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忽然之间 第十一章 何必说抱歉 - 将夜

第六卷忽然之间 第十一章 何必说抱歉

柳亦青还活着,但他受的伤极重,横木立人用无穷无尽的昊天神辉,让他暂时活着,那种活着必然会比死去更痛苦。 大师兄出现在临康城,出现在皇城废墟前,站在横木立人与柳亦青之间,昊天神辉自然断绝,柳亦青即将解脱——正是因为解脱,又或者因为解脱之前的那些故事,大师兄对柳亦青说抱歉,沉重而诚恳。 横木立人不想柳亦青得到解脱,这让他感到很愤怒,大师兄不理他,这让他觉得自己没有受到足够的尊重,于是愈加愤怒。 他寒声说道:“大先生终究还是来晚了,或者说,在这件事情结束之前你根本不敢出现,那么这时候你出现,对这个临死之人说抱歉……还有什么意义?大先生不觉得这很虚伪?还是说这样能够安慰你自己?” 无论如何,书院今夜始终没有出手,柳亦青必然死去,横木立人这些满含嘲讽意味的话语便是最锋利的刀刃,直诛人心。 大师兄却像是根本没有听到这些话,没有注意到这个人,看着辇上浑身是血的柳亦青,再次重复说道:“抱歉。” 柳亦青平静说道:“大先生很清楚,这是我自己的选择。” 大师兄想了想,说道:“书院本来可以不让你做这种选择。” 柳亦青摇摇头,说道:“夫子曾经说过,求仁得仁,又何怨?” 听着这句话,大师兄不知该如何应答。 柳亦青说道:“书院不可能解决人间的所有事情。人间的事情需要人间的每个人为之而奋斗,大先生何必自责?” 大师兄说道:“然而看着河堤崩塌,怎能袖手旁观?” 柳亦青说道:“这便是大先生不如十三先生的地方。” 大师兄摇头说道:“小师弟如今和当年已经不一样了。” 柳亦青微微一怔,想到一件事情,满是血污的脸上流露出笑容,感慨说道:“原来十三先生一直在长安城上看着这里。” 大师兄说道:“或者看不真切,但他必然是看着这里的。” 隔着染透血的白布,柳亦青看着夜色里的皇城废墟,微笑说道:“幸亏我提前想到了他可能看着这里,才没有选错位置。” 他的修行时间不短。在修行界散发光彩的时间却不长。他曾经选错过位置,并且因此而付出过代价,但之后便再也没有错过。 今夜,他坐在辇上。这便是他的位置。 辇正对着那座曾经沧桑的城墙。 坐北朝南。风水极好。适宜落葬。 大师兄看着他说道:“抱歉,请放心。” 直到最后,书院依然觉得抱歉。书院让他放心,他便可以放心——无论是将来的南晋,还是那些流离失所的剑阁弟子,他都不再需要担心。 染着血污的白布下,柳亦青的双眼缓缓闭上,就此进入一片黑暗。 这些年他早已习惯了黑暗,故而毫无畏惧,死亡与沉睡并无区别。 大师兄看着辇上没了气息的柳亦青,沉默了很长时间,然后他缓缓转过身来,望向隆庆和横木,说道:“何必?” 说出何必二字时,他看的是横木。 看着这名承袭了昊天馈赠的道门少年天才,他的神情很从容宁静,虽然他能够看穿对方身上的青衣道袍,看到对方身躯里仿佛无穷无尽的昊天神辉。 横木立人,浑体都是光明的,他是昊天的选民。 然而自轲浩然拔剑问天,书院与昊天为敌已然数十年,往前溯回,夫子建书院,于长安城里布惊神阵,书院与昊天为敌已然千年。 书院连昊天都不怕,怎么会害怕一名昊天的选民,书院连昊天都不敬,怎么会敬一名昊天的选民? 大师兄望向隆庆,却微微动容。 他自幼博览群书,虽未曾修过道法,但读过不知多少道典,不然如何能在小道观前与叶苏辩难三日?他没有修过道心通明,但人间有谁能胜过他的慧眼?他能看穿横木青衣下的无限光明,自然也能看到隆庆袍子里藏着的无限黑暗。 无论是在那些魔宗屠夫的身上,还是在那些大奸大恶之徒的身上,大师兄从未见过这般浓郁稠污的黑暗,隔着那件普通的神官袍子,他隐隐约约看到隆庆身躯的暗雾里,有无数怨魂正在哭泣,有无数怨念正在翻滚。 大师兄看着隆庆叹息说道:“何苦?” 隆庆有些不安,他觉得在大先生的目光之前,自己仿佛变得浑身,再也没有任何秘密,自己做过什么事情,想做什么事情,对方都一清二楚。 于是他缓缓向后退了一步,他的身后是浓郁的夜色,只有离夜色更近些,他才会觉得更安全些,甚至会觉得更温暖些。 可还是不足够,隆庆依然觉得自己有些寒冷,被人看穿的感觉太难受,他缓缓运转道念,把所有的气息都敛进身躯的最深处。 敛入身体的气息,带动着皇城前的夜风轻轻缭绕,轻柔的风息向他的衣衫里渗去,甚至就连光线仿佛都要被他的身体所吞噬。 隆庆在人们的眼中变得越来越模糊,渐要与夜色融为一体。 横木立人的选择完全相反,当隆庆向后退去一步,借夜色遮掩自己,甚至把自己变成一片纯粹的黑域时,他向前踏出一步。 他向着大师兄踏出一步,神情漠然而骄傲。 无数的昊天神辉从他的身躯里迸发而出,圣洁的如星浆般的光线,从他的五官和毛孔里溢出,带着一股难以形容的威压感,出现在皇城前。 横木变成了一尊熊熊燃烧的神像,能够焚毁净化一切物事。 他此时展露出来的境界,足以令整个修行界感到震惊。 他很清楚,以自己真实的境界,杀死柳亦青并不困难,但想要杀死面前这名穿着棉袄的书生,却并不是那么容易,因为传说毕竟就是传说。 横木还是想试一下,因为他很愤怒,愤怒于对方看着自己时那般从容,看着隆庆时却微显动容——总之,今夜所有的事情都让这位骄傲的昊天传承者感到愤怒,他必须让书院大先生感受到自己的愤怒。 而且他很清楚,就算自己失败,大先生也不可能伤到自己,换句话说,对方根本不敢伤到自己,不然在柳亦青死前,他何必说抱歉? …… …… (明天有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