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神来之笔第六十五章 问天(下) - 将夜

第五卷 神来之笔第六十五章 问天(下)

宁缺老到神殿深外,才到露台e的那个身影 他有些震惊,因为那个身影很高大,比寻常男子还要高大,而且露台上的女子很胖,已经超出了丰腴的范围,只能用胖来形容。她穿着一件很薄的繁花青衣,崖下有秋风轮拂,却招不动丝毫,因为衣料被她丰满的身体绷的极紧,紧紧地贴在身上,线条夸张地隆起。 宁缺想象过很多次和桑桑重逢时的画面,却从来没有想到再次相见时,那个黑瘦的小丫头已经消失不见,出现在他面前的是这样一个高胖的女子。 他想起来那ri在小镇上买红薯时到的那辆马车,到那辆马车里的那个高胖的少女,想起自己曾经说她好像一只肥猪,才明白原来两人早已相遇。 当时的他相遇而未相识,她却必然一切了然于心,一念及此,他觉得自己的信心正在逐渐消散,书院的计划似乎也将要变得可笑起来。 他着她的背影,沉默了很长时间。 这个女子上去和桑桑没有任何相像的地方,和他回忆里的桑桑完全是两个人,但他知道她就是桑桑,不是因为那种玄渺的感觉,而是因为肯定的感知,他和她之间的屏障已经消失,他自然能知道她就是她。 露台上的女子明明就是桑桑,着却不是桑桑,不是那个瘦瘦黑黑的桑桑,而变成了白白胖胖的桑桑,宁缺忽然间伤感起来,因为他明白自己大概再也见不到那个瘦瘦黑黑的桑桑了。 桑桑站在露台上,临绝壁以观秋夜,双手负在身后,青袖垂落有如沧海,身姿挺拔仿佛高峰,然而给他的感觉却是那样的寂寞。 “跟或回家。 宁缺着她的背影说道,语气很自然不再像先前在神殿外那般激昂,就像一个男人在湖边到了贪玩的小妻子。 桑桑没有转身,依然负着双手,沉默不语,夜穹上的星光洒落在露台上,洒在她宽圆的肩头,然后如水墨一般泅开。 神殿里幽静无声,夜风自露台处抟入,绕过断成数截的万年长灯掀起一块旧布,露出一块金砖,还有一把大黑伞。 宁缺着那处,沉默片刻后向露台走去。他走到她身后,把手伸向她的肩似想要把那抹星光从她的身上抟去。 夜风轮柔他的指尖向她的肩头落下,然后落下。 他手指前端被削掉了一块鲜血渐溢凝成一个极规整的圆,上去就是一个殷红的小点,像美人身上的朱砂痣般好。 露台上有无数道肉眼不到的线条,把空间分割成两个部分,分成两个绝然不相通的世界,桑桑的世界和人间。 桑桑的世界由最基本的规则所构成包括空间规则,只要她不允许,那么便没有任何人能够进入她的世界。她的世界和人间相距无比遥远,即便她来到人间依然如此,她明明就站在宁缺的眼前却像是远在天边。 宁缺和她站的这么近,却隔的那么远。 宁缺着手指前端殷红的血,沉默了很长时间,然后笑了起来,笑容有些清淡和嘲讽,说道:“果然是天人相隔。” 他抬起头着她高大的背影,着她丰腴的腰臀,说道:“你变胖了很多,也变高了很多,人都变了,想来有很多事情你也已经忘了。” 桑桑依然没有说话,也没有转身,负着双手静观夜穹下的群山。 “那些事情我没有办法忘记。那年在河北道,饥民自相残杀,父母易子而食,我虽然活了下来,但已经变成了他们的一分子,如果不是在尸堆里刨出了你,我不知道我一个人会活成什么样子,所以不仅仅是我救了你,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你也救了我,你让我活的比较像个人样,让我在岷山在荒原上无恶不作的时候,都能找到一个比较光明的理由,是的,对于那时候的我来说,背上的你就是唯一的光明,你甚至曾经是我活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理由。” 宁缺着她的背影,着她负在身后的手,忽然想要去把她的手握住,就像很多年前,她在岷山里被狼群吓的哇哇大哭时,他把她抱在怀里,紧紧地握着她的小手,和她说了整整一夜故事。如今她的手不那么小但他依然想握着,这种渴望是如此的强烈,以至于他的声音都有些微微颤抖起来。 “我不知道你有没有思考过生命的意义是什么。