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忽然之间 第十三章 革命未能成功 - 将夜

第六卷忽然之间 第十三章 革命未能成功

不久前,柳亦青曾经说过:十三先生正在长安城上看着这里吧?只不过当时皇城周围的人,因为大师兄的忽然出现而紧张万分,没有细想,把这当作剑阁之主将死之前,对曾经过往的追忆与感慨。直到此时隆庆说出类似的话,人们才隐约明白了些什么,生出极大的恐惧。 春天那场细雨后,横木立人从普通的道门杂役小厮变成境界高深莫测的强者,诸窍皆通,智慧早开,瞬间便明白隆庆在说什么,身躯变得异常僵硬,脸色变得极度苍白,下意识里望向遥远的北方。 遥远的北方夜穹下有座名为长安的雄城,他未曾亲眼见过,此时却仿佛能够清楚地看到那些蒙着青苔的城墙砖,看到城墙上那道身影,看到那道身影手里的那张铁弓,才明白如果不是隆庆,或者此时自己已然死了。 虽然隔着千里之遥,但他真的险些死了。 隆庆盯着大师兄的眼睛,说道:“难怪从始至终,您都显得这般平静从容,看不到任何警惕的神情,因为您一直在等着我们攻击的那一刻到来,先前那刻您向右前方踏出一步,我本以为您准备遁入虚空,现在才明白那只不过是让路。” 替千里之外的那道铁箭,让开道路。 回思先前那刻的画面,隆庆的衣衫渐被湿冷的汗水浸透,如果他没有打断横木立人的神术,那么现在会是怎样的一个局面? 大师兄看着他说道:“没想到你能看破。并且能破之。” 看破书院的想法,是很困难的事情,更困难的则是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做出决断,并且有能力破掉横木立人的神术——先前他便警惕于隆庆的成长,此时更加觉得此人将来可能会给宁缺带来很多麻烦。 “能够得到大先生的赞扬,我本应该喜悦。” 隆庆有些感伤说道:“但或者,只不过是因为我对那道铁箭更了解的缘故,所以才会想到这种可能,算不得什么。” 那道铁箭第一次出现在修行界,是在数年之前的北荒雪山里。射的便是他。他的修道生涯或者说生命,正是因为那箭发生了根本的变化。 大师兄说道:“不错,你始终还是破不了小师弟的箭。” 隆庆说道:“看来,他果然在长安城上看着这里。” 大师兄说道:“先前我便说过。或者看不真切。但他总会看着这里。” 隆庆看着他的眼睛。不解问道:“这就是书院的局?可如果大先生您不出现,只凭柳亦青,不足以逼得横木被宁缺看见。” 大师兄说道:“神殿的想法很清晰。你们想要杀死柳先生,如果能够把小师弟诱至此地杀死,自然更好,这本就是你们的局……书院做的事情只是顺势而为,既然最终逼得我出现,那么你们自然便能被看见。” 只要被看见,便能被射死。 这样的事情以前也曾经发生过,当时二师兄君陌带着他新婚的妻子来到清河郡,踏进溪畔的庄园,平静地报出自己的身份。 因为他叫君陌,清河郡崔老太爷和另一名隐藏很长时间的知命境界强者,毫不犹豫地展露了全部的境界,变成了真实世界里的明灯。 当时那把铁弓在桃山,在西陵神殿之下,执铁弓的人看到了清河郡里的那两盏明灯,于是下一刻灯灭,人死。 “书院……果然好生阴险。” 横木立人眼中的悸意尽数化作愤怒,盯着大师兄寒声喝道:“为了这个局,自命仁义的大先生,居然眼睁睁看着柳亦青死去,也不肯出手!” 大师兄沉默片刻,说道:“你错了,我不是不肯出手,而是不能出手,如果我能出手,又何必需要你们被长安看见?” 横木听懂了这句话,于是更加愤怒。 隆庆自然也能听懂这句话,说道:“出手……不见得一定要真正出手,您出现在这里,就是出手,不然我们也不会敢向您出手。” 大师兄说道:“就算我不出手,我想你们也不会错过这个机会。” 隆庆说道:“先前那刻,就算横木被射死,我被大先生杀死,可您还有自信能够继续活下去吗?” 大师兄说道:“世间本没有完全确信的事情。” 隆庆神情沉凝说道:“堂堂书院大先生,换我们两条命,值得吗?” “你说的不错,先前我踏出那步,便是准备好了离开,而你们留不下我。我所说的不能确信,指的是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 大师兄望向夜色某处说道:“我不知道他会不会强行留下我。” 夜色里酒香再起,随之而来的是一道极为沧桑的声音,那声音就像是陈了无数年的酒,醇厚至极,又像是放了无数年的酒瓮,满是腐意。 “原来你一直是在等我出手。” 大师兄看着那处说道:“是的,你不出手,书院便永远无法出手。” 一名文士从夜色里走将出来,看不出有多大年纪,似乎苍老至极,又似乎还有无尽寿元,在此人身上形成极怪异的统一。 文士的手里有只酒壶,他是个酒徒。 酒徒走到大师兄身前,静立。 大师兄的棉袄上满是灰尘,给人的感觉却是由内至外干净无比,酒徒的衣衫上纤尘不染,给人的感觉却是由内至外尽是尘埃。 从跪倒在桑桑身前那刻开始,酒徒便成为了道门最强大的力量,正是因为他的存在,横木先前才确信大师兄不敢出手。 大师兄确实没有出手。 准备出手的是小师弟。 今夜,道门准备杀死书院的小师弟,迎来的却是大师兄,无论是谁,他们都很愿意把对方杀死,只是他们没有想到,书院也想杀人。 今夜,书院准备杀死酒徒。 酒徒是曾经度过永夜的至强者,是修行史上的传奇,是平衡人间局面的重器,杀死这样一个人物,毫无疑问是场革命。 可惜,革命未能成功。 酒徒把酒壶递到唇边,鲸吸般痛饮良久,直至小腹微鼓,苍白的脸色渐复,方始感慨说道:“好险,真的好险。” 大师兄感慨说道:“差一点,终究还是差一点。”