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月有圆缺,人有老病 - 将夜

第九十七章 月有圆缺,人有老病

()jing彩小说尽在记住我们的网址: 如今算来,相识已有好些年,曾经不共戴天,也曾携手并肩,宁缺和叶红鱼之间的关系一直都很微妙。レ♠思♥路♣客レ 光明祭前,他曾去裁决神殿找过她,叶红鱼给他留了退路,这便是再次承情,所以他的回答很认真,他想要帮她。 信仰与仇恨哪个更重要?宁缺知道叶红鱼像自己一样,不是务虚者,那么她的这个问题必然有具体所指,只是指在何处? “你和昊天离开之后,观主上山。” 叶红鱼说道:“掌教看似屈膝臣服,实际上道门还是处于均势之中,隆庆变得很强大,有很多事情我都不喜欢。” 宁缺说道:“于是你选择离开桃山。” 叶红鱼说道:“我只是来看看你准备把昊天带到什么地方去。” 宁缺说道:“你为行么要见她?” 叶红鱼沉默片刻后说道:“或者,是想通过她来获得某种勇气。” 宁缺隐约明白了些什么,说道:“事实上,你已经开始做了,我很想知道,你和熊初墨之间究竟有怎样的深仇。” 从昨夜开始的这场道门清洗,是光明神殿借助昊天神威的一次反动,裁决神殿不应该响应的如此迅速而坚决,但如果想明白,上次道门对光明神殿进行清洗的主要势力是掌教的亲信,那么便能明白其中的缘由。 这场清洗到最后,必然会动摇掌教的根基。 叶红鱼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说道:“我只是在执行昊天的意志。” 宁缺说道:“你这是在挟昊天以令道门。” 叶红鱼看着他微讽说道:“这不是正是你一直试图要做的事情?” 既然她不肯讲述这场仇恨的具体来由,宁缺自然也不便往深处询问,沉默片刻后问道:“就算你成功了,以后怎么办?” 叶红鱼说道:“先成功,再论以后。 宁缺说道:“成为西陵神殿新一任掌教,或者观主,又有什么意思?” 去年在长安城他曾经对她说过类似的话。 “书院做任何事情都要讲究意思,但对我来说,做事情不看这一点,也不看有没有意义,只看那件事情是不是值得去做。” 叶红鱼说道:“我的事情我自有想法,而你究竟想带昊天去哪里?现在整个人间都在猜测你们这趟旅程的终点在何处。” 宁缺说道:“我没有能力带着她走事实上是她自己要看人间,我们去的这些地方,都是她自己要去的。” 叶红鱼不知该说些什么,现在的局面在人类历史上从来没有出现过即便是观主对此也没有任何经验,只能静静旁观。 宁缺说道:“现在我只能走一步看一步,看看最后能走到哪一步吧。” 叶红鱼说道:“就像摸着石头过河。” 宁缺想起和桑桑过大河时的画面,摇头微笑说道:“我们过河不用摸石头。” 这场谈话就此结束,叶红鱼带着两千西陵神殿骑兵回到桃山,昊天对道门的降罪必将持续,谁也不知道这场风波何时能够真正停息。 宁缺和桑桑离开了齐国都城向着西方继续自己的旅行,他们行走在chun雨里的青sè山丘间,来到了那座已经被烧成废墟的红莲寺。 看着满地瓦砾和瓦砾间新生的野草、焦木以及湿木间新生的野菌,宁缺沉默了很长时间,想着叶红鱼的那句话情绪有些复杂。 当年正在这座破寺前的雨中,隆庆带着堕落骑兵围攻他和桑桑他于绝境之中暴发,以餐餐重伤隆庆,并且破境知命。 现在,隆庆变得更强大了。 宁缺知道叶红鱼何等样骄傲自信,隆庆在世人眼中是煌煌美神子,但在她的眼里,只是普通的下属,没有任何特殊的地方。 现在连她都不得不承认隆庆的强大。 那么这说明隆庆现在真的很强大。 在很多人眼中宁缺和隆庆是一生之敌,最终必将以某人的死亡及另一个的最终胜利而结束这段并行的人生。 如果隆庆真的强大起来,宁缺应该是最头痛的那个人,但实际上,他只是看着chun雨里的残寺有所感慨并不如何紧张。 叶红鱼以昊天的名义,在道门展开血腥清洗削弱掌教的势力,便无人敢反对,他现在带着昊天到处旅游,又哪里会担心人间的力量? 挟昊天以令道门,道门自然清静。 携昊天以游人间,人间自然太平。 宁缺和桑桑离开西陵神殿,南下大河,沿海入瓦山访烂柯,再至齐国,过红莲寺,一路行来逾数月时间,终于进入南晋国内。 对桑桑来说,这是她与人间的一场战争,对于宁缺来说,这是留下她的手段,对于他们来说,这是数年前秋天那场旅行的倒溯。 