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黄河之前想太多 - 将夜

第八十一章 黄河之前想太多

观主看着掌教淡然说道:“你想知道我为何回来?……你大概不会相信,我回来,是因为昊天需要我的帮助。” 掌教沉默不语,心想你在长安城中晋入清静境,切断了昊天的联系,才会得到昊天的降罪,直至今ri依然是个废人,莫说昊天无所不知、无所不能,根本不需要凡人的帮助,就算需要,那个人也不应该是你。 观主知道他在想些什么,微笑说道:“昊天不要我帮,所以我自囚知守观,如今她离开桃山,说明有些事情她也无法解决,所以我便要回来,看看能不能帮到她,至少可以做些她不方便做的事情。” 掌教还是没有听明白。 观主的神情平静的仿佛是道观里的湖,说道:“信仰是很简单的事情,即便信仰抛弃了你,你依然不动摇不离去,这才是真正的信仰。” 宁缺和桑桑走出深渊,在群山间行走,湛蓝的青天早已被厚云覆盖,渐趋狂暴的风雪让地面生出无数缕烟尘,遮掩了视线。 二人继续前行,待风雪渐静时,终于来到了山间一条崎岖的山道上,然后听着前方传来一道欢快的嘶鸣声。 密集如暴雨的蹄声响起,嘶鸣声连绵不绝,大黑马自山道远方闪电般驰来,一面奔跑一面摇头摆尾,显得快活至极。 当大黑马奔至宁缺身前,愕然发现桑桑居然也在,顿时敛了声息,谦卑地低着头走到桑桑身旁,轻轻摆尾以示讨好。 “没出息的东西。”宁缺笑着说道,接着发现大黑伞和箭匣铁刀都在它的背上不免有些意外,想不明白它是怎么做到的。 他拍了拍大黑马的脖颈,感慨说道:“这下终于齐了。” 宁缺和桑桑,再加上归来的大黑马还有那些行李,除了车厢还在长安城,这便是那年在世间逃亡时,最标准的搭配。 桑桑没有理会身旁摆出无耻模样的大黑马,也没有在意宁缺的感慨,负着双手顺着微雪中的山道向前行走。 这条隐成群山里的简易山道很长平ri里基本没有人来,道面年久失修简陋至极,但对他们来说,没有任何影响,只见繁花青衣微飘,有人持杖而行,大黑马自己牵着自己、挑着担无奈跟在他们身后。 走了约数个时辰,他们终于走出了脚下的这座荒山,来到分岔路口前,宁缺看着被雪层覆盖的群山,问道:“接下来去哪儿?” 桑桑面无表情说道:“你不惜求死也要让我离开桃山,为的不过是让我来到人间既然如此,去哪里又有什么区别?” 宁缺看着她脸畔轻飘的青丝,说道:“既然你肯跟着我离开桃山,说明你也想重蹈红尘,那么你总有想去的地方。” 桑桑说道:“我说过,你带路。” 宁缺想了想后说道:“这里距离宋国不远,我们去那里?” 大黑马听着他的建议低下头去心想主人你这点小聪明,还是不要在女主人面前表演了,不然很容易被嘲笑。 桑桑说道:“你想像夫那样,带我重走一遍世间路吃遍世间美食,看遍世间风景,这对我没用。” 宁缺的神情有些尴尬,手掌在树枝做成的手杖上无意识地滑动说道:“你想的太多了些,我只是记得那家酒楼里的饭菜不错。” 桑桑说道:“那间酒楼我已经去过,所以换个地方。” 宁缺说道:“或者去临康城?有个人在那里传道,他的想法和西陵教典有些不一样的地方,或者你会感兴趣。” 桑桑说道:“我从不关心人类用什么方法解释我的意志。” 宁缺说道:“这话听着有些深奥。” 桑桑说道:“我本就是天道。” 宁缺明白了,然后说道:“要不然我们回渭城看看?” 桑桑沉默了一段时间,说道:“你应该最想让我去长安城才对。” 宁缺说道:“我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去。” 桑桑说道:“现在还不愿意。” 宁缺又说了几个地方,都被桑桑冷漠地否决。 他想着在深渊雾瘴里的那番对话,无奈说道:“你让我带路,结果我说的地方你都不同意,那最终还不是你决定。” 桑桑说道:“东方西方北方你都提到了,为何不提南方?” 宁缺不知该如何接这句话,西陵神国这片群山之南,便应该是那条著名的大河,大河之南便是大河国…… 桑桑看着他,面无表情说道:“为何不去大河国?” 宁缺说道:“那里远离繁华,真可以说是穷乡僻壤,没有什么特殊的风景,也很难看到新鲜的人事,我自然没有想到。” 桑桑说道:“但那里有你我认识的人。” 宁缺装作听不懂,说道:“你我在这个世界上认识的人很多。” 