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忽然之间 第四章 青衣少年 - 将夜

第六卷忽然之间 第四章 青衣少年

千年之前的人间和现在很不一样,那时候的人间很乱,人很少——只有能够修行的人才有资格过上人的生活,不能修行的人过的是狗的日子,至于西陵神殿,则是地面的神国,与尘世无关的天堂。 直至夫子建唐、教谕世人,这种情况才有了改变,西陵神殿也被迫把目光投向尘世,修行者再也不能像以往那样奴役凡人,修行界再也无法像以往那样高高在上,于是人间的人便变得越来越多。 所谓千年圣人出,便是这个道理。 随着夫子离开人间,很多事情再次发生改变,再也没有谁能够阻止修行者重新统治这个世界,至少在长安城能够看到的疆土之外。 数年前,柳亦青单剑入宫,杀了当时的南晋皇帝,便是这种改变的明证,一个崭新的时代来临了,他是第一个掀起帷幕那角的人。 人间失去了守护者,规则开始崩坏,新时代将会重新变得原始蛮荒而血腥,每个人都有机会用自己的力量讲述自己的道理。 强者是这个新世界的主人,柳亦青是强者,他今夜面对的敌人,也都是强者,都是有资格讲道理的人,他只希望能够快一些。 所以他没有看赵思守,因为这名瘦道人虽然是南海一脉的知命境强者,是海的儿子,但不是他真正的对手——不是他的对手。 柳亦青看着夜色,说道:“那么。来吧。” 夜色如水般静谧,那道声音没有响起,也没有人走出来。 赵思守的脸色有些难看,干瘦黝黑的皱纹里有些不甘,但他没有出手,因为他听到皇城里传来一道脚步声。 皇城四周的所有人都听到了那道脚步声。 那道脚步声很稳定,很有节奏,那双脚上穿着的鞋应该不是皮的,而是棉的,声音显得有些沉闷。就像是木头折断的声音。 一名少年从皇城里走了出来。 火光把地面照的有若白昼。也把少年的影子照的异常鲜明,只是无法看清楚他的容颜,只能看清他穿着件青色的旧衣,青衣边缘绣着崭新金线 ——西陵神殿里。只有红衣神官才有资格绣金线。令人不解的是。少年没有穿红色神袍,青衣洗的发白,看上去就是名小厮。 大概是因为他习惯了做小厮的缘故。 柳亦青侧脸。静静听着脚步声,握着剑柄的手时松时紧,似乎其间也有某种节奏,在与那道脚步声相和,或是相战。 随着行走,青衣少年的身后不停响起金属磨擦声,十三把细长的刀缓缓探出刀鞘,出现在人们的视线里。 那些刀就像花瓣,他便站在花中间。 他停下脚步,抬头向夜穹望了一眼,因为这个动作,火光照亮了他的脸颊,平凡的眉眼被耀的很清晰,脸色有些苍白。 同样是脸色苍白,城墙上南晋小皇帝的脸苍白的很是怯懦不安,他脸上的苍白里却透着某种令人畏惧的疯狂。 除了身后由刀组成的花,他的手里捧着一朵金色的大花,他看着那朵金花,神情很是虔诚狂热,目光里仿佛蕴着极高温的火焰。 他伸手摘花瓣,同时喃喃念道:“死,不死,死,不死……” 摘一片花瓣,说一声死,再摘一片,说一声不死,最后一片花瓣离开花茎,落在地面上,同时他说了声死。 青衣少年有些高兴,像孩童一样天真的高兴,脸颊显得更加苍白,他看着辇上的柳亦青,声音微颤说道:“你今夜要死了。” 他的声音有些微颤,是因为有些紧张,他从来没有真正的战斗过,但他并不畏惧,因为他知道自己绝对不会输,在昊天的世界里。 柳亦青没有说话,他很清楚,无论这个少年怎么数,最后都必然是一个死字,因为他虽然不能视物,但知道对方是谁。 皇城四周的人们也知道这名青衣少年的来历,包括南晋小皇帝在内,所有人都显得有些兴奋,又因为敬畏而绝对沉默。 深春时节,西陵神殿大比,有位青衣小厮夺了头名,他没有师承,便在数月前,他还不能修行,但一场春雨便让他知命,包括西陵神殿掌教在内,没有人知道他的潜力极限或者说真实境界在哪里,他的出现有若神迹。 在昊天信徒眼里,他才是真正的道门天才,无论是曾经的叶苏还是传闻里的陈皮皮,都无法与这名青衣少年相提并论。 因为他是昊天留在人间的礼物。 他叫横木立人,曾经是天谕院砍柴的青衣小厮,现在是西陵神殿的红衣神官。 柳亦青问道:“你准备怎么让我死?” 横木立人说道:“我用刀。” 柳亦青问道:“什么刀?” 横木立人说道:“砍柴刀。” 他的十三把刀都是细刀,适合杀人,不适合砍柴,但他还是坚持称为为砍柴刀,不知道是因为他砍了很多年的柴,还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 柳亦青摇了摇头,说道:“你比他差的太远。” 皇城四周的人们,保持着绝对的沉默,所以二人的对话很清晰地传到所有人的耳中,却没有人能听明白。 你比他差的太远? 他是谁? 横木立人知道柳亦青说的他是谁,眼神变得炽热起来,厉声喝道:“没有人能够战胜我,你不行,他也不行!” 柳亦青轻抚身畔的剑鞘,说道:“你很骄傲。” 横木立人说道:“因为我很自信。” 柳亦青隔着白布看着他,说道:“我们这一代人,从来不用言语或神情来表现自信,我们习惯见面拔刀。” 因为长年劳役,被风吹日晒,横木立人显得并不稚嫩,与年龄有些不符,但他的神情依旧天真,笑起来显得有些残忍。 “当年那个人把你砍成了瞎子,我今夜会把你砍成死人,过些天遇到他时,我会先把他砍瞎,也算是替你了个心愿。” “我从来没有这种心愿。”柳亦青说道:“因为我很清楚,无论我怎么努力,也不可能变得比他更强大,你更不行。” 横木立人说道:“你似乎对他很有信心。” 柳亦青看着他怜悯说道:“如果你真的遇到他,那么便是你的死期,这是一个很简单的道理,只可惜你天真狂妄到连这都想不明白。” 他望向夜色,说道:“那个人肯定明白,但很明显,他没有提醒过你,由此看来,西陵神殿里喜欢你的人并不多。” …… …… (关于间客的出版,感谢懒懒以及很多朋友的绍介,出版社也都挺有诚意的,但我经过很长时间的认真思考,决定暂时先不出版了,用一到两年的时间把修订做好再出版,这个事情迟早是要做,早做比晚做好,前贤已经有沉痛教训了,另外,中国作协在北京开青创会,我想了想,还是老实在家呆着吧,毕竟养病最重要,另外我也有些拿不准,三十六岁还算不算青年作家?玩笑话,以后有机会再参与,在这里表示一下感谢。)

下一篇   今明两天没有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