对人间来说,这场旅行则被赋予了更复杂、更神圣的意义,无数双眼光注视并且追随着他们的脚步,很多人因此而屏息敛声,随着他们的行走而心情起伏不定,废了寝食,乱了心事,自然也忘了彼此间的纷争。南晋东方有片无名小湖,与北面浩荡的大泽相比,寒酸的令人直yu掩面,而且地处荒僻深小,间,湖畔也没有人住,显得格外清静。 宁缺坐在湖畔烤鱼。 筹火被控制的极好,桑桑不用动手,他对昊天神辉的理解用在烹饪之上也自有妙处,鱼表已被烤的金黄,肥嫩的鱼肉却依然弹舌。 桑桑从宁缺手里接过烤好的鱼,没有像往常那样面无表情地进食,然后用速度表示满意与否,而是继续看着湖面发呆。 这片湖很小,在群山间显得很可怜。但只要坐在湖畔,便一定能够看到湖水里的那轮月亮。 今天是满月,浑圆的明月悬在夜空里,把所有星星的光彩的夺走,向人间洒落无数银辉,湖水里的鱼儿都被照亮了眼睛。 桑桑看着随着湖水轻轻起伏的明月脸sè有微白,神情显得有些疲倦。 宁缺早就注意到了这个现象,每当夜空里的月圆时,桑桑便会变得虚弱起来,而当月块或者有云时,她便会回复强大。 当然这种强大或虚弱只是相对于她本来近乎无限的威能而言,即便最虚弱时刻的她,依然比人间所有修行者加起来都更要强大。 夫子与昊天之间的战争,虽然发生在苍穹之间但战争的结果,最终还是会落回到人间,因为昊天也在人间。 月有yin晴圆缺,人有生老病死。桑桑变得越来越像人类,于是她开始会生病口如果这样持续下去,她会不会老死? 宁缺能想明白其中的缘由,她又怎么可能想不明白? “你就这么想我死吗?” 桑桑看着湖水里的明月对身旁的宁缺问道。 在光明神殿露台栏畔,她看着宁缺不惜一切代价也要破云坠深渊求死时,曾经在心里默默问过这样一句话。 现在,她当着宁缺的面问了出来。 宁缺沉默了很长时间,说道:“会有办法的。” 桑桑说道:“这是客观题不是主观题。” 宁缺不知该如何回答。 湖畔安静无声,夜风轻拂水面明月被揉碎,然后随着水面轻荡,慢慢地慢慢地再次聚拢起来,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桑桑的眼眸深处,无数星辰幻灭重生,那是她的愤怒。 夜穹里无数万颗星星,忽然间大放光明,前一刻还是淡至不能见下一刻便夺目非常,瞬间掩盖了明月的光辉。 深夜的人间,忽然间变得亮如白昼。 尤其是群山里的小湖,更是如同变成光明的神国。 无数神辉落下,湖水开始沸腾弥漫出无数雾气,水里的鱼儿惊恐不安四处游动,拼命地向水草和湖石深处钻去,却哪里能够逃脱天威? 一声雷般的轰鸣,在群山间响起。 湖水向着夜空喷涌而上,如一道极大的喷泉,水花越过后方的峰顶。 落下,便是一场温热的雨,似极了眼泪。 满天繁星渐敛,湖山渐静。数百条鱼躺在湖泥里,翻着肚皮,冒着热气,已经被煮熟。 宁缺和桑桑浑身都被湖水打湿,看着很是狼狈。 雨水重新聚入湖中,渐渐重新变得清澈。 桑桑的脸上,沾了些泥,像顽皮的孩子般。 宁缺端了盆湖水,蹲在她身前,把毛中打湿替她洗脸,把脸上沾着的那些泥点一一擦掉,动作非常温柔仔细。 天若有情,只是一时,更多的时候,桑桑平静而沉默,平静是因为所有的一切依然在她的计算里,沉默是因为她不觉得有哪个人类够资格和她进行jing神方面的交流,宁缺或者有,但她越来越烦他了。就这样平静而沉默的行走着,两个人离开深山野湖,来到阡陌交通的田野间,车厢早已被崩散,只有大黑马沉默地跟随着。 顺着官道,宁缺和桑桑走进了南晋都城临康,对于这座城市,宁缺不是很陌生,熟门熟路地来到东城,走进了贫具区深处。 街巷依然逼仄,气味依然难闻,家家户户临时搭建的建筑还是那样弱不禁风,茅厕外的布帘还是短的能够看到人头,但终究有了变化。 街巷里的污水少了很多,变得相对干燥了些,蚊蝇自然也不像以前那般猖厥,最重要的是,行走在里面的人们,仿佛多了很多生气。 一年时间不到,便发生了这么多变化,宁缺觉得有些惊讶,对那位在陋巷里传道的男人,更是生出了很多佩服。破屋前围拢了数百人,正在听人讲道,讲道的那人穿着身浅身的旧衫,梳着道髻,髻里插着根旧筷子,神态平静从容。 他讲的内容是西陵教典,阐述之道则大为不同。 桑桑看着那处,忽然说道:“这些人都应该被烧死。” (今天还有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