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神来之笔 第一百三十四章 影子与钟声 - 将夜

第五卷神来之笔 第一百三十四章 影子与钟声

()轮椅不大,观主坐在里面却显得很宽敞,因为他现在很瘦弱,哪怕裹着毯子,也占不了太大的地方,就像再伟大的人死之后,也只用一个匣子便能装下,当然,我们并不能用这一点来否认那人生前的伟大。 他静静看着灰sè的天空,天空落在眼里,微显黯淡,早已不似进长安城那天意气风发,他现在是一根风中的烛,正在度着最后的残年。 如果不去思考善恶道义或者人类前途这些问题,观主当然是位伟人,哪怕现在已经变成废人,风烛残年时刻要做的事情,依然是伟大的事情。 把昊天都放在自己的筹谋之中,谁敢说这不伟大? 隆庆在旁低声应下,沉默了很长时间,忍不住问道:“万一?” 观主说道:“没有万一。” 他是千年来道门最了不起的人物,他是最虔诚的昊天信徒,哪怕他在算计昊天,依然如此,他永远不会怀疑昊天无所不能。 “没有人能杀死昊天,夫子不能,佛祖自然也不能。” 隆庆看着灰sè的天空,说道:“但佛祖把昊天收进了那张棋盘里。” 观主说道:“那张棋盘里才是佛祖的极乐世界,我虽然看见佛祖涅槃,但我知道涅槃是什么,我知道他想做什么,只是徒劳。” 隆庆说道:“弟子不解。” 观主说道:“昊天无所不知,无所不能。哪怕她认为自己不知道,她还是知道,天算算不到,还有天心,她的天心落处便在那张棋盘之间,她自己想去,不然她为何要在人间寻找佛祖的踪迹?” 隆庆问道:“昊天为何要找那张棋盘?” 观主说道:“因为那张棋盘能让她重回神国。” 隆庆说道:“弟子还是不明白。” 观主说道:“不要说你不明白,便是她自己都不明白。” 隆庆眉头微皱说道:“但老师您明白。” “因为昊天给过我谕示。” 观主指向晦暗的天空,说道:“不是道门想算昊天,更不是我想借佛祖之局杀死昊天。而是昊天自己想回去。” 隆庆沉默了很长时间,他明白观主的意思,就算佛祖在棋盘里杀死昊天,那也只代表帮助昊天回复成最纯净的规则。 只是……这真是她自己的想法吗?还是神国里昊天的想法?她和神国里的昊天究竟是什么关系。谁才是真正的昊天? “都是昊天。”观主说道。 “如果佛祖真的在棋盘里,把昊天永远镇压,甚至占据,即不杀她,又不让她出来,那她如何回到神国?” 隆庆说道:“讲经首座一年前便说过,只有佛缘,没有天意。” 听到他说的话,观主忍不住笑了起来,笑的很是欢愉。天真无比。就像是在树屋里偷拆礼物的孩子,甚至流下泪来。 “除了昊天自己……哪里还有永远这种东西?她或者死在里面,从而重归神国,或者活着出来,还是重归神国。” 观主接过隆庆递过来的手帕。擦掉脸上的泪水,笑着说道:“谁能困得住天?天空又怎么可能被困住?纵使能逃得过天算,又如何逃得过天心?就算你能逃过这方天,又如何能逃得过那方天?连昊天都逃不过她自己的心意。更不要说什么夫子什么狗屎佛祖了,真是可笑啊。” 隆庆还是没有听懂,昊天如果死在棋盘里,或者能够变成规则重回神国,可观主为什么如此肯定,就算她活着出来,也会回到神国呢? 观主有些冷,举起枯瘦的右手。 中年道人在轮椅后面,一直没有说话,此时推着轮椅向石屋里走去。 观主给隆庆留下一句交待,然后疲惫地闭上眼睛,开始养神。 “告诉熊初墨,开始准备吧。” …… …… 晨钟与暮鼓,chun花与秋实,泡菜与米饭,黑鸦与小溪,佛经与天空,湖水与白塔,时间与空间,似在流动,又似静止。 宁缺读完了数百卷佛经,又开始读那些前代高僧留下的笔记,伴着钟声静默修行,佛法渐深,心思自然宁静如井,水痕不生。 桑桑还在看天,有时候在小院里看,有时候在湖畔看,有时候看溪水里凌乱的天空,有时候看湖水里静谧的天空,怎么看都看不厌。 某ri清晨,宁缺做完早饭来到白塔寺里,如往常一样与那位叫青板僧的痴呆和尚说了些闲话,便自去禅房读经。 看着佛经里某妙处,他心生喜乐祥和之念,浑然只觉禅心通透,听着远处殿里传来的钟声,仿佛要忘却一切烦恼忧愁。 忽然间,他看到墙上出现了一个影子,那是烛光落在他的身上,从而在墙上留下的身影,那影子正盘膝而坐,似在修行。 