桑桑说道:“你究竟在怕什么?” 宁缺没有说话。 桑桑静静看着他的眼睛,说道:“你怕我杀死她?” 宁缺说道:“你为什么要杀死她?” 桑桑说道:“昊天要人去死,不需要理由。” 宁缺看着她的眼睛,沉默片刻后说道:“或者你是在吃醋?” 桑桑的神情没有任何变化,说道:“你怕我杀死她,那是因为潜意识里,你希望我吃醋,不代表我真的有这种低级的情绪。” 宁缺依然静静看着她的眼睛,问道:“但你在吃醋。” 桑桑没有说话。 “不然你不会问我为什么不选择大河国。”宁缺笑了起来,像极了老笔斋那只猫每次逮到老鼠后的得意模样。 桑桑微微一笑,说道:“那我们要去大河吗?” 宁缺说道:“我能反对吗?” 桑桑说道:“可以,但我不会接受。” 宁缺说道:“那便走吧。” 大黑马在后面听着他们的对话,不禁觉得好生无趣,想着有可能会看见自己最喜欢的那个女主人开心之余不免有些紧张。 它所担心的也是宁缺所担心的——桑桑重新来到人间,如果真的越来越像人类,自然是宁缺最想看到的事情,然而她毕竟是无所不能的昊天,再加上人类复杂的情绪后,谁也不知道她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一路向南,顺着山道不断前行,风雪渐渐没了踪影,太阳照耀着丘陵和田地深冬时节的南方依然温暖的不像话。 来到丘陵地带后,桑桑便离开了山道,沿着笔直的线条,向着南方行走,无论怎样的艰险地势,对于她来说自然有如坦途,但对宁缺和大黑马来说则很辛苦他不禁有些抱怨,现在究竟是谁在带路? 某ri丘陵前方忽然传来雷般的轰鸣声,空气中的湿意隐隐也增加了不少,宁缺很自然地想起书院后山的那道瀑布,想起二师兄的小院,不禁有些好奇前面那条瀑布究竟有多雄壮,声音竟能传出这般远。 待来到断崖前,宁缺才发现原来这并不是一道瀑布,而是一条雄壮的河流。黄浪滔滔,水势丰沛至极,在黑sè山石与黄sè的土原之间肆意奔涌,在这段落差极大的河谷里黄浊的河水奔流跌落形成了数道极宽的瀑布,水头相撞发出雷般的轰鸣,震的水中的礁石仿佛随时可能碎掉,正是传说中的大河。 看着身前黄sè的大河感受着脚下崖石处传来的微微颤抖,体会着河水里蕴藏着的无穷力量,他的心神受到了极大的震撼,明白了为何这条大河能够帮助大河国挡住南晋的jing兵也明白了柳白当年为何能够在此悟道。 他很自然地回想起秋天时,那把从剑阁飞临桃山的剑——在光明神殿里洒扫的时候他曾在角落里,看到柳白死后留下的那把古剑。 夫曾经用那把剑斩金龙、杀神将,柳白把自己的灵魂投注到那把剑中,傲然赴桃山,只身挑战昊天,那把古剑就是人间之剑。 如今剑还在,用剑的人都已经不在了。 睹黄河滔滔,思及前贤,宁缺百感交集,看着站在身旁的桑桑,更是心情复杂地不知如何言语。 桑桑看着河畔某块黑sè的礁石,说道:“柳白便是在此地悟剑。 一路向南,便来到柳白悟剑之地,宁缺明白,这必然是桑桑的意志,他看着那块黑sè礁石间隐隐若现的剑痕,若有所思。 沉默片刻后,他右手仲向微湿的空中,于雷般的河水奔流声中,握住铁刀开始冥想,他想在前贤悟剑处,悟些刀意。 桑桑说道:“你是符师。” 宁缺明白她的意思,说道:“我用刀也能写出符来。” 桑桑说道:“你的jing神比前些天昂扬了不少。” 宁缺说道:“见遗迹,思前贤,总能受些激励。” 桑桑说道:“人类总是容易沉浸在这种无用的情绪之中。” 宁缺说道:“不然你为何带我来此地?” 桑桑说道:“我带你来此地,是想要你明白,就算强大如夫,气盛如柳白,依然不是我的对手,你更应该死心。” 听着这句话,宁缺沉默了很长时间。 他带她重蹈红尘,是继续老师的那场战斗,想让她变得越来越像人类,但在这个过程里,她想要做的事情,则是让他真正的臣服。 “柳白入道时,看见了我们眼前的这条黄河。” 宁缺说道:“我入道时,看见了一片海洋,从这个角度来说,只要我勤勉修行,将来总有一天,我能超过柳白,我能做到他没有做到的事情。” 桑桑说道:“你初识时能感应一片海,是因为当夜我在你身旁,并不代表你的修行天赋真的就有这么高,你想多了。” 宁缺有些恼火,说道:“你管我怎么想。” (今明两天都有事,从后天开始提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