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忽然之间 第五章 看与不看 - 将夜

第六卷忽然之间 第五章 看与不看

横木立人没有听懂柳亦青的这句话,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遇到那个人就一定会死,也不明白为什么柳亦青说夜色里的那个人明白。 做为一个刚刚从天谕院杂役变成神殿强者的少年,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事情他都不明白,但站在皇城前的光线里,看着辇上的柳亦青,他清晰地察觉到灵魂里的悸动兴奋,明白对方将会是自己杀死的第一个强者。 柳亦青缓慢环视四周,脸上的白布反耀着城头投下的光线,显得非常洁白,他的神情很平静,没有因为四周的安静而生出讶异的情绪。 西陵神殿的神官还有效忠南晋皇室的修行者,保持着绝对的平静,包括南海赵思守在内的强者们,都没有向柳亦青出手的意思,因为他们很清楚,即将发生的战斗只能属于横木立人,这是西陵神殿对人间的一次展示,展示的是昊天留在桃山的礼物,展示的是道门永远无法摧毁的永恒力量。 横木立人走到辇前数丈,停下脚步,伸手到背后拔出一柄刀,这柄刀的刀身真的很细,看上去与大河国的秀剑有几分相似,他拔刀的动作很寻常,给人感觉下一刻他会去找块木块,然后把木块砍成两半。 然而就是这样简单的一个动作,夜穹与地面之间的数千丈空间,都随之而产生了变化,刀身与鞘口磨擦,发出轻微的声响,高空上的夜云如受惊的禽鸟四处散开,露出了弯弯的眉月还有清淡的数百粒星辰。而当他直执细刀,刀锋直对辇上的柳亦青时,皇城前狂风大作,护城河掀起波澜。 云散夜现,风起水乱,这些都是自然现象,当这些自然现象与人类的动作联系起来,那么便说明天地元气正在发生急剧的变化。 细刀出鞘,天地便生出如此强烈的感应,握着刀柄的青衣少年。究竟拥有多么深不可测的境界。多么深厚的念力? 注视着场间动静的人们,因为天地元气的变化而极度震惊,即便是来自西陵神殿的神官,包括赵思守的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 他们知道横木立人是神殿非常器重的天才。但没有谁见过他战斗。直到此时。他们才发现横木竟是强到了如此程度! 月光、星光、城墙上火把散发出来的光线,落在横木立人的身上,把他身上的青衣照耀的仿佛碧天。把他手中的刀锋照耀的仿佛燃烧的火柴。 横木立人的身躯仿佛燃烧了起来,燃烧在湛蓝的青天里,无穷无尽的昊天神辉,从刀锋上喷薄而出! 观战的人群更加震惊,急促的呼吸声戛然而止,人们下意识里屏住了呼吸,不想让自己污浊的气息与这幕圣洁的画面相触。 这些昊天神辉是那样的纯净恐怖,即便是神术造诣极高的裁决大神官也没有他强,因为这与修道天赋无关,与勤勉无关、与悟性无关,只与昊天本身有关——他得到了神眷的少年,他是昊天留给人间的礼物! 柳亦青看不到正在燃烧的横木立人,但他能感受到炽热的温度,能体会到昊天神辉里蕴藏着的无尽威压。 他脸上的那块白布,仿佛也要随着一道燃烧起来,但他神情依旧平静。 今夜的临康城,火花处处,蹄声阵阵,西陵神殿大举入侵,南晋皇室与军方严密配合,剑阁已散,只剩下了他一人。 这是西陵神殿最想看到的战场,因为柳亦青是真正的强者,而横木立人,只有战胜这种级别的强者,才能一战惊人间。 人们有些紧张,有些好奇。 横木立人展露了难以想象的境界,如果他的对手是别的强者,这场战斗没有任何意外,他必然胜利,但现在他的对手是柳亦青,情况自然不同。 不是因为柳亦青是当代剑阁的守护者,现在看来,有可能是末代的守护者,也不是因为柳亦青是剑圣柳白的亲弟弟,而是正如夜色里那个人所说,柳亦青这个名字必然将会被写在修行界的历史上。 活着的时候,便知晓死后也会留下万世之名,这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会让留万世之名的那人获得真正的宁静,灵魂层面的宁静,而这种情况下,对于修行者来说,毫无疑问也是取得突破的最好契机。 数年前,柳亦青已经是知命境的大剑师,现在呢? 柳亦青的右手自然垂落在身侧,手指修长,非常适合握剑,而他的剑正在他的手旁,只需要动念,便可以握住剑柄。 人们的目光在柳亦青的手与剑柄之间来回,紧张无比。 横木立人没有理会人群的目光,因为黝黑而稍显粗糙的脸庞上,没有任何情绪,他隔着神辉看着辇上的柳亦青,神情漠然。 在他看来,柳亦青勉强够资格做自己的对手,但如果让他自己来挑,他肯定不会这样选择——此人姓柳,毕竟不是柳白。 横木更想挑战的对手,现在应该还在长安城里。 这是神殿给他安排的对手,更准确地说,这是观主给他安排的对手,所以他虽然觉得有些无趣,依然还是来了。 “举起你的剑,然后去死。” 说完这句话,横木立人举刀向柳亦青的头顶砍落。 他的神情很平静,就像在做一件很普通的事情,只是他自己都没有注意到,先前说那句话的时候,声音还是有些微微颤抖,因为他有些紧张,有些兴奋。 他的目标是长安城里那个同样用柴刀的人,但出道之战能够杀死柳亦青这样的剑道强者,对于数月前还是杂役的他来说,怎能不兴奋? 柳亦青感受到了他的情绪,抬起头来,望向对面。 隔着白布,他没有望向横木立人,哪怕横木此时在神辉的包围下显得无比庄严神圣,就像是神殿壁画里走出来的真神。 柳亦青望向城头,望向那名脸色苍白的小皇帝。 横木立人的脸色也有些苍白,不是恐惧,而是愤怒,他不明白,柳亦青虽然是瞎子,但既然要看,为什么不看自己? 我这时候便要杀死你,你为什么不看我?我因为要杀死你,都有些兴奋和紧张了,你为什么不看我?我是道门新一代的最强者,你凭什么不看我?我是昊天留在人间的神性,你怎敢不看我?你凭什么瞧不起我? 柳亦青握住剑柄,向前刺出。 他依然没有看横木立人,还是看着城墙上的小皇帝。 因为他这一剑,刺的不是横木立人,而是刺的小皇帝。

上一篇   今明两天没有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