他这才发现窗外天sè已暗,已到了深夜,不由暗自感慨,佛法果然高妙,读佛经能够忘却时间流逝,自然能忘记忧愁苦厄。 桑桑今天没有随他来白塔寺,想着她还在家里等着自己回去做晚饭,宁缺把桌上的佛经收拾好,吹熄蜡烛,便准备离开。 就在跨过门槛的时候,他忽然收回了脚步。 他站在槛内,沉默了很长时间,额上渐有汗珠渗出。 他想要回头,却有些不敢回头,心里有种极为强烈的感觉,只要回头,便会发生很可怕的事情,美好的生活会一去不复返。 他挣扎了很长时间,最终还是转过身去。 因为他很好奇,对于人类来说,这是最能战胜恐惧的一种情绪。 宁缺再次看到了墙上的那个影子。 他没有在桌旁读佛经,桌上的蜡烛已经熄灭。寺庙上方的星辰被云遮着,一片yin暗,然而……那个影子还在。 这不是他的影子,那么是谁的影子。 宁缺看着影子,再次沉默了很长时间,然后向墙边走去。 他的脚步很沉重,神情也很沉重。 走到墙前,他沉默观察了很长时间,甚至伸手去摸了摸,发现这个影子没有任何奇怪的地方。就是纯粹的yin影,只能看到,无法触摸到。 荫是树的影,晷是ri的影。yin是山的影,这个影子是谁的?世上怎么可能会有单独存在的影子? 宁缺想了想,在这道影子前盘膝坐下。 直到盘膝坐下,他才发现,这就是自己的影子,因为一模一样。 先前他坐在书桌旁,看到影子盘着膝,似在修佛,却没有注意。 他忽然想起,在悬空寺崖洞深处的石壁上。曾经看到过一个影子。 那是莲生大师的影子。 难道自己修佛大成。已经到了莲生当年的境界? 宁缺有些惊喜,在识海里坐了莲花,结了大手印,开始修佛。 他有些担心这道影子会逐渐淡去,所以想要加强一下。 只是刹那。他便晋入物我两忘的禅定境界。 然而令他感到震惊的是,墙上的影子忽然挣扎了起来! 影子不再盘膝,在墙上站起,举起双臂。向着头顶撑去,仿佛要撑起什么极重的事物,不,这影子竟似要撑破这片天空! 这片天空太过沉重,影子没能成功,开始抱着头不停地扭动身体,扭成各种奇形怪状的模样,显得极为痛苦。 影子继续挣扎,像极了黑sè的火焰,在白墙上不停地燃烧,伸吐着火苗,就像在跳一场怪异的舞蹈,要让天地都随之起舞! 宁缺怔怔看着痛苦挣扎的影子,不知为何,竟能感觉到对方的痛苦,更令他感到寒冷的是,从影子的挣扎里,他体会到一道极深的不甘与愤怒,那份不甘与愤怒是那样的绝望,绝望地整个世界都要随之流泪。 一股浓郁的辛酸意,直冲眉间,宁缺就这样哭了起来。 便在这时,白塔寺里响起了钟声。 晚课应该早已经结束,为何寺里会有钟声响起? 钟声是那般的悠扬,可以清心,可以宁神。 听着钟声,宁缺渐渐平静。 墙上的影子,也随之而平静,但只不过是瞬间,影子便再次挣扎起来,而且因为钟声的缘故,变得更加疯狂而暴烈! 嗡的一声巨响! 不是寺里的钟声,而是宁缺脑里的声音,他觉得自己的脑袋里,仿佛有人正拿着一把锋利的巨斧,向着自己的头盖骨狠狠地砍下! 一道难以言喻的极致痛楚,从他的头顶向着身体四处蔓延,他的脸sè苍白,双唇颤抖,竟是痛的喊不出来声音! 寺里的钟声停止,一片安静。 宁缺脑里的钟声还在持续,那把巨斧还在不停地斫着他的头盖骨,仿佛要把他的脑袋劈开,痛的他抱着头在地上不停翻滚! 这是怎么回事? 因为剧烈的痛楚,他的汗水湿透了衣裳,神思有些恍惚,根本没有发现,自己的识海最深处,有几片意识碎片变得异常明亮,仿佛要爆炸一般。 他唯一残留的意识,就是要找到在自己脑袋里拿斧头狂挥的那个人,他要把那个人杀死,他要从这种可怕的痛苦里摆脱出来! 他艰难地爬到墙前,看着那个疯狂挣扎的影子,抽出铁刀,用尽全部力量砍了下去,他知道这一切肯定和这个影子有关,他要砍死他! 铁刀落在墙上,烟尘大起,石砖乱飞,然而影子还在,还在他的眼前。 便在这时,夜寺上方极高远的天穹里,忽然也响起了一道钟声。 这道钟声落入禅房,落在他的身上,也落在他的心上。 这道钟声,又是一道巨斧。 有人在他的脑袋里拿着斧子狂砍。 有人在天上拿着斧子狂砍。 他踡缩在墙角,脸sè苍白,目光散乱而痛苦,仿佛随时会死去。 …… ……

下一篇   向大家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