你是永恒的客观存在,人类则只是时间旅途上的匆匆过客,我们的生命很短暂,而且必然有终结的那一天,很容易陷入虚无的路数,最终能够让我们坚定地走完每一天的理由,不外乎是情感之类在jing神上显得比较强大的东西,而如果仔细去分析这些东西,往往会发现,所有的这一切都是建立在回忆的基础上。拥有的回忆越多,情感便越浓烈长久。我这时候不想和你回忆当年的那些事情,但你很清楚,我们两个人拥有谁都难以比拟的回忆,所以你不能离开我,我也不能离开你n正如我以前曾经说过的那样,你是我的本命,你是我的命,所以我来找你,我要带你走。” 说完这段话,他再次把手伸向她的肩头,想拂去那抹寂寞的星光,想把她从那个孤单的世界里拉回人间,拉回身边。 露台上响起无数道极脆的碎裂声,他的衣袖瞬间裂成无数块,覆在手臂上的jing纯浩然气只支撑着极短暂的时间,便被空间里的那些线条切成碎絮,无数道细密的血线在他手臂上出现,眼着便要被切断。 忽然间,那些把世界分成两端的空间规则消失不见,他手臂那些恐怖的血线,不再继续深入,因为””桑桑放开了自己的世界。 桑桑缓缓转身,静静着他,眼眸里没有任何情绪,只是平静。 宁缺此时还没有从她放开世界的震撼中醒来,着她的眼神,愈发震撼无语,因为他从来没有过她这样的眼神。 桑桑伸手握住他僵在身前的手。 他觉得她的手很柔软,很温暖,就像是湖水一般,能包容一切,不,那不是手,而是温柔的宇宙,让他有些着魔。她是他的本命,所以她能感受到他的所思所想,而当他们的手握在一起时,他也到了她的意识,到了她的想法。 昊天的意识是那样的宏大,浩所若星辰大海,根本不是普通人类所能承受的,即便桑桑此时进行了控制,宁缺的识海依然掀起了惊天的巨浪。 他的眼角开始渗血,但他的眼神依然明亮,因为他在那片惊涛骇浪里到了很多回忆,很多她的回忆。他到了河北道被剥光树皮的桑树,到了岷山里咩咩待哺的小羊,到了渭城里的烧鸡与酒,到了长安城里的老笔斋,到了陈锦记的脂粉,到了那场夏雨还有床下的银票,也到了雪海畔的那一夜。——原来她什么都没有忘记,这些事情她都记得,甚至比他记得的更加清晰。 忽然间,宁缺的眼神不再明亮,变得有些黯淡,然后开始愤怒起来,因为他想明白了一个寒冷的事实,她是昊天,这些回忆里的幕幕画面,本就是她自己安排的,这些回忆只不过是她请夫子登天的衍生品!她和夫子相千年,谁都奈何不得彼此,她以天算构织了一个自然之局,降临人间,顺势而行,最终在洒水畔成功迫使夫子登天。她和宁缺的那些回忆是这今天算之局里的一部分,但不是原因,也不是目的,甚至可以说,这些只是手段。 宁缺盯着她的眼睛,着那绝对不属于人类的永恒平静,缓缓地握紧了左拳,因为身体用力,右臂上的那些血线再次崩开。 画长空7:49: 八月份完结呀,也快了 谢恋 7:49:5 其实他一直都明白,自己所珍视的那些回忆,只不过是她的算计,老师离开人间,最关键的两个点,自然是收他为徒,以及桑桑被揭穿是冥王之女,他背着桑桑满世界逃亡,所有的,都是天算罢了酬 但他不愿意去想这些事情,因为他不甘心,他总觉得她还是桑桑,直到此时此刻,双手相握,意识相通,所有的都被揭穿,于是他很痛苦。 “所有的都是天算,那么回忆自然也是假的。” 宁缺默然想着,然后在意识里明白了所有的一切,那些回忆可以虽真的,因为那时候的桑桑还没有醒来,还是他的桑桑。 只不过当桑桑醒来后,那些回忆便成了手段。 “我没有算到所有的事情,因为你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所以我留在了人间,与你之间的这段尘缘,始终无法斩断。” 桑桑说道:“所以你要臣服于我。” 宁缺对她从来没有任何隐瞒,包括他最大的那个秘密,去年随着夫子在海上漫游的那段岁月里,师徒的谈话也没有避着她。她知道他不是昊天世界的人,所以她决定展现自己的宽仁与慈爱。 宁缺盯着她的眼睛,问道:“我不是你的子民,为何要臣服于你?” 桑桑说道:“我赐你冉永恒。” 宁缺问道:“永恒这东西是什么?能当饭吃?还是能替我铺床叠被?”

上一篇   续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