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忽然之间 第一章 昊天留给人间的礼物(上) - 将夜

第六卷忽然之间 第一章 昊天留给人间的礼物(上)

深春的临康城,客舍青青,有辇自城外门来,在街间缓慢行走,柳亦青坐在辇里,闭着眼睛,神情平静。 今日春祭,城中升起无数盏明灯,向着夜空飘去,无数道门信徒,对着那些明灯虔诚跪拜,向昊天颂祈,画面很是庄严神圣。 柳亦青不能视物,看不到春夜景致,自然也看不到千万盏明灯,但他能听到那些颂祈的声音,能感受到信徒们的狂热。 很自然的,他想起了数日前那场春风化雨,那场洒遍人间的甘霖,那些神奇的画面,那艘驶向神国的大船。 昊天离开了人间,恩泽却留在了人间,由此而产生的那些变化,必将深刻地改变这个世界,这个时代。 柳亦青有些疲惫地抬起手,辇转入侧方的一片街巷里,在这些年重新拓宽的道路里缓慢行走,来到一间旧屋前。 旧屋已不像当年那般破落,被虔诚的新教信徒粉刷一新,柳亦青下辇,走进屋中,站在窗畔,沉默了很长时间。 陈皮皮走到他身旁,向着窗外的星空望去。 柳亦青说道:“我看到大时代正在来临。” 他的眼睛上蒙着白布,看不到任何画面,但他能够看到波澜壮阔的未来,风云际会的人间,看到鲜血以及杀戮。 在这数年里迅速传播的新教,在短短的十余日里遭受了近乎灭顶之灾,不仅仅是因为西陵神殿诏告世间,取缔新教,信仰新教的信徒生前要受火刑惩罚,死后更会被打落万丈深渊,永远不可能进入昊天神国,更因为昊天向人间展示了她的慈爱与威能——对新教教义而言,昊天留在人间的福泽,那些重病忽愈的虔诚信徒,那些破境的修行者。那些新生的手指。是最沉重的打击。 陈皮皮看着星夜里那轮有些黯淡的月亮,沉默很长时间后说道:“除了等待,或者,我们还能做些事情,比如抗争。” 柳亦青看着自己看不到的星空,说道:“人无法与天争。” 陈皮皮说道:“这不像是你会说出来的话。” 数年前桃山光明祭,柳白持剑直入光明神殿。以剑逆天,其后剑阁诸弟子,想也未想,护着陈皮皮与唐小棠杀出桃山重围,回到临康。 从那一天开始,剑阁站到了道门的对立面。柳亦青在选择里所展露出来的决绝强悍,直到数年后依然令修行界很是震撼。 星光落在柳亦青蒙着眼睛的白布上,仿佛镀上了一层寒冷的霜,看着就像是万年的雪,冷而坚定,他的声音也同样如此。 “无法与天争,不代表不去争。” 陈皮皮沉默不语。柳亦青的这句话,便是剑阁的态度。如剑锋一般冷硬。然而其间依然有很多无奈与不曾出口的喟叹。 这种决然,并不能改变人间的局势。所以徒悲壮。 “西陵神殿的诰书应该马上就要到了。” 柳亦青说道,那封诰书的内容他还没有看到,但能够猜到,自然是要求南晋取缔新教,并且交出陈皮皮等人。 他收回望向星夜的目光,隔着那层薄薄的白布看着陈皮皮,平静说道:“剑阁没有力量再继续保护你,开始准备离开吧。” 陈皮皮感叹说道:“在临康城住习惯了,一时要离开还真有些心乱。” 柳亦青没有说什么,转身向外走去。 南晋国力强盛,仅次于唐国和金帐王庭,按道理来说,如今成为唐国盟友,对战局平衡非常重要,然而剑阁并不能完全斩断道门对南晋的影响力,随着昊天把甘霖洒遍人间,南晋民众对昊天的信仰愈发坚定,临康城暗流涌动,无论皇宫还是军方都在做准备,剑阁再如何强势,也已经没有办法挽狂澜于既倒。 除非书院出手,或者唐军提前出青峡,破清河渡大泽,赶在西陵神殿之前,直接控制南晋,才有可能改变局面。 然而无奈的是,这数年时间里,唐国的国力虽然在恢复当中,因为向晚原被割让,铁骑的真实力量变弱了很多,最关键的是唐国现在的巅峰战力严重不足,就算加上剑阁,也不可能是道门的对手。 在数年前那场战争里,道门强者也有很多陨落,但道门毕竟统治着这个世界,潜力无限,随着南海一脉回归,尤其是随着那场甘霖,无数道观里涌现出了无数新生的强者,酒徒和屠夫隐而未发,便让书院最顶尖的那几人不敢轻动,那么又有谁能来对付这些新生的道门强者? 说来说去,还是那场春风化雨。 那场甘霖让修行界的面貌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无数修行者迈过了眼前那道高高的门槛,很多人一夜洞玄,知命境强者的数量也增加了很多,真可谓是强者辈出,或者,这便是所谓大时代到来的证明。 天谕院准备初夏的大比,已经成为副院长的花痴陆晨迦,看着那些紧张的学生,回忆着当年的那些故事,神情有些惘然。当年正是在天谕院的夏日大比中,隆庆脱颖而出,今年会有相似的故事吗? 偏僻角落里,小道僮看着堆的整整齐齐的柴堆,沉默了很长时间,把柴刀插进腰间,向人群中间走去。 他看着教习紧张说道:“我要报名。” 教习看着这个满身尘土的小道僮,厉声说道:“你知道你在做什么?” 陆晨迦静静看着小道僮,忽然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小道僮被她美丽的容颜照耀的有些心慌,说道:“横木立人。” 陆晨迦说道:“你要报名做什么?” 小道僮有些紧张,说道:“我要参加大比。” 陆晨迦沉默片刻,问道:“你现在是什么境界?” 小道僮摇摇头,说道:“我不知道。” 天谕院里有湖,众人正在湖畔,小道僮望向湖水里,有鱼忽然静止,看着这幕画面,陆晨迦面色微白,那名教习更是直接昏了过去。 “我不知道你的身上发生过什么……但那必然是神迹。”陆晨迦看着那名小道僮,声音微颤说道:“因为你是昊天留给人间的礼物。” …… …… (虽然不多,但总算是开始了,长松了一口气,哪怕是万里长征,开始踏出第一步,那么便一定能稳稳地走完,再次感谢大家。这是将夜的最后一卷,卷名叫:忽然之间,曾经想过用万物之始和天黑之前,向大家报告,我会好好调养身体,认真写作,珍惜每一天,力争长命百岁。)

上一篇   今天还是没有更新

下一篇   再次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