君陌。 清河郡距离青峡很近,去年底那场青峡之战,君陌单剑敌万的面面就像场恶梦般烙印在人们的灵魂里。 没有人敢在面对君陌的时候轻敌,就算是柳白这时候再与君陌战上一场,也必然要把他当成最强大的敌人。 崔老太爷的气息猛然提升,直至知命巅峰! 他看着君陌微笑说道:“是不是有些意外?” 君陌看着他说道:“我意外于你的愚蠢。” 狂风乍起,富chun江水乱崔园小溪翻滚如沸,秋莲如死鱼而覆。 一箭自南方来。 崔老太爷脸sè骤然苍白然后崩裂而散。 他的人变成了数百块血肉,在崔园里洒的遍地都光 因为书院的缘故,崔老太爷一生隐忍低调,把自己的修行境界当成秘密保守到了百岁之后,直到今ri君陌来到崔园,他觉得那个机会终于到了。他想给书院一个意外,想一展自己隐忍多年的锋芒,想一吐压抑多年的怨气。 于是他没有意外地死了。 从始至终他都没有与君陌交手的机会。 因为君陌没有出手,只是向前走了一步。 他只需要走一步,对手便要展露全部的境界。 因为他是君陌。 宋阀老者看到崔老太爷变成无数团血肉,脸上的神情变得异常惊恐。他这些年一直停留在短命境下层,放在人间亦是有数的强者然而眼睁睁看着君陌只向前走了一步,知命巅峰的崔老太爷便当场惨死他哪里还有勇气? 君陌转身望向他。 宋阀老者厉啸一声,于绝望中逼出全部境界,怀中抱着的剑破空而起。 他只不过是知命下境,即便逼出全部境界,在某人的意识海洋里依然不够亮,所以南方并没有第二道铁箭袭来 君陌伸出左手,于秋风中微握。 那道飞剑在空中骤然转折,噗的一声深深刺入宋阀老者的胸膛。 (和大家说几句话,完全和拉票没关系,昨天说的两章,今天这章是四千多字,实在写不动了,因为需要把一些问题想清楚。 我本以为自己最近写的应该不错,昨晚上写完的早些,便回头重看了一遍,结果发现有很多章写的很烂,真的很烂,借口都找不到,我有些不甘心,便去看将夜最开始,发现第一卷写的要好些,但开头的那几章,原来是那样的沉闷陈腐,又去看第二卷入魔,发现居然是那么的冗长,我还是不甘心,便看自己最喜欢的青峡之战,才发现君陌和柳白打的那么麻烦,我居然用了那么多该死的短句,那么多重复的词。 于是我又失眠了,纯粹是难受的,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情绪确实有问题,原来我没有自己想象中写的好,我以前一直以为我写的很好的,我一直以为这是我最擅长的事情,是自己最骄傲的事情,但今天觉得真的不好,真的不好,这个不用安慰我,我自己都能看出不好来。 这是认真度的问题,也是时间的问题,也是能力的问题,能力不好短时间内很难进步,前面两个应该能变的更好才对,所以所有的问题最终都是自己的问题,态度的问题,勤奋的问题。 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想,也许过些天又会觉得将夜写的特别好,这时候只是自我怀疑期?但我的情绪真的很低落,我觉得真的是写的不好,我不想这样。明天四号周六,原来想着是双倍,想调假到后面,现在这情绪,也不想要月票了,明天照常休息,好